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3部 第155章 思维不断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3-02-04 13:42:33  浏览次数:458
分享到:

这天晚上,一直是分床而居的谢菁,洗漱后,死皮赖脸地钻进了冯的卧室。因为,她被自己活龙活现的猜想和如临亲身的体验,吓坏了。

一上床,就似条小鱼儿,整个儿钻进了老公的怀抱,周身颤抖,楚楚可怜,哼哼叽叽的:“鬼呀,女鬼呀,女鬼呀!”冯自然紧紧护住她,哄女儿般安慰到:“别怕,别叫,哪有什么鬼?还是女鬼?我们开着灯呢,别怕!”“鬼呀,女鬼呀,女鬼呀!”

老婆仍蒙头躲藏在他怀抱,哆哆嗦嗦的叫着,这让冯禁不住又好气,又好笑:“唉唉,见过怕鬼的,可没见过这样怕鬼的!哎我的大创作员呀,你是拿来吓别人的,怎么反倒把自己先吓着啦?”

一夜无话!习惯了分床睡,这么一合床,又免不了你欢我爱。因此,冯被闹钟叫醒时,脑袋瓜子还昏沉沉的。可是,必须得起床,这是习惯成自然,又是职责和素养,谁让自己是一院之长?穿好衣服后,回头瞧瞧老婆。谢菁双脚弯曲,裸背侧卧,双手交叉抱着自己肩头,陷在大被单下,依然像头受惊的小鹿。

冯怜悯的拉过被单,盖住她全身,这才轻轻走出,随手拉上了房门。厨房依然冷冰冰的,拎起水瓶晃晃,一滴水也没有。冯有些郁闷,一面洗漱,一面环顾四周,唉这哪像家庭?倒像是单身宿舍。昨晚,我吃的是干方便面,今早,吃什么呢?总不能又是掰着干方便面。

匆忙钻进雪佛莱,让小田眼睛瞪着浑圆吧?好几次,小田都是这样瞪着眼睛,瞅着自己,想说什么又不好说的,自己只好笑喝:“馋涎欲滴,来一块?”摇头,好!“开车!”怪就怪在,这些事儿,毛主都知道,每每这时见了自己,都一副痛心又伤心样:“冯,干方便面伤胃,你不要这样做好不好?不懂得爱惜自己身体的人,注定干不好每件事。”

奇怪!毛主那痛心又伤心样,怎么栩栩如生的冒了出来?冯摇摇头,喝一大口水,使劲儿漱漱口腔,然后用力吐出,放下了牙刷。

车行半路,手机响了,“冯,我是严秘。”

冯还没回过神:“哦你好,你不是到局里学习么?不去啦?”

“局里?什么局里?”

“市卫生局么!”

“哦冯,你记错啦,我是严秘,不是你的陶秘。”

冯这才恍然大悟,连连致歉:“对不起,对不起,严秘,你好!”

“你好!看来是早了点,你还没完全清醒哦。”严秘开着玩笑:“不过不要紧,姓不同,职业一样,我改天给你当当秘书,让你享受享受优质的超前服务。冯,意下如何呀?”

“那我可消受不起,也不敢敢。”冯也笑到:“你要擅自跳槽跑了,林市长不拿我过问,吃不了兜着走?”

那边严秘在笑:“行了,到此为止吧,冯,正在路上吧?”

“路上,景观大道。严大秘,有事儿?”

“也没什么。你拿的那些药,林市长都吃了,看看情况稳定,就要痊愈,可林市长昨天下班时,突然觉得胃部十分不舒服,坐在椅上捂了好一歇,才下班回家。”市长秘书不紧不慢的告诉到:“所以,我的意思是,”

冯提高了嗓门儿:“我马上到。”

“嗯,好!”嗒,换了号码:“冯书记嘛,我冯。”

“冯,早安!”

冯告诉他:“有点紧急事儿,我先到市长办公室。家里,就你守着怎样?”

“没事儿,你去吧。”

“谢谢,再会!”“再会!”

