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3部 第169章 纷至沓来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3-04-15 13:07:50  浏览次数:686
分享到:

林市长听完,看看小内勤。

“都记下啦?”“记下了。”

他再看着二女孩儿:“事情很清楚了。你俩利用我们工作上的疏漏,钻到市政府跪地喊冤,扰乱领导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己经触犯了相关的法纪法律。这个,严秘书,”“林市长。”“按这二女孩儿触犯了相关的法纪法律的行为,应该给予如何处分?请你给讲讲。”

严秘心领神会,立即往二女孩儿面前一站。

清咳咳,提高了嗓门儿。

“按照相关法纪法规,处以拘留15天,罚款三千元。现在,跟我走吧。”二女孩儿呆住了,显然在行动前,根本就没考虑行动后的后果。罚款?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可这拘留15天?哎呀。

关在牢里,看不到电视,上不了网,交不了友,也不能聊不了天,还打不成游戏玩儿……

二女孩儿被吓得花容失色,又哭哭啼啼起来。

林市长满意的对严秘一笑,转身出去,进了市长办,他得认真想一想这事儿如何处理?

稍会儿,林市长瞟见严秘在前领着二个脱了白袍的小姑娘,路过门口向外走去。好家伙,可真敢干,动辄就是一千万。老搭档,若是通过正当生意赚的,虽有利用职务之嫌,毕竟面子上还有得一说。可你是活生生硬从人家手上夺过的么,等于就是公开抢劫啊!

我是表过态,可以换个名儿。

可也没让你利用市委书记之威,挟持人家挖第二桶金么。

凶手落入法网,罪该应得,那么你这个敲诈勒索者,又该是算什么罪呢?这事儿即便是我想捂,也捂不住的,那二个女孩儿今天能跑到我这儿跪地喊冤,安之明天不能跑到地委省委,同样跪地喊冤?还有公安代局薄处那一帮人,不可能个个都俯首听命,言听计从?

嚓!一道白光闪过,林市长敏感的抬起头。

门口人影一晃,刚好瞅到一个瘦削的身子和斑白的头发。

“你好,老师傅,请问你找谁?”是严秘的嗓门:“我能帮你吗?哎呀,老人家,你怎么会找到这来啦?”“走走,看看,不知不觉就转到了这儿。”是一个略带沧桑的嗓音在回答:“怎么,这儿不能来?不是打破陈规陋习?让市民自由来往么?”

“嗯,是这样。你先坐坐,先坐坐么,就这儿坐吧,我一会儿出来。”

身影一动,严秘叩门进来。

“林市长,送走了,瞧这二女孩儿挺可怜的,怎么摊上了这么对蛇蝎父母?幸亏家里还有保姆。”林市长注视着自己的秘书:“你刚才在和谁说话?”“一个热心市民,王老先生。”“哦,热心市民?王老先生?”

林市长重复着。

嘴里念念有词儿:“热心市民,王老先生!”

在林市长的建议下,市政府撩起了过去神秘的面莎,就是说,在警卫工作外松内紧的基础上,每个工作日,只要市民愿意,穿着整洁,举止文明,听从招呼,都可以进市政府参观。参观什么?参观这个全市老百姓的首脑指挥机关,平时是怎么工作的?

以便提出好的建议和建设性意见。

帮助市政府进一步提高工作效率,促进落实各项亲民措施和民生政策。

“你早认识这个王老先生了?”林市长蹙起眉头,虽然如此,他却是不太主张自己的秘书,过多与市民接近。秘书知道得太多,且有时掌握不了轻重缓急,难免会出意外。林市长是希望领导干部,能通过这种开放,多和市民接触,了解生活中市民的实际要求。

这样的要求每隔一段时间归统起来。

就是解决市民最准确和最实际问题的最好依据。

严秘承认到:“是的!今上午碰到他聊了聊,他提的问题许多新奇有趣,令人忍俊不住。”

林市长微微叩首:“难怪你刚才那么高兴,我还以为是你女朋友同意嫁给你了呢。”忽然住了话,想想,看看外面:“你让人家在外等会儿?”“是呢,边工作边听取市民反映,这不是很好么?”严秘有些得意:“这位老人真不简单,他的政策水平和看问题的透彻深刻,我们的分管副市长也难得一比。”

“哦,即然如此,何不请他进来聊聊?规定个时间,你提醒提醒我怎么样?”

