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媳妇熬成婆
作者:萧虹  发布日期:2024-03-04 12:01:58  浏览次数:190
分享到:

最近听书之一,是题为《婆婆的旅程》的小说。其中有一段是关于媳妇由于婆婆逼儿子离婚另娶而服农药自杀的情节。这种故事在传统文学里不乏例子。最为人熟知的莫过于《孔雀东南飞》和陆游的《钗头凤》词中反映的悲剧。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仍在发生就不由得不让人感到遗憾。

 

自古以来,婆媳恶劣关系就是我们代代相传的,似乎永无止歇。有人说:婆婆和媳妇是本是天敌;儿子从小就是妈妈的心头肉,一旦有了媳妇,就有人分享儿子的爱,虽然在传统社会,大多数媳妇都懂得尽量避免这种事发生。西方这类事不是没有,但多数是表现在双方的敌意,而不是一面倒。然而,为什么我们到了1980年代还有这种事发生呢?这让我对这个问题重新思考了一下,而不是习以为常地接受它。

 

从“媳妇熬成婆”这句俗语,其实透露了不少信息。中国社会的婆媳关系之所以一面倒,是由于丈夫/儿子不管谁是谁非,永远站在婆婆这边,而他之所以如此当然是愚孝的思想作祟。中国人即使没有读过多少书,总内化了儒家的孝道。更有甚者,如果一个男人在婆媳之间,站在妻子这边,不但他本身觉得过意不去,社会舆论的压力也会让他没有勇气这么做,尽管妻子可能是百分之百有理,而母亲是百分百蛮横无理。在这种情况下,媳妇当然感到无望,性格弱一点的就会觉得死是唯一的出路,只得选择自杀。当然也有个性强一点的,就撑下去,终于有一天媳妇熬成婆。熬成婆以后,为什么不吸取自己过去的教训,改变婆婆对自己的态度而善待媳妇,反而要承袭这种恶劣的传统呢?好像没有人讨论过这个问题。

 

我想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报复心理。我受尽欺压和虐待,没有反抗的余地,而今我的角色反过来了,轮到我有欺压和虐待别人的权力,不用更待何时,如果不用岂不是太不值了吗?其二,也许不全是报复心理。严格来说, 报复的对象应该是婆婆,然而这时婆婆应该是死了,否则也轮不到她熬成婆。那么,这就可能是权力的关系。法国历史学者兼文化理论家福考就把很多问题都用权力来分析。

 

西谚有云:“权力会腐蚀,绝对权力会绝对腐蚀。” 一般来说,传统社会中好像女性不大有权力欲。但也不能一概而言。只需看古代垂帘听政的太后们,更不用提我们唯一的女皇帝了,她们都表现了权力欲,而且也很懂得运用权力。只是一般女人在男尊女卑的规范下,根本不可能享有权力。但是,她们在家庭里,作为一家的母权者,即使没有奴仆,还是可以对小辈行使权力的。而小辈之中,处于权力的最底层的就是媳妇。对她们行使权力是理所当然的,我甚至想说是责无旁贷的。而当媳妇熬成婆的时候,她开始尝到权力的味道,开始享受到权力给与的快感,她就被权力腐蚀了。而无论从家庭或社会来说,她这时都享有绝对的权威,那她也就会被绝对腐蚀。她不会思考对错是非,只会任意行使她对媳妇的绝对权威。如此,就代代相传下去了。

 

随着大家庭在如今的社会慢慢地消失,媳妇们出去挣钱养家的可能性日益增加,使得她们的地位也提高了,婆媳之间的关系大有改善。不但如此,有时还有反转的迹象。我这时讨论这个问题,可能是明日黄花了吧! 不过是一个女性史的研究者的无的放矢罢了。



上一篇:共和的英才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