关了手机,冯扭扭头:“小田,到市府市长办公室。”

“好的!冯,请坐好了。”车身一颤,陡然加速,直奔市长办公室而去。

雪佛莱沿着景观大道,惬意的奔驰着,冯半椅半靠在副驾驶座上,瞅着窗外。一丛丛翠绿的绿化带飘过,一幢幢挺拔入云的高楼晃过,一大抹绚烂的朝霞泛在东边,映得黎明的天空,宛若一大匹五彩纷呈的绸缎。清凉的晨风吹进,掀动他的鬓发,擦拭得额头和眼皮儿都痒苏苏的,更让他感到一种久违的愉悦。

天天匆忙而过,匆忙而回,很少认真欣赏过这景观大道。今天细看之下,陡觉从没有发现过的风景。这些年的城市建设,在恩师的大力督促下,有了很大的起色。冯记得很清楚,二年前自己刚调来时,这十里景观大道虽然早立起了模样,可远没有现在这般整洁和翠绿。那时,二旁的楼房大半还没完工,整个儿看上去尘土弥漫,参差不齐,仿若一条绵延十里灰蒙蒙的大工地……

现在好啦,画廊蜿蜒,鸟语花香,车行其间,留涟忘返,人行其间,赏心悦目。叮当!叮当!叮当!一歇悦耳的铃铛摇响,由远至近……从拦风玻璃窗瞧出去,一辆淡绿色的洒水车,正迎面缓缓开来,在它车尾,一长溜凌空探出的喷水杠,喷着密密晶莹剔透的水帘.水帘被渐趋渐浓的朝霞,镀得赤橙黄绿青兰紫,宛若孔雀开屏……

看着欣赏着,冯的眼光突然一哆嗦,见鬼,那女鬼怎么又出现了?高挑个,苍白脸,长头发,圆眼睛,哦老天,这不可能吧?再定睛瞧瞧,冯哑然失笑,什么女鬼?那不是后勤科的内勤小红姑娘么?但见小红姑娘一袭红衣红裤,拎着个漂亮的小坤包,在人行道的树荫下,不紧不慢的走着……

上班吗?若按照她现在这种散步式速度,肯定会迟到的,是不是顺路搭搭她?小田显然也看到了,下颌朝外扬扬:“冯,小红呢。”

“嗯!”冯点点头,未可置否,压下了自己心头才冒出的念头。很简单,男同事和男下属,如果顺路,搭搭捎捎是可以的,冯不是那种视若无睹,只顾自己的官僚。可要是女同事和女下属,特别年轻姑娘嘛,瓜田李下的,还是注意点为好。冯对后勤科的这个内勤小红,印象不太深。因此,说不上好,或是不好。

冯荣任302院长,小红己在后勤科内勤的岗位上,坐了大半年。新官上任三把火。冯也没脱俗,三把火烧下来,也起了一些作用,可那基本上是在全院中层干部层面上的动作,对下面基层工作的普通员工,影响有,却不太大。比如这后勤科内勤岗位.后勤工作固然重要,可包括正副科长在内的全科十三号人马,说超编也行,说不多也可,再设这么一个形同虚无的什么内勤,真有必要吗?

多次临检抽查,冯都注意到这个内勤,基本上就是给前党支部书记,找找文件,泡泡茶,教教电脑,做做清洁;给李副科呢,倒倒水,抹抹桌。李副科到药库工作时,帮他接接电话,做做记录。然后,负责全科的考勤,采买什么的,仅此而己。

就是说,如果把小红内勤的工作,分摊到正副科长自己身上,他二人完全可以胜任。然而,当冯在院务会上提出来时,冯书记汪主席和毛主,都表示反对。冯解释到:“我倒不是对小红姑娘个人有什么看法。可问题是,全院其他科室·系·组都没设内勤,如果仅限后勤科,这不太服众吧?”

三人相互看看,冯书记委婉到:“可全院就一个前党支部书记么,冯,我以为还是保留的好。”

当然,冯也不笨,虽然听了愕然,可也马上明白过来,无奈点头应充……当然,小红姑娘是否知道自己曾面临淘汰下岗?就不得而知了。

这当儿,小红停下,从小坤包掏出手机,微歪着脑袋瓜子说着什么。雪佛莱隔着一条绿化带驶过,冯清楚的看到,小红姑娘眉开眼笑,亲切友好,心想,是不是男朋友的电话啊?这么愉快高兴!

不久,雪佛莱便停在了市政府广场。冯匆匆找到了市长办公室.

市长办外面的长椅上,严秘正端坐着等他,见冯拎着公文包沿着长长的走廊匆忙走来,便迎了上去。

“你好,冯。”“你好,严秘,林市长呢?”

“正在办公。”冯瞧瞧自己腕表:“还没八点么,这么早?”