“可那谷老板?”林市长摇摇头:“这个不忙,我自有主意。请吧。”

老人被请了进来,一瞅见老人抓在手里小巧的数码相机,林市长猛然想起刚才那一缕白光,有些醒悟的迎上去:“你好,老人家,我是林地,请坐。”二人握握手。林市长感觉对方的手掌很有力,不像一般老者软绵绵的。

严秘倒来二杯凉白开。

递给老人一杯,自己端一杯,饶有兴趣的介绍到。

“这就是林市长,他呢,”指指老者:“热心市民王老先生!王老先生,林市长很忙,给你半个钟头足够了吧,我在外面等你哦。”半掩上门出去了……

其实,没用上半个钟头。

林市长就大致明白了,对方是干什么的?

这个王老先生,精神抖擞,中气十足,说话不紧不慢,神态安祥如一,举手投足之间,总给人一种见惯沧海桑田,笑看世间风云之感。并且,答问之间,政策水平之高,知识之广泛,见解之深刻,实为罕见。这让林市长不由得暗地佩服。

谈话则由开始不设防式的漫不经心。

到后来的分外警惕,字斟句酌。

“……所以,从根本上讲,K市的经济发展,必须和思想政治工作齐抓共管。前者为后者提供可持续发展的空间;后者为前者提供更广阔坚实的发展平台,二者之间的关系,是相互转换和互相支持的。”

老者微微点头。

“嗯,有人讲,现在是市场经济。经济第一,思想第二,这是不太妥当欠准确的。一个有着百万市民的超大地级市,叫什么第一,第二,是一种认识上的偏差。对了,上次我在302时,就和那个冯聊过。大到全国,各省,地区,小到一个市,区,不要看你政绩是多么突出和多么感人,可在民权民生问题上,如果也抱着这种第一第二,就可能处理不妥,群众就有意见。”

林市长点头。

但觉得对方有个漏洞,便委婉到。

“不过,群众的要求,大多是出于自身利益。政府也得归纳总结,找出其中绝大多数惠及民生,并且切实可行和行之有效的要求。付诸于实。哦!那个热心市民王老先生,原来就是您么?”

他拈起桌上的文件扬扬,笑到:“正看呢,正看到您和另一个热心市民的不同建议,正感到您的建议好似在哪儿见过?”

老人一怔:“见过?在哪儿见过?”

林市长盯住老人,意味深长一笑:“王老先生,知道中央巡视组么?”

“哦,听说过。”老人毫不吃惊,也微微一笑:“从今年5月开始的新一轮中央巡视,己进收收尾阶段。根据公开公开报道统计,截止10月25日,派往全国各地的10个巡视组中,有7个己经向派驻地方和单位反馈情况。”

边说,边安祥的搓着自己双手。

林市长注意到他的双手显白显软,手指修长,是那种长期坐办公室特有的手质。

“而且,上述7个巡视组,己经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问题的线索。并己按规定转中纪委。

中组部和有关部门处理。怎么样?吃惊吗?”林市长扬扬眉梢:“哦,王老先生,您是?”“别乱猜测,我什么也不是。”老人安祥的看着他。

“我就一热心市民,难道市民就不能知道这些?报纸上可白纸黑字的登着呢。”

这让林市长有些难堪。

是的,《××日报》和《××剪报》上都登过,有关中央巡视组的相关情况。省委的×老,也暗地提醒过,我怎么忘记了?大约是这段时间,市里工作太忙,一波复一波罢?老人站起来:“半点钟到啦,我得走了,不能影响你的工作么。好。林市长,再见!”

