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韩邦庆《 海上花列传》译著 第18章
作者:金帼敏  发布日期:2024-06-08 19:03:25  浏览次数:125
分享到:

添夹袄厚谊即深情 补双台阜财能解温

  陶玉甫听得李漱芳咳嗽,慌忙至大床前揭起帐子,要看漱芳面色。漱芳回过头来瞅了玉甫半日,叹一口气。玉甫连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漱芳也不答,却说道:“你个人也真是的!我说了几次,让你昨天回来后就来,你就是不听我。随便我与你说什么话,你总当是耳边风!”玉甫急分辨道:“不是呀!昨日回来巳经晚了,家里有亲戚在,我阿哥就说:‘你有啥要紧事,要连夜赶出城去?’那我还好说什么呢?”漱芳鼻子里“哼”的一声,说道:“你不要来与我乱说!我也知道一点你的脾气。要说你外面还有啥人呢,这个也是冤枉你的。你不过只要一离开就不想我了,让我去死去活,不关你事,我说的可对?”玉甫陪笑道:“就算我想不到,不过昨日一晚,今天不是就想到而且来了?”漱芳道:“你是不错,一觉睡下去,睡到天亮,一晚就过去了。你哪里知道睡不着的,坐着的一晚,是比一年还要长的!”玉甫道:“算是我不好,害你这样,你不要再生气了。” 

  漱芳又嗽了几声,慢慢的说道:“昨晚的天气也真讨厌,雨老下个不停。浣芳又出局去了,阿招去替姆妈装烟,单单剩个大阿金,坐着打磕睡。我叫她收拾完就去了吧。大阿金去后,我一个人就榻床上坐会儿,那个雨更大了,一阵一阵风刮的玻璃窗,‘乒乒乓乓’,像有人来碰撞,连窗帘都卷起来,直卷到我脸上。我被一吓,吓得要死!这样只能去睡了。到了床上,哪里又睡的得!隔壁人家在摆酒、划拳、唱曲子,吵的我脑子痛!等他们的台面散后,桌子上的自鸣钟,又嗒、嗒、嗒,我不去听它,它一定要钻进我的耳朵。再起身听听这个雨呢,又下个不停。望着天空,这天似乎永远不会亮了。一直到半夜两点多钟,眼睛算是闭了一闭。刚刚闭了眼睛,又说你来了,一顶轿子抬到客堂里。看见你从轿子里出来,但不理我,直接往外跑,我赶紧喊你,倒把自已喊醒了。醒来听听,客堂里真的有轿子、钉鞋踩地板的声音,有好几个人来。我连忙爬起来,外面衣裳也没穿,开出门去,问他们:‘二少爷吗?’相帮的说:‘哪里有什么二少爷'我说:‘那么轿子哪里来的?’他们说:‘是浣芳出局回来的轿子。’倒让他们笑我我睡昏了。我还想睡会,也睡不着了,一直到天亮,咳嗽就是不停。”玉甫皱眉道:“你怎么这样啊!自己的身体也要保重点的。昨晚的风是很大。半夜三更不穿衣裳起来,还要开门出去,多冷啊?你自己不知道保重,我就是天天来这里盯着你,也没啥用的!” 

  漱芳笑道:“你哪里肯天天来这里盯着我,你也只是说说罢了。我知道自己的命是无福之人。我也没啥别的想法,想要你陪伴我三年。不知能否依我,三年后我就死了,也是快活的。如果我不死,你就是去讨了别人,我也不来管你。就这三年,你也不肯依我,还说,‘日日盯着我’!”玉甫道:“你一说总没好话。你不但有姆妈离不开。再过三四年,等你兄弟成家后,让他们去当家,你与你姆妈到我家来,那就真的天天盯着你了,这样你就称心了吧。”

漱芳又笑道:“你生来是称心有福的,我哪里有这种福气呢!我不过只是想想,你今年廿四岁;再过三年,也不过廿七岁。你廿七岁讨一个回去,成双到老,还有几十年的。这三年里,就算我冤屈煞你也应该。”玉甫也笑道:“你瞎说这么多干啥,讨回去成双到老的就是你呀。” 

  漱芳乃不言语了。只见李浣芳蓬着头,从后门进房,一面将手揉眼睛,一面见玉甫,说道:“姐夫,你昨天为啥不来?”玉甫笑嘻嘻拉了浣芳的手过来,斜靠着梳妆台而立。漱芳见浣芳只穿一件银红湖绉捆身子(内衣)遂说道:“你为啥衣裳也不穿?”浣芳道:“今天天热呀。”漱芳道:“哪里热啊,快去穿!”浣芳道:“我不要穿,这里很热的!” 

