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嶗山道士
作者:刘自刚  发布日期:2022-10-26 06:19:06  浏览次数:160
分享到:

县城有一个叫王生的书生,在家排行老七,为仕宦人家子弟。他从小就爱慕道术,听说嶗山有很多仙人,于是就背负书籍,前去那里寻仙拜师。

王生来到嶗山登上一座山顶,看见有一所十分幽静的道观。进去一看,见有一个道士正在蒲团上打坐。他一头白发垂到脖子间,神情容貌十分爽朗超逸。

王生恭敬上前叩拜了道士并与他交谈起来,觉得道士讲的道理特别高深玄奥,便恳求道士收自己为徒。道士打量了王生一番,说道:“学道并非易事。恐怕你娇情惯了,不能吃苦。……”王生一听,立即慷慨回道:“只要能跟您学本事,我一定能吃苦!”道士收的徒弟很多。此时正值傍晚,那些徒弟都陆续聚集在了一起。王生就向他们全都行跪拜礼。道士见他如此诚恳,顺便就将他留在了道观中。

第二天凌晨,道士把王生叫去,交给他一把斧头,让他每天随众道徒一起去砍柴。王生恭敬地接过斧头跟着去了。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时间,王生的手脚竟然都磨出了厚厚的茧子。他有些无法忍受这种劳苦,心中暗暗滋生了想回家的念头。

有一天黄昏,他收工回来,正看见有两个客人与道士一起共饮。一直到天很黑了,见他们还没点蜡烛。这时,就见道士剪了一张圆圆如同镜子形状的纸,贴在了墙壁上。不一会儿,那张圆纸竟然变成一轮明月,照的满屋生辉,连针尖都能看清。众位徒弟围着道士和客人听候着吩咐,来回忙碌。

这时,就听一个客人说道:“良宵盛乐,不能不一样享受!”于是就从桌上拿起酒壶,把酒分别斟给众弟子,并且还嘱咐他们尽情畅饮。王生见了心里有些纳闷。七八个人喝酒,那一壶酒能分遍喝吗?那几个弟子见客人分酒,于是各觅盎盂,争先抢喝,惟恐壶里的酒没了。可是众人来回不断地倒酒,那壶里的酒竟然一点也没见少。王生对此心里感到非常好奇。

过了一会儿,又一个客人对道士说道:“承蒙赐与月光照明,尽管如此,饮酒还是有些寂寞,为什么不叫嫦娥来助兴呢?”他将自己手里的筷子向月亮中扔去,只见一个美女轻盈从月光中跃出。起初身高不到一尺,等落到地间,便和平常人一样身高了。

美女扭动纤细腰身,晃动秀美脖子,翩翩跳起了“霓裳舞”。不久又唱道:“飘逸起舞啊......这是回到人间了吗?......可我还被幽禁在月宫里啊!...... ”歌声清脆激越,如同管乐吹奏。她唱完歌后,回旋往复绕着圈飞舞片刻,一下就跳到了桌子上。正当人们惊奇观望之时,她已还原成了筷子。

彼此展示了一番法术后,道士与两位客人乐得开怀大笑。这时又一位客人说道:“今晚最开心了,可我已经快喝醉了,二位能陪我到月宫里喝饯行酒吗?”道士和另位客人爽快答应,于是三人就移动席位,渐渐进入了月宫。

王生和众弟子仰望着道士客人三人坐在月宫里饮酒,竟然连他们的胡须眉毛全都看得清清楚楚,就如同人照在镜子里的影子样。过了一会儿,月光渐渐暗淡下来,人影看不清了,有个弟子点上了蜡烛,可这时却只见道士独自坐在那里,而那二位客人已不知了去向。桌子上还残存着菜肴果核。再看一下那墙上的月亮,也只不过糊地是一张像镜子样圆的纸罢了。

道士见众弟子似乎还没缓过神来,就问道:“大家的酒都喝够了吗?”弟子们回答说:“喝够了!”道士笑着说:“既然都喝够了,就都早点回去睡觉吧,别耽误了明天打柴。”众弟子答应后各自回住处去了。王生此时对刚才道士和客人展示的法术既惊喜又羡慕,心里立即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这样又持续了一个月时间,王生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劳累了,可那道士还是一门法术也不传授他。王生心里憋不住了,就沮丧地去向道士辞行说:“我数百里来这拜您为师就是想点法术。就算是未能学到什么长生不老之术,哪怕能教一点点小法术,也能安慰我求学的心情啊。可来这都过两三个月时间了,不就是天天早上出去打柴,晚上回来睡觉罢了。我就是在家中,也从没尝过这种苦头啊?”

道士一边捋着胡须,一边微笑听着王生说话。等他说完后,就笑着说:“你刚来的时候,我就认为你肯定不能吃苦,如今果然如此。……既然这样,不如明天一早就送你回去吧。”

王生一听,连忙对道士摆手说道:“师傅求您别这样!我来在这里作弟子也辛苦劳作了多日。就恳请师傅您稍微教我一点儿小小法术吧?这样也不辜负来此一趟啊!”

道士沉吟片刻,就问王生:“......你想要学点什么法术呢?”王生一听喜出望外,于是赶紧对道士说:“我平时见师傅所行之处,墙壁都不能阻挡。我只要能学会这一法术就知足了!”

道士笑着答应了。于是就传授他一秘诀,让他自己念完后,道士指着墙大声喊道:“进去!”王生此时面对着墙却不敢前进。

道士见王生畏缩胆怯,就鼓励他说:“你试着往前走一走?”王生给自己壮了壮胆,故作镇静的向前走去,可到了墙跟前,却被墙挡住了。道士又说:“低头一直走就能进去,不要迟疑不决!”王生听了果敢地离开墙退后几步,然后转身朝墙冲了过去。他当即感觉面前空虚无物,回头一看,自己的身子竟然已穿过了墙外。

王生顿时欣喜若狂,赶紧回去拜谢师傅。道士叮嘱他:“回去后要一定洁持自律,否则法术就不灵验了!”然后又资助给王生一些路费,打发他走了。

王生一回到家里,就炫耀自己遇到了仙人,学会了什么法术,任何坚固墙壁无可阻挡自己。他见妻子不相信,便仿效起那天学法术的举动,离墙数尺后,然后奔跑冲去。只听“嘣”的一声,他的头狠狠撞在坚硬的墙上,一下就跌倒在地。妻子赶紧扶起他来一看,额头上竟然撞得鼓起了一个鸡蛋大的包。妻子见了他这番模样又好气又好笑,对他这种拜仙学法的行为更是嘲讽不止。

王生捂着自己的额头,心里一时愧恨交加,可嘴上也只是骂那老道士对自己没安好心罢了。


上一篇:青凤(一)
下一篇:迦陵配(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