林市长也不多挽留,因为事情确实很多。

送走老人,严秘返回,笑嘻嘻的:“林市长,我说这老头儿有些不简单么。”

林市长微微点头,平静到:“这种热心市民,越多越好,对我们的工作帮助大呢。他住哪儿?”

严秘摇头:“我也是上次送您回家,在大院外碰着的。当时,他说他一个朋友的孩子在大院做保姆。”林市长笑笑,仿佛漫不经心的说到。

“这事儿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像这样有水平上档次的热心市民,是我们的好助手呢。”

想想,又问到:“那边怎么样?”“很安静,按部就班呗。”

林市长看着自己的秘书,如果说老搭档还不知道,那二女孩儿跑到市府跪地喊冤,就不正常么。这市府市委一墙之隔,来往方便。有些人也生来喜欢打听和传话,这消息传不进温书记耳朵?

鬼才相信。市委那边的这种反常平静,只能说明老搭档早己知道。

或许正为此事殚精竭虑,考虑周全?

或许是以静制动,后发制人?

可不管怎样,二女儿这么一跪地叫冤,就等于是把二领导的矛盾,公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有人幸灾乐祸,有人窃窃私语,有人愤世嫉俗,更有人笑逐颜开……严秘点头:“明白了!”转身拉门,林市长喊住他:“不忙,吴厅马上过来,你做个记录。”

叩叩!“林市长!”“请进!”

市委办公厅吴厅长,夹着个棕色公包推门进来.

“林市长您好,严秘,你好!”林市长也不客气,开门见山问到:“意见拿出来了?”吴厅点头。

拉开皮包拉锁,拿出一份显然是才打制的文件:“接到你的电话,办公厅立即召开了紧急会议,”林市长不耐烦的摆摆手,从严秘手上接过办公厅的整改报告,随手翻腾翻腾,扔在桌上.

“青衣白袍,束发散梳,泣血跪地,拦轿喊冤,求青天大老爷格外开恩,为尔等小民作主……

这种小说和舞台上封建的玩意儿,竟然在21世纪的今天,K市市政府的办公大楼上演了。多么的活龙活现!多么的栩栩如生!多么的发人深思!吴大厅呵,谁之过?”

气色保养很好的吴厅,脸孔发白,支吾其词.

“这个,当时碰巧女工作人员休息么,三个都是男的,不好伸手么。所以,所以才,”

正在记录的严秘,停笔气愤到:“强词夺理么!要是真有女恐怖份子,化装闯入。也一样不好出手?”林市长瞟瞟他。虽然有些不高兴他插嘴,可默认他说出了自己的质问,这个吴厅,也真算莫明其妙的,男工作人员不便对年轻女孩儿伸手?这是哪来的理由?分明是借口推脱么。

要说吴厅呢,和严秘的关系一向很好,算得上铁哥儿们。

市府秘书处差个副处,他吹捧严秘上任最卖力。

严秘也投桃报李,时时“不注意间”就漏一点,林市长温书记的最新状况,这让吴厅获益匪浅。

上午一出事,严秘在第一时间内,就通告了铁哥儿们。然后关了手机,仅此而己,以对方的经验和地位,不会不知道应该怎样亡羊补牢?可现在一听铁哥儿们这狗屁不通的辩白,皇帝没火,他先火啦。

“形同虚设么!吴大厅,让我来告诉您老人家,你那三个工作人员当时在干什么?”

他先瞟瞟顶头上司,见林市长微微点头,转过身去,便一口气说到。

“一个,昨晚上熬夜打麻将,输了几百元正心痛不己,暗自寻思着怎么捞回来?一个,因为未来丈母娘下了最后通谍,没有一套属于自己产权的两室一厅电梯房,别想再跨进女朋友的家门,正一门心思想着到哪儿弄钱首付。一个呢,更精彩。因为魔兽第三层老打不过去,心浮气燥,彻夜未眠,眼睛虽然盯在监视屏上,心儿却在电脑游戏之间,你说,这能怪没有女工作人员吗?”

