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
作者:钱水根  发布日期:2023-10-27 01:13:41  浏览次数:443
分享到:

岁岁中秋,今又中秋,隔天又是国庆节,我给老许留言:“双节”快乐!10月4日,语音响起,那头是老许太太潘老师,这声音我记得,多年前,一次有趣的采访,给我留下印像。互致问候后,潘老师哽咽着说,老许得了脑瘤,住院多日,仍在治疗中!我心一凛,忙问,怎么会这样?忙向潘老师要了医院地址、病房床位号!

我认识老许,是在1993年。那年,老许来到金山工程公司任副总经理,金山工程公司刚从母体剥离,与上海金山石化设计院合并,开始第二次创业。

1998年6月,新一届领导班子诞生,老许任金山工程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兼设计院院长,奉命于企业危局之际,受任于经营惨淡之间,新班子领着一支工程技术、干部队伍,履薄冰、创市场、临深渊、拓新路,长途跋涉……

此后4年,以老许为首的新班子,利用天时、地利、人和,把握机遇,完善EPC总承包模式,增强综合实力,创新技术新成果,加深职工对企业的向心力、归属感,设计、工程任务如期完成,经营市场不断拓展,年工程量达4~5亿元以上,经营收入5000万元以上;利润状况一年好似一年,2002年,经营收入14758.05万元,利润908.7万元,较1998~2001年均利润339.5万元,同步增长168%,以设计为主体的EPC总承包,得到广泛认同。截止2001年,“十连冠”上海市优秀公司,四次获上海市文明单位称号。

2002年,以上海医工院为核心,联合金山工程公司、高化设计院,组建上海工程公司,以老许为首的领导班子,带领金山工程公司工程技术、干部队伍,搬迁浦东新址,归入上海工程公司,金山工程公司划上句号。断断续续,我拼接着记忆碎片,想着与老许在一起日子。

第二天,上午10时许,我来到静安中心医院,老许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左颈脉输着液,喉咙呼噜着,左手动作困难……我站在床边,他伸过右手拉着我,一字一顿,吐字费力,我听不清;潘老师翻译,老许问,你怎么来了?我说,听说你住院了,来看看你!

疫情肆虐,别来无恙,今年清明后,老同事聚会。老许平时话不多,那天谈兴很浓,还提议出去“二日游”!散场时,老许先走几步,我送他到电梯口,匆匆话别,约择期再聚!谁会想到,短短几个月,老许像换了个人似的,我认不出他了!

我转向潘老师,一边听她讲述老许发病治疗情况,一边想着第一次见到她的事!

那是21世纪第一个蛇年新春,许坦基、潘韻霞分别被授予上海市建设功臣、贤内助称号,《新金山报》要我写一篇建设功臣“贤内助”的稿。

我找到老许,说要采访,老许说什么也不同意登报,无奈之下,找周玉琴帮忙,老许才同意进入他家!

采访时,主要是潘老师说,老许偶而插话。

1979年,上海石化涤纶二厂新建,许坦基加入二期工程行列,他倾注心血,渡过无数不眠夜,没有一个休假日在家里,抢工程节点时,沉到工地最底层,工程细枝末节,比项目人员清楚,文明施工规范,比施工人员熟悉。

老许对工程了如指掌,对家事却不闻不问。“许坦基在外地时,无法管家里事,解决夫妻分居,调入上海石化,指望他分担家事,谁知他还是不管不问,整天忙工程,忙单位事。

“涤纶二厂新建,许坦基负责设备一条线,常常几天几夜不回家,别说管家里事了”。

上海石化新一轮发展,新项目多,抓进度,许坦基休假天不回家,还陪上晚上时间;120万吨柴油加氢、含油污水处理项目高峰时,天天跑工地,晚上八、九点钟回家;单位到家,自行车5分钟路,他却天天吃食堂,有时晚饭也在食堂吃;贯标认证,二个月的休假天不在家。

“我感冒发烧,不是涤纶部人送我去医院,就是热电总厂人接我去看病。我嫁了一个不管家的人,20多年了,一个人消化家里全部事”。

其实,老许也管“家”事,只不过管得是的企业“大家”,为“大家”,舍小家。

“小家”有人管,许坦基乐得操心“大家”,职工住院,抢着探望,分包方有人伤病,拦着慰问;安排工作,总要叮嘱实事办好,好事办实,关注“热点”,送温暖、疗休养、文娱体育、维护职工权益。

22年过去了,那次采访还在眼前,只是没想到,再次见到潘老师,却是在老许病房……

我在病房呆了好久,看着老许渐渐睡去……临走,请潘老师传话老许,寄希望于现在医术,盼望他早点好起来。心里却默念,祈盼老许躲过这一劫!