“不是住了三天院,堆积如山啊。又接连着几天走访,座谈,听报告,昨下午就有别到有些吃不消,又用胳膊肘,抵住了自己的胃部。”

冯眨眨眼睛:“这么说,药服了没用?”

“全靠服了药呢,我想还是累很了。”严秘叹口气,加快了脚步:“可谁也没法帮啊,许多事情,都是需要林市长亲自签批和处理的。”

到了门口,二人站住,严秘付出着冯耳朵,轻轻说:“就说是你自己来的,明白吗?”

“好的。”

严秘叩门:“林市长!”

“好好,正找你,那份和鸿达实业达成的协议,怎么一时找不到了?你给我找找。”

“好的,林市长,冯来了。”

冯从侧边闪出:“林市长!”

林市长有些吃惊:“小冯嘛,你不去302,跑到我这儿来干什么?”

“出诊巡诊么。”冯朝恩师走去,很快到了他的办公桌前:“别忘记了,你是我们的市长,可也是我的病人,我不得不来观察观察么。”

林市长笑了,向后一仰,拈在右手的签字笔,朝天扬起:“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么。别说,这几天是不是稍忙了点?我真还感到胃部有点不舒服呢。”

冯近距离的细细观察着恩师,然后舒口长气,严肃的问到:“按时服药了吗?”

林市长点点头。

“只要按时服了药,就没大问题。”冯眼里荡起笑容:“我看,还是忙累造成的身体不适。从身体上观察,你恢复得很好,小手术嘛!不要担心。”扭头看看严秘:“林市长主要还是忙累,多注意调节休息就好了。”又回头,面对着恩师,举起二根指头:“OK1一切没问题。”

当着秘书,二人都没过多的语言,可是那种相互信任和心领神会,却溢于眉目之间,这让双方都倍感亲切。

林市长笑着点点头:“好!谢谢你顺路来观察观察,下不为例。堂而皇之一院之长,该观察的是全市百万老百姓么,不是我林地一个人。”

冯也笑到:“林市长的批评和帮助,我一定记住。好!林市长您忙吧,我走啦。”

十几分钟后,冯到了302。今天本是双休日,按照302不成文的规定,凡属后勤工作的部门和领导,有事忙事,无事可以回家休息。

可是,因为,冯基本上没有休过双休日,自他以下的各领导和后勤工作部门的头头,除了必须要自己回家办的事外,基本上都轮值在双休日上班,以求和院长大人同步。对此,大家虽然都在这么做,却颇有怨言。

怨言也曾传进冯耳朵,可这个书呆子却笑笑到:“特殊行业么,每周休息一天也可以了。再说,办公室么,风吹不着,雨淋不到,日晒不到,平时也没那么忙,看看人家对外部门,连一天都没有,只能轮休么。人要知足!知足者常乐!”

这话,不知怎么传了出去,结果惹得大家都不高兴,连毛主都当面讥笑冯:“人要知足?你在京城的小科主任当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跳槽跑到302来啊?你怎么不知足者常乐啦?这是典型的官腔,言行不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当时,冯尴尬得只好傻笑,幸亏当时四下无人,要不,他还真下不了台呢。

一路经过,各科室·系·组,办公室门都大开着,传出忙碌工作和说话的嗓音。冯不傻,知道这是大家故意张开着,让他看见和听见,双休日,不止他一个人在忙呢。

毛主叩门进来:“冯,局办李主任己到了我们的报告,回函也到了,冬局还有批示。”

冯笑:“还不到九点,局办不休,冬局也不休?”

毛主呶呶嘴巴,有些不高兴的看着他:“真以为自己是推动历史的前进的动力?昨晚上就回了函,人家市局从局长到办事员,都是雷打不动的双休。”

冯更感到奇怪,因为302的特殊性,这市卫生局和冬胖,对302是恨之爱之又奈何不得。于是,一直在往来文档文件上绷面子,同一类文件通知什么的,发到302院办,总是比以到别的市级医院院办要晚;而302院办报上去的报表报告什么的,又总是拖泥带水的,不到二三天不回函。长此以往,这种游戏双方也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可是,昨下午下班时发送的报告,晚上就有了回函?冬胖还作了批示?也有点匪夷所思呢。

冯笑着弯下身子,抓着鼠标点开电脑上的B8文件夹,一面问:“毛主,还有事吗?”