吴厅有些惊奇和不服气的瞟瞟铁哥儿们,可他没有还嘴.

他还算明白,严秘这是在为自己说话和开脱。

三个家伙,都各有各的原因,而且都是个人生活原因,这就与自己安排是否妥当?措施是否有力?沾不上边儿的。也就是说,市府办公厅的保卫措施和安排没错,错的是工作人员自身。即然这样,三个倒霉蛋就算撞在了刀口上,活该倒霉吧。

他妈的,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

偏偏往人少不够和性别上扯?

吴厅说话了,这次是恭恭敬敬的面对着林市长,态度诚恳,措施有力:“林市长,是我们错了!我们在抓安保工作的同时,轻视了对个人不良情绪的防范,引导和梳理。以至于给市政府的形象和名誉,都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对此,作为市政府办公厅负责人。我深感愧疚,请示处分。”

严秘这才低下头继续记录。

眉头舒张,嘴唇泛笑。

他了解自己的这位铁哥儿们,虽然有时常犯糊涂,可人很聪明能干,一点就醒,而且醒得及时醒得快,还醒得匪夷所思。这不?来啦!“我们的初步打算是,一……二……三……”林市长啼笑皆非的挥挥手,打断了作长篇报告似的吴厅。

“也不要一呀二的啦,作为个人,吃喝拉撒,喜怒哀乐,有情绪正常么。关键还是要看你这个厅长,如何引导梳理的领导艺术么。所以,除名就没必要了,可以考虑先下岗学习,提高认识什么的。毕竟,培养和教育一个合格的工作人员,也不容易么。”

说到这儿,林市长顿顿。

仿佛无心的问到:“要是温书记知道了,恐怕你就更难过吧?”

“温书记打了电话。”吴厅脱口而出,他当然知道,培养和教育一个合格的工作人员,不容易,自己之所以主动提出,不过也就是看看对方的态度而己。现在,林市长轻易就否定了自己的提议,这自然让他大为高兴。一高兴,就脱口而出。

“上午那事儿刚出不久,温书记就打来了电话,问是怎么回事儿?我告诉了他。”

吴厅讨好般瞧着林市长,滔滔不绝。

“市委书记问得很祥细,我回答得也很仔细。最后,他问我对这擅自闯入者怎么办?”林市长不动声色,静静地看着这个市政府办公厅的吴厅。吴厅本是前任的秘书,后改任秘书处处长,然后再调任市政府办公厅厅长,算得上个官仕途亨通的中年男。

老实说,吴厅的工作搞得不错。

自己在这连续三届的市长任上,基本上没出过什么意外事故,还得益于办公厅的安保工作做得好。

可这次?虽然林市长的确因尴尬难堪而震怒,可毕竟临阵换将不太好。再说,市政府办公厅这一大堆工作,内外有别,松紧皆适,政策和尺度错落有致。没有在其中浸泡相当日子,只能治标不治本,瞎折腾。

“我就说,嗯,我就说,”

林市长微笑地看着他,不催不急,这才正是自己想听的话呢,老搭档,你也莫急么!

“教育教育算了,毕竟是二个年轻女孩儿。”吴厅终于吐了实话,林市长倚椅淡笑,这与严秘告诉自己的一样么。其实,对于这二个女孩儿如何处置?林市长自己也是患得患失。和吴厅一样教育教育算了?又怕二女孩儿又跑到其它地方,故伎重演,弄得自己更难堪。

送进少管所?那不更趁了老搭档的意愿?

最怕二女孩儿乱叫乱喊的,应该是他,而不应该是我么,我究竟怕个什么呢?