自从老许进病房,潘老师管着老许的手机,通过潘老师,我知晓着老许病情。

14日,财务部老贺发来短信,顺带说起老许住院,老贺深感突然,约我一起看老许!

17日午后,与老贺一起来到老许床前,令人惊喜的是,老许神智清醒,说话声音也响,右手特别有力,拉着我的手,不想松开;老贺靠近他床头,俩人说着话;我对潘老师说,治疗有效果,恢复有希望。临走,我对老许说,盼你早点好起来,我们“二日游”!傍晚,潘老师微信我:老许再次感谢你们!

18日,一切都在平静中渡过,我在祈盼中,等待奇迹出现。

19日,我比往日醒得早,冥冥中,似有事要发生,6点45分,手机屏幕亮起,一条微信赫然显现:老许已于18日晚6:28永远离开我们!泣不成声……

啊!怎么会这样?老许,您怎么说走就走了!两天前,你还好好地呀!一天后,竟获此噩耗!我请潘老师节哀,料理老许后事要紧,陪老许走完最后一程!有什么事要我做,尽管吩咐!

9点23分,潘老师传来她儿子、儿媳发的讣告:先父许坦基“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023年10月22日(周日)14:00龙华殡仪馆银河厅”!嘱我转告相关同事、好友!

惊悉老许猝然离世,上海工程公司领导沙裕专程去老许家,向家属表示哀悼和慰问;老领导纷纷短信吊唁,表示哀悼!

汪镇安:在老同志群里,老许有数月未露面了,总觉疑惑,不想已成故人。我和老许相识共事于2001年,上海工程公司重组成功,他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是功臣;他为人坦荡,与他一起工作,是可以畅开心肺的!愿他在天堂得到安息!

吴德荣:惊闻许总仙逝,十分悲痛,愿他在天堂一切安好!昨天刚获知许总脑部患疾,正在治疗,想不到这么快就离开了,真的很悲痛!

姜烈民:许总走的太快了!只有78岁,他是上海工程公司首届班子成员!对他的离去,我深感痛惜!我与许总在一个班子中,实际接触虽不多,但与他们40年代的老同志共事,我印象很深,他幽默风趣,平易近人;他的音容笑貌,仍在眼前;他综合素质强,顾全大局,对上海工程公司重组和起步,起了重要作用!我们不会忘记他!愿许总一路走好!愿大家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遗体告别那天,唐长福致悼词,给予许坦基很高评价!

上海工程公司领导、老领导,原金山工程公司班子成员:汪镇安、戴叔铭、叶文邦、徐德勤、沙裕、姜烈民、唐长福、张宏赓、周玉琴,生前友好130多人,赶来送老许最后一程!

当天清晨,我给老许发了最后一条短信:许总,您今日远行,从此,我们天人永隔,相见无期……点亮心烛,照您去天堂之路!听说天堂很美,但路途遥远,许总慢行!

老许在世时,转贴不多,一次转来阿炳二胡独奏《二泉映月》配音的视频“寓言故事:风在追求叶子”,我爱其意境深远、音律清澈、如泣如诉、动人心弦,摘录几节,与大家共享!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心静了,才能听见自己的心声;心清了,才能照见万物的本性。

“不甘放下的,往往不是值得珍惜的,苦苦追逐的,往往不是生命需要的。

“人生的脚步,常常走得太匆忙,所以我们要学会:停下来笑看风云,坐下来静赏花开,沉下来平静如海,定下来静观自在。

“心境平静无澜,万物自然得映,心灵静极而定,刹那便是永恒。

“别让人生,输给了心情。心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却能左右人生的全部。

“心情好,什么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乱了。

“静静的过自己的生活,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2023年10月25日草于上海


下一篇:老之無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