没回答。冯抬抬头,院办主任正赌气的撅着嘴唇。冯有些不高兴了,这算什么?一清早就呶着嘴唇,谁惹你听啦?再说,这种气氛挺,挺暧昧的。我是你什么来着?搞错没有,我是你的顶头上司,不是你的男朋友。我们是在工作,不是在谈情说爱,嗔怪撒娇。

“你又怎么啦?”冯加重了语气,透露着自己的心境,以示要对方明白。可他根本就忽视了,正是自己问话中,习惯成自然的这个“又”字,非但没收到应有的效果,反让毛主更恃宠自傲:“关你什么事儿?管得宽,莫明其妙!”还跺跺脚,咣!

B8文件夹正慢慢打开,冯顾不上毛主的态度,浅浅笑笑,闪眼盯住打开的文件。李主任的回函,一副公事公办,就事论事样, “东海医院办公室,报告书收到,己审看并送冬局阅批。总的感觉,态度端正,方法得当,希望再接再励,致,敬礼。××市卫生局办公室李白,2××年10月29日19点零三分。”

鼠标向上一动,回函左上额,是冬局的批示:“态度端正,方法得当,希望再接再励,为全市百万老百姓服好务!冬局!2××年10月29日20点十五分。”

看毕,冯直起身来。他突然明白了,这次冬胖如此降尊屈贵,主动积极,看来,是自己送药和同意他直接找李副科要药,造成的。由此,冯做了什么亏心事,直觉得自己愧疚:冯啊冯,你是怎么搞的?你也学会以物换物,阿谀奉承,左右逢源了?弄得正常的上下级工作关系,像在做买卖。还洁身自好?还希波克拉底誓言呢?

可是话说转来,人家毕竟是自己顶头上司,堂而皇之的市卫生局局长。有好几次,恩师在与自己通话时,也隐隐约约提到过,我这样做,也算是师出有名吧。但是,冯却由此更加鄙视冬胖,不提。

“还没看完啊?”毛主在一边说到:“今天安排的事情,多呢。”

冯回过神:“哦,好好,你说吧。”

“十点,参加一线值班;十二点,就餐;下午十四点,四季度厅局级体检碰头会,十五点三十分……”

冯皱起了眉头,注意的听着。他感到有些奇怪,双休日嘛,上午就不说了,比如这参加一线值班,是自己多次在院务会上强调提出的。作为院领导,不能光坐在办公室,眼里只盯着报表,手里只拎着电话,得常下基层体验和参加值班。只有这样,你才能全面而真正了解情况。

可是这下午呢,是不是安排得紧密了些?毕竟是双休日,按照法定规定,后勤支持部门应该休息。我是习惯成自然了,可大家却是不得不来,这本生就有些怨言和不平么,再安排得如此频繁,不太好么?还有,有安排也可以挪到周一后嘛。而且,好像也不是那么急得非马上做不可的嘛?

啪!毛主合上了笔记本:“就这些,冯,你看合适不合适?”

冯就微笑着想想,缓慢地说到:“基本上正确。不过,我看下午的安排,能不能挪到周一?毕竟,双休日嘛。”

院办主任不同意:“日事日毕!这可是你大院长的教诲。再说,周一有周一的事情,这样堆积着,大家不更有意见?”

冯笑:“都有理儿,可我觉得,还是挪挪好。”

“不行!我不同意。”院办主任,此时成了一院之长。

这让冯皱起了眉头,可也有些尴尬。他知道,这得怪自己。曾有好几次,院办主任对自己的安排,提出不同意见,自己认为她有理儿,是为了更好的工作,都默认了。事后,冯也曾问自己这样默认对不对?许是出于对这个精明能干,处处卫护和体贴自己的院办主任的欣赏……

也许是大多领导都会犯的,对自己喜欢和信任的异性女部下,只要不是重大原则性问题,一般都会迁就谦让的大男人心理。这样的情况,又重复了好几次,可冯却越来越敏感到,这个毛主是不是在恃宠自傲?有了点 想控干政的野心?或叫利用自己的谦让,达到自己某种目的?

这样想着,冯那脸色便有了点不好看:“毛主,这样不好吧?工作不能任性啊!你是个明白人,怎么让我越来越觉得,有点得理不让人了呢?”

这话重了!等于直接是警告和批评。

毛主这才一呶嘴巴:“那你为什么要故意撇开我,让别人有机可乘啊?”

话一谈开,冯的不满就不翼而飞。小姑奶奶,总算弄明白了你为什么不高兴?呔,我还以为你真是 想控我,有野心呢:“撇开你?什么事情撇开你?不都是你这个院办主任在安排么?”

