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塘西河的夏日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3-08-01 10:56:38  浏览次数:433
分享到:

又是一个高温的夏日。哪里有清凉?哪里可以消暑解乏?似乎只有塘西河公园了。

塘西河,源自南艳湖,止于巢湖,一条流淌在都市怀抱里的天然小河。令人欣喜的是,塘西河在滨湖沿中山路的这一段,被改造成了公园。

成为公园的塘西河,有自然的风光,有打造的景观,有方便市民健身的设施,还有一些特别的点缀,仿佛这人世间的天与地,既是原生态的,又是升了级以后那最新最美的快乐老家。

朝阳还在跃跃欲升之际,我们已赶到塘西河公园的大门处了。走在前面的一个人,看身形背影,似曾相识,一时却又想不起是谁。只见他,抬头挺胸,目不斜视,踏着轻松的脚步,向小塘山走去。唯一不同的,是身后背着一只长长的牛皮袋子,里面装着的像是运动器械,又像是……

我这人有个毛病,好淌汗。一个夏天,尤其是入伏以后,从早到晚,身上的汗水几乎就没有干过。当然,待在空调房间里,就是另一回事了。这才走了几步哟,我的前胸后背,就连头发都湿了。

时间不长,背后传来了二胡演奏的乐曲声。具体是什么曲子,一时还听不出来,似乎是没有听过的。但是,这曲子高亢、悠扬,似草原上奔腾的骏马,似天空翻滚的流云。而且,技法纯熟,音响震撼,一听就知道是老手所为。这声音,与我差不多有三百米的距离,却如一脉清泉,直扑我的心扉。立刻,我身上的汗毛都站立了起来,觉得汗水也不再流淌了。

想起来了,这位拉二胡的,是我熟悉的人,不知道大学里学的什么,却懂音乐,按合肥地方话说:吹拉弹唱样样都会,尤其擅长二胡。他当过教师,做过宣传工作,还在机关里……是个官呢。只是比我早几年退休,因不知住在何处,便生疏了。

我站在原地,回过身来,定定地凝视着小塘山。小塘山,是改造公园时,用挖掘的河泥堆积起来的一座小山包。山不在高,有神则名。小塘山,是塘西河公园的制高点,山顶上又建了个玻璃屋,种植了许多树木,一片绿荫之下,一处休闲之所在。

他的二胡,拉得出神入化,如醉如痴。那声音,从山顶上向四周倾泻,伴随着洒洒的云霞,缠绕着幽幽的轻风……

山脚下,人们放缓了脚步;没有放缓脚步的人,倒转过脸去,向小塘山仰望着,仿佛这个世界在这一刻已改变了属性。

登上幸福桥,越过桥头堡,向右转,行进在塘西河南岸的人行漫道上。红色的濒水漫道,穿梭在林木之间。脚步踏在轻柔的柏油路面上,河水的气息包裹着全身,有几分清新,有一丝湿润,方使得心情没有那么多的焦躁。

傍着河,一片丛林之内,坐落着“庐州吴氏船习所”。经常从门前经过,看见有人上班,还看见过里面在制造木船,其他的就不知道是在“习”什么了。今天这一大早的,门开着,还有人在里面转悠呢!我也就信步走了进去。

原来,这个“船习所”,既有“习”的内容,又有“赏”的功能,是对公众开放的。大厅里展览着古庐州地区水上各种船只的模型,有渔家的乌篷船,有摆渡人的平槽船,有从事运输的货船,有运送旅人的客船。最有意思的是,李鸿章的官船也展览在列。这是一艘不得了的船,船体大,船头挺。船舱,一半是会客厅,一半是休息、办公的内间。黑瓦飞檐,雕花墙壁,花阁窗户,古色古香,如同是建在水上的一座别墅。

当然,“船习所”早上就开放,是给运动的人们提供着“避暑”的需求。大厅里的空调早已启动,温度比外面低了很多。进入大厅,好似步入了一个别样的洞天福地,一股凉气袭来,感觉有些不适应,却又让人不想离开。

走出“船习所”,向西而去。漫道的南侧,便是“文化宫”,一处别具一格的建筑,像鸟巢,像儿童一手撒下去的一堆火柴棍。文化宫的门前,是方兴大道高架桥,如同一条长龙似的,横空而过。行走在水边的步道上,可以看到高架桥的身影,也能听到车流的涌动。无论是漫步的人,抑或是长跑的人,感觉树木无声,聆听水波无语,倒让邻处的“欢腾”给鼓舞了,脚底下也会无由地生发出许多的力量,不由得加快了步伐,让汗水涌出并流淌得更加地欢畅。

塘西河公园是敞开式的,最开阔的一处是体育公园。以轮滑场为特色,以篮球、足球、乒乓球、羽毛球为主体,以中老年健身休闲为基础,建立便安装了各种各样的运动器械。

清晨,轮滑场的哨声、呼喊声惊天动地。篮球场上投篮的撞击声,足球、乒乓球的争球、夺球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感觉这公园就是一个火辣辣的江湖。

常常,我领着两个宝贝孙子,从北岸辗转到河南,再从河南返回到北岸,走完一圈,正好到了体育公园。他们喜欢两个项目,一是赛点自行车,一是平衡踏步器。

穿过广西路桥底下的步行道,向左一步,便踏上了体育公园西侧的环形道。绕开几棵树的枝叶,便能看见赛点自行与平衡踏步器了。此时此刻,这两个器械上若是没有人,两个宝贝孙子便会不约而同,一溜烟似地飞奔而去。若是这两个器械都被人占领了,便不急不缓,踱着小碎步,按部就班地过去。他们一人站在一个器械的边上等着,等到别人下来了,一抬脚……无论登上哪一个器械,都会迅速地展开一个过程的“运步”。

平衡跑步器,是孩子们的最爱。谁上去了,谁都要踏出个“子丑寅卯”来。我这大宝贝孙子也喜欢这项运动,却有极限,只踏一千个点,达到了目的,便不再超时,不占用后面排队人的时间。二宝贝孙子只有五岁,还不懂得这些道理,登上了就知道一个劲地蹬,蹬累了,过瘾了,才会下来呢!

这项运动的“开心”之处,在于节奏的快慢,是可以自由掌握的。敢于用力,巧于用力,就会踏得平稳,点数也会迅速地攀升。只不过,运动的幅度过大,就会增加体力的消耗,没有一定的耐力还真的不行。

他们在“运步”时,我就站在边上,谁想喝水了,就适时地递上水壶。让他们及时喝上一两口水,也算是增加体力的一种方式吧!

偶尔,我和他奶奶也会登上踏步器感受一下。奶奶需要的是慢节奏,缓缓地也可以踏上一千个点。我呢?不知道是平衡没掌握好,还是怎么弄的,没踏上几步便头晕,只得作罢。这时,大宝贝孙子一边翘起大拇指,给奶奶点了个大大的赞。一边冲着我说:“爷爷,你真是个大笨蛋呢?”二宝贝孙子也不甘落后,叫道:“爷爷是个大笨蛋!”

我分别摸了摸他们那满是汗水的头发,倒觉得非常地开心了。

塘西河依旧,夏日依旧,人头攒动,滚滚如潮。

2023年7月13日写合肥翡翠湖畔


上一篇:医院散记
下一篇:约会文化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