  正说着,阿招已提了一件玫瑰紫夹袄来,向浣芳道:“姆妈也在说呢,快点穿上吧。”浣芳还不肯穿。玉甫一手接过那夹袄替浣芳披在身上,道:“你现在穿吧,晚些热了再脱,好吗?”浣芳不得已就依了。阿招又去舀洗脸水请浣芳捕面、梳头,漱芳也要起身。玉甫忙道:“你再睡会,天还早。”漱芳说:“我也不要睡了。”玉甫只得去将她扶起,坐在床上,又劝道:“你就床上坐会,我们说说闲话倒无妨。”漱芳说:“不要!” 

  漱芳下床,总觉得鼻塞声重,头眩脚软,惟咳嗽倒好些。漱芳一路扶着桌椅,步至榻床坐下,玉甫跟过来放下一面窗帘。大阿金送上燕窝汤,漱芳只吃两口,即叫浣芳吃了。浣芳新妆既罢,漱芳去妆。阿招道:“头发还不乱,不用梳的。”漱芳也觉坐不住,就点点头。大阿金用棍子蘸刨花水略刷几刷,漱芳又自去刷出两边鬓脚,已是用尽力气,然后又去歪在榻床上。 

  玉甫见漱芳如此,心中虽很焦急,却故作笑嘻嘻面孔。只有浣芳立在玉甫膝前,呆呆的只向漱芳看。漱芳问他:“看啥?”浣芳说不出,也自笑了。大阿金正在收拾镜台,笑道:“她见阿姐不舒服,自己也没劲了,是吗?”浣芳接说道:“昨日还好好的,都是姐夫不好,你不来!”说着便一头撞在玉甫怀里不依。玉甫忙笑道:“他们骗你呀。没啥不舒服,一会就好的。”浣芳道:“晚会儿再不好,要你赔个好阿姐给我。”玉甫道:“知道了,晚会儿我一定给你个好阿姐吧。”浣芳听说方罢。 

  漱芳歪在榻床上,渐渐沉下眼睛,像要睡去。玉甫道:“还是到床上去睡吧。”漱芳摇摇手。玉甫向藤椅子上揭条绒毯,替漱芳盖在身上,漱芳不喜欢:“扑”扔回去。玉甫没法,只去放下那一面窗帘;恐漱芳睡熟后着寒,想找些话来讲,于是就将乡下上坟一路的景致,略加装点,演说起来。浣芳听得津津有味,漱芳却不高兴道:“让你说烦了,我不要听!” (玉甫家族反对玉甫娶漱芳以太太名份,漱芳自然不愿聆听他们家事)玉甫道:“那么你不要睡嘛。”漱芳道:“我不会睡着的,你放心。”玉甫乃在榻床一边盘膝危坐,静静的留心看守。但害得个浣芳坐不定立不定,没处着落。漱芳叫他外头自己去玩会,浣芳又不肯去。 

  一会儿,大阿金搬中饭进房。玉甫问漱芳:“能吃吗?能吃就吃一口。”漱芳说:“不要吃。”浣芳见漱芳饭都不吃,只道漱芳病很重,顿时发急,脸涨得绯红,几乎掉下眼泪。倒引得漱芳一笑,说浣芳道:“你怎么这样啊,我还没死呢。现在吃不下,晚些可以吃的。”浣芳自知性急了些,连忙极力忍住,玉甫因浣芳着急,也苦苦的劝漱芳多少吃一点。漱芳只得令大阿金上些稀饭,吃了半碗。浣芳也吃不下,只吃一碗。玉甫本自有限。大家吃毕中饭,收桌洗脸。玉甫寻思要将浣芳支使开去,恰好阿招来报说:“姆妈起床了。”浣芳仍是拖延。玉甫催道:“快点去她,姆妈要不开心了。”浣芳始讪讪的晃去。 

  浣芳去后,只有玉甫、漱芳两人在房里,并无一点声息。不料至四点多钟,玉甫的亲兄陶云甫乘了轿子寻过来。玉甫请进房里,相见就坐。云甫问漱芳:“是否不舒服?”漱芳说:“是呀。”大阿金忙着预备茶碗,云甫阻止道:“我说句话就走,不要泡茶的。”乃向玉甫道:“三月初三是黎篆鸿生日,朱蔼人发了帖子,已经包好大观园一日酒宴。但篆鸿恐惊动官场,不肯出场,这样蔼人只得再合一个公局,在屠明珠那里。人不多,但我们俩要去的。我为此先与你说一声,到了初三日这天,大观园我们不去,屠明珠那里一定要到场的。” 

  玉甫口中虽诺诺连声,却偷眼去看漱芳。偏被云甫发觉,笑问漱芳道:“你肯放他去应酬一会吗?”漱芳不好意思,笑答道:“大少爷倒说得奇怪。这个