冯不解的看着她,指指她手中的笔记本:“不全都在你的笔记本上么?”

“冬胖说了,你同意他以后要药,直接找李副科要。”

冯眨巴着眼睛:“是啊,每次麻烦啊!不就是药么?我哪有时间陪他?就让李副科去对付么。”

毛主跺跺脚:“你还犯浑啊?李副科管着药品库,现在又让冬胖直接找他要,这里面的漏洞,你想过没有?”

冯呆头呆脑,看着自己的院办主任:“漏洞?什么漏洞?”

毛主更气愤了:“你是学医学的,可我是学管理,这事儿你不让冬胖找我,而是顺口就推给李副科,且不说这合不合符组织层序,光是这人为制造的漏洞,就足以证明我们的管理有问题。我不说,谁知道?谁又敢当面说你?等以后出了大事儿,再来后悔纠正就晚了。”

经她这么一提示,冯有些回过神了,可他仍觉得并不全是对方所说那样。第一,你是院办主任,可并不是意味着什么事情都得经过你吧?我堂堂正正一院之长,就不能把有些小事儿,托付给别人?你这样做,我就看有妄想控制和玩弄权术之嫌。

第二,我那天呢,是接到冬胖的电话,也没多想,就随口让他直接找李副科。你只是个院办主任,你哪知道,这领导与领导间的办事风格和习惯?多少事情,领导之间都是这样相互说说,一样办得很好,也没什么漏洞和事情。如果屁大点小事儿,也要慎之又慎,慎重考虑和遵循组织层级,还要不要当领导的活啦?

第三,李副科这个人,是经过组织多年考验的,信得过,靠得住。不说别的,光是那药品库里成百上千过万的医药品种,药目和大致用途,你能行吗?所以,仅凭你自己的一点感觉和认识,就全盘否定和指责人家,是不对的……

“当然,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好。”冯看看毛主,安抚着她,有些为难到:“这事儿己定,并关系到二个人。这样吧,你不是有个临查抽查送检么,我也同意了。如果处理得当,真有什么问题,你一样不是可以发现并汇报制止?”

毛主只好点点头。事实上,她是昨天晚上发出报告后不久,就意外接的局办李主任电话。更意外的是,不久居然又接到了市卫生局局长的电话。作为院办主任,毛主当然知道冬胖和302这种不尴不尬的关系。自认为冯亲信心腹和暗恋者的毛主,更为302与市卫生局,这种表面上客客气气,相互应酬和互不理睬,实际里却磨刀霍霍,暗藏杀机,发展下去只能对冯和自己不利的局面而担忧,一直也在暗地想法缓和。

可没想到平时难得见一面的局办主任和局长,居然接二连三打来了手机。尽管二人说的,都是围着此次报告如何如何的客套话,可毛主觉得没这么简单。

局办主任就不说了,一个左右逢源,只会看着冬胖眼色行事的中年妇女。中 共员,有点资格,有点经历,一有空就拿自己当小老板的老公和读大一的儿子,炫耀说事儿,是个讨人厌恶和讨人喜欢的主儿。冬胖呢?更不用说了,一个标准的不见鬼子不挂弦的色鬼和势利鬼。二人不约而同,史无前例,主动打来手机套近乎。只有一点,冬胖一定是在冯那儿,得到了什么大好处?

其实,那天冯要给冬胖送药,为什么不让自己去和当着自己面吭吭哧哧的,毛主稍一想想,就明白了。

302新进标号B32的“伟姐”,是这次政府采购药品中,唯一具有提振和刺激 雌的女用药品,和去年的“伟哥”一样,批量不大,限制限院使用。

就是说,仅仅批给了302。其他市级的大小医院是没有的。这主要是针对社会上“国有医院封建落后,从不充许性药上柜”的流言,市卫生局对此作出的一种调剂和补充。自己毕竟是未婚年轻姑娘,冬胖要这药和冯避开自己,让李副科去送药,也就情在理中了。

毛主这样猜测着,与冬胖虚与周旋,寒暄客套,是她把准了老色鬼一见了年轻美女,就眉飞色舞,喋喋不休的命脉。果然,没多久冬胖就毫无顾虑了:“毛主呀,上次送药我还以为是你呢?”