“可温书记听了有些不高兴,好像有意见。”“哦?”林市长淡然的拎起了签字笔,在吴厅的报告书上,一目十行,耳朵却竖着。“我问,那,是不是还是送少管所啊?”“……”“温书记什么也没说,放下话筒。”吴厅结束了自己的述说,然后,恭恭敬敬的望着林市长:“林市长,您看呢?”

直到这时,林市长才猛醒过来,这个小滑头,我还差点儿上了你的大当。

我说?我能说什么?我一说就变成了市长指示和领导精神。你还不犹如得了尚方宝剑?

弄得哭哭啼啼?香消玉殒?一片咒诅?此时,一直埋头记录的严秘,抬起了头。很明显,他也不满意吴厅的滑头,这事儿,明知道把二女孩儿送少管所,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你自己作主算了,何必非要逼着林市长表态?不是“下级要积极主动承担工作”么?

尽管后面的二个字儿没写出来。

可在官场上混的都心照不宣,照此办理。

试想,领导之所谓为领导,决策,说话,办事,颐指气使,高瞻远嘱,难免有不宜和漏洞。而这承担不宜和查补漏洞,就成了下属当然的工作责职。虽然不便直接上书,却是放之四海皆淮的真理。这也像陪领导应酬,你能眼看着领导喝醉,丑态百出,而不主动接过领导手上的酒杯,作慷慨激昂状,一饮而尽?

所以,吴厅这人操蛋,特操蛋!

看着林市长微笑地瞧着吴厅,而吴厅呢,则故作惶恐不安的看着一市之长.

严秘站了起来:“林市长,于副市长一会儿还要汇报工作,您看?”“哦,好好,我加快速度,争取把这份看完签完。”林市长作恍惚状,并不看吴厅一眼,低下了头。严秘上前把吴厅一搀:“走吧,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可我还等,”话没说完。扑!

屁股上挨了铁哥儿们狠狠一脚。

严秘把他一拎,活活拖出了市长办。

到得外面。外面一溜儿坐着的厅局级,都站起来招呼到:“严秘,您好!”“您好,严大秘。”更有一位惯于阿谀奉承的老兄,一急切,竟然脱口而出:“您好,严市,”幸亏及时刹车,把最后那个字吞了回去。可这己让严秘大光其火了,瞪瞪那位厅局级老兄。

再对于副说:“请进吧,于副市长,半个钟头。”

手里却一直拎着吴厅,二人一起朝走廊外面走去。

看看走廊里人少了,严秘就松开了右手,忙乱的活络着自己的五根指头。这铁哥儿们个子虽不太高,体重却至少1公斤,着实让他拎得手指头酸麻疼痛,十分难受:“你装什么怪?神经短了路?”吴厅却女人般咯咯咯的笑到:“太监专权,太监专权啊!难怪人家喊你吴市了?”

严秘又气恼的给他一脚:“递眼色也装没看到,阴阳怪气的想干什么?”

“什么也没想。”吴厅躲闪着,继续咯咯咯的笑着。

“就想出出当官的洋相,温呢?隔着电话线,没看到他的洋相。吴呢?面对面的,却没法躲开。

精彩啊,哥儿们,简直是太精彩了。什么是支吾其词,今天天气哈哈哈?什么又是王顾左右而言它?你不觉得很活龙活现,很痛快刺激?”

严秘恼怒的又想踢他一脚。

可吴厅灵活的躲开了,二人又朝大门外走。

天光明亮,落叶飘散,11月下旬,那斑斑斓斓虽然还在空中铺展,而带着寒意的风,却一歇歇的吹了过来。二人站站,看看远方的楼影,山峦,瞅瞅近前提前到来的晚高峰,车水马龙,煦煦壤壤,颇具感概。严秘说:“搞什么名堂?值得吗?瞧瞧这远山近人,一切都该放开么。”

吴厅到:“我没你那么胸怀宽广,情感复杂,只是各为其主么,二头儿斗法,莫伤了你我兄弟的感情。”

严秘喟然长叹:“林市长也难,不在其间不知道哇。”

吴厅笑:“难什么?辞官而去,游弋山水,优哉乐哉!即然恋栈,就该如此。君不见,一对老搭档,一对狗屁官,一个步步紧逼,贪心不足;一个步步为营,怯懦怕事。都是拿全市人民的感情和公共资源做交易,都不是个好东西。”

严秘摇头:“过份,过份,你知道多少?”

吴厅笑.

“这有何难?二女孩儿冤从何来?谁不知道,就因为林市长的纵容,鸿达才摇身一变,成了红达?谁不明白,红达那一千万元的注册资金,就是侵吞顺祥的财产?红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传播什么?传播官场文化和卑鄙哲学?他妈的!这不是阴阳颠倒?全乱了套?”

严秘听得目瞪口呆。

原以为只有极少几个人知道的秘密,竟然成了人人皆知,可怜自己,还在煞费苦心的替林市长守口如瓶呢。

“前二天,热心市民王老先生,还问到这件事儿么。”严秘注意的盯住了对方:“热心市民王老先生,你怎么认识他?”“不是我认识的他,而是他认识的我。”吴厅像绕口令一样,不笑了,正色到:“经常下班看到,招呼招呼,彼此就熟啦,就无话不聊啦。这就奇怪了,这个王老先生,对这事儿,好像比我知道得还多?”

严秘的嘴巴张成0状,好半天才骂到.

“瞧你这德性,就会玩这些虚的。再不得了,他就一热心市民的老头儿呗,怎么可能比你知道得还要多?”“啊哈,这就是你严市的不是了。”吴厅对他晃荡一根手指头:“靠拢点,简明扼要,长话短说。”

回了市长办,于副正好拎着皮包出来,神情似有些沮丧.

“你好,严秘。”“谈完了?”“根本没张嘴机会。”

于副像是要故意让后面的林市长听见,提高嗓门儿:“这工作,上面压,下面挤,难啊。”林市长在后面拍了桌子:“于光,发什么牢骚呢?你给我回来。”那一向听话的于副,居然一缩脖子,夹着公文包跑掉了……

看看厅局级们一个个减少,下班铃就要响起,林市长却意外接到了大千金的电话.

“爸,我是大双。”“哦,党报主笔嘛,有何贵干?”

疲倦的林市长眼前亮亮,开起了玩笑。有其母必有其女儿,自己的二个千金,除了屈指可数的次数,极少给市长老爸打电话。有时,林市长实在憋闷不住相问,二千金就异口同声:“不沾你市长大人的光啊!不给你市长大人抹黑啊!不让你市长大人为难啊!还不明白?”

“可市长也是人么,也有七情六欲,个人空间么。”

市长老爸实在想不起该用什么字眼儿,把双胞胎女儿好好驳斥一番?

只得顺口到:“打个电话,问个好,报个平安,就那么艰难可怕?”“对不起,林市长,我们,不想打,没时间!”双胞胎又异口同声,拖声拖气,掰个鬼脸……所以,意外接到女儿电话的林市长,心情其实十分高兴:“有何指示?一定照办。”

“我想,你能不能给妈说说?”一向干练麻利的党报主笔,居然有些吞吞吐吐的。

“爸,你先答应我,行吗?”林市长马上敏感地消失了笑容。

他想到了前几天晚上大千金的眼泪,没说的,一定是徐明那小子找到报社去啦。那晚上老俩口唠唠叨叨了大半夜,也没理出个思序,倒让被惊醒的大女儿偷听在耳,哭倒在夜色迷茫的墙角……好容易把吴大双安慰睡着后,老俩口却更加精神换发,没了睡意。

可作贼似的低语好半天。

却依然没理出个透彻的思序。

只有一点,二人达成共识,即徐明这时的突然出现,一定是温书记的安排。那么,他究竟想达到个什么目的呢?不外乎是投其所好,让老搭档放鸿达一马?现在,林市长也这么做了。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这敲诈勒索的一千万元注册资金,重新横在了二人之间。