“什么药?我不知道哇。”毛主一看不好,连忙装聋作哑,想把话茬儿岔开。

可安心意淫的冬胖,哪想放过此宝贵机会:‘伟姐’么,你一个302的院办主任,会不知道?”

“我不知道。冬局,我想,”

“这药呢,是某国新近研发出,专治女子性冷淡的好药。”冬胖打断她,绘声绘色,加重了语气:“现代生活,快节奏么,生存压力太大,不光男子,就连女人也,”

“冬局,我知道了。”毛主在心里狠狠骂着,红着脸蛋,好像手机那边的色鬼局座,正剥着自己的衣裤。

“还有很多新药呢。”冬局就得意的告诉她:“说得对!我以后要药呢,冯让我直接找后勤科的李副科拿,作为市卫生局局长……”

后面,冬胖还唠唠叨叨说些什么,毛主就记不住了,只是气得差点儿一下扔了自己手机……

所以,今早一见了冯,就故意把下午安排得满满的,气气这个书呆子,发发堵在自己胸口的郁闷。结果,她很高兴的发现,冯对自己还是很客气,将就和尊重,或者按她自己的认为,叫宠爱的。

再说,她原本也不过就是想借此发发牢骚而己。身为院办主任,她岂能不知道,一院之长说出的话,不能收回?这领导的面子和形象,从来可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身为下属,谁敢捋虎须?

并且,这个抽查临查和送检一着,是挺厉害和卓有成效的。毛主自信就这一着,足以扼住后勤科所谓“漏洞”和“意外”的命脉。更何况,她自己也对人家李副科和朱科,暗地里挺佩服和信任的。特别是那李副科,自十六岁顶替自己老爸起,在302后勤药品库工作了十四年,几乎年年先进。记忆惊人,逐练成一手绝技,大小领导提起,都是伸大姆指。

要说毛主和李副科的关系呢,也就是一般同事关系,二人之间没多少玩笑,基本上都是公事公办,有事说事。毛主之所以敢在冯面前说什么“漏洞”“意外”的,是她凭女人第六感觉,总觉得李副科有点儿,怎么说呢?这么说吧,有点儿诡异。

特别是他老婆办的那个民心医院,怎么说呢?也这么说吧,总让毛主联想到302的药品库房……就连冯不自己也说到:“缺点是太完美,完美得令人太满意。”

见毛主点头后,不说话了,冯就催到:“那,请你去催催冯书记和汪主席,差五分十点我们在一楼碰头,可以吗?”

毛主点头,转身出门。院办主任离去后,冯把B8文件夹关闭,重新放回了FT盘。然后坐下,端起毛主泡好茶的茶杯,轻轻呷上一口。

要是离了医学硕士的学历,精纯的专业和唬人的院长头衔,排除相貌身高因素,冯本身就是一个,无任何特别嗜好和乐趣的中年宅男。这种性格,倒是挺符合同样大咧咧的谢菁口味。可对任何想讨好他的异性来说,就是个令她们迷惑和痛苦的事儿。毛主尤其如此,跟随了这个风流倜傥,手握大权的美男子,二年多的院办主任,一直弄不清楚他到底喜欢喝什么茶叶?泡碧螺春,喝!泡三级花茶,喝!泡苦丁茶菊花茶老荫茶,也喝。

总之,从没表示过不满和高兴。现在,冯呷一口苦丁茶,含在嘴巴,下意识的把抽屉里批了或不没批的医案,一本本拿出,翻腾翻腾,再慢慢重新放回。脑子里却想着另外的事情。

那些身居不高不低,不轻不重和事无巨细工作岗位的领导们,常患有的面对众多纷纭问题,看似可有可无,不知所措,实则胸有成竹,细捋慢理的思维动作习惯。看来,恩师身体恢复得不错,严秘的担心是多余,严秘的忠心和细心,却让冯有些自叹不入。今后,要多到恩师处走走呢。

别看他表面不高兴去,其实心里挺乐意的。还有今天离开市长办公室时,恩师不经意的一句话,也让他深思。告辞握手时,恩师问:“你这样去看过温书记吗?”

恩师是什么意思啊?明知道自己不会看他的对手,却这样问,是不是提醒或者敲打我呀?或者,是对自己今天在他办公时间闯入不满?恩师可一向是特别注重自己的口碑和形象的……

铃!电话响了。

“冯,都到啦,十点还差二分,”毛主温柔敦厚的提示到:“你要迟到了哦。”

冯一惊:“哦,我马上下来。”

压上了手中话筒。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