很简单,只要林市长略有表示,工商便会将红达的证照一笔注销。

这早一注册后就抽逃出来的一千万元人民币,没了正当理由和借口,何去何从?就成了最大的悬念。

温书记的目的,也许就在于此。

这一大笔巨款,在需要老搭档说话时,林市长能挺身而出……

老俩口作贼似的密谋了大半夜,非但没有个清晰的头绪,相反越理越乱,皆因这个爱玩失踪的女婿。“唉大双,你的意思,是不是指那个徐,徐,徐啊?”林市长第一次觉得自己嘴笨脑拙。

吞吞吐吐:“唉,这事儿我不好插手么。”

党报主笔在那边儿跺脚。

“唉爸,你瞎猜些什么呀?那事儿,不用你们着急,我们自己会处理好的。我是说……”

林市长听罢,脑袋嗡嗡作响,不由自主提高了嗓门儿:“唉,当时我就不同意么。我还批评了冯么,你们这是拿话给别人说,送把柄给别人捏,扔空子给别人钻么,这事儿我管不了,也不想管。”说罢,气哼哼的压了电话。

满心以为是儿女亲情,婚配良缘,破镜重圆的林市长,沮丧的站着发楞.

一泼斑斓的暮霭,破窗而入,洒满他全身。

背衬着漫天流云,呼呼寒风。胸靠着一室寂寥,落英缤纷。此时的林市长,宛若一幅立体雕塑。

他不知道,此时的老搭档,是否和自己一样,思绪纷乱,心境悲凉?开

那个可恶的谷老板,一不作二不休,居然把脏栽到了我身上。给公安检举揭发,说什么吴大双那笔50万元的广告提成,是经过自己的同意,才往《××日报》打的5万广告费。

报社因此请党报主笔先休息休息。

把此提成说清楚……

这让林市长感到震惊,不止是谷老板对自己赤裸裸和毫无顾虑的栽赃。而且,还因为报社对自己这个市长的公开轻蔑。且不论对方的揭发检举,证据是否正确?仅就这什么先停职,说清问题再上岗,就是根本的错误。

请问,你报社有什么权利?仅凭着所谓的检举揭发,就可以任意对自己的职工停职?

还有一点法律知识没有?

吴大双要处长老爸,给处长老妈说说,让她先给温书记打打招呼,自己边工作边说清问题行不?大双知道,市长老爸和温书记面和心不和,二女孩儿跪地喊冤的事儿,早传到了报社,大家正津津有味的议论着呢。所以,才让老爸说服老妈出面……

待林市长绕了这么一个圈子明白过来后,怒不可遏。

啪的扔了话筒,又一脚踢翻了一恻的衣架。哗啦啦!劈里啪拉!砰!

隔壁秘书室的小内勤,门外的严秘,都闻声跑了进来。见林市长怒气冲天,绕室惊走,禁不住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倒是严秘很快镇静下来,招呼着小内勤,一起扶起衣架,打扫碎片,一面对她示意,不要对外声张,打扫完毕,自己走人。

下班铃终于响起,室内也打扫干清,小内勤退出去。

严秘不能退,反而是平静的替茶杯充满开水,轻轻递到顶头上司手中。

林市长看看,瞟瞟他,接了过去。但见,他胸怀起伏,颤抖着左手,揭开茶盖,轻轻呷上一口,缓缓吞下,好半天才舒出口长气。严秘也才放了心,轻声劝到:“林市长,下班了,有什么事晴先回去休息休息,明天就好了。”

林市长扭扭头:“唉,我有点情绪失控么。严秘,你给我接代局。且慢,接温书记吧,我想他呢。”

严秘就抓起了保密电话的枣红色话筒:“喂,你好,这儿是市长办公室,请找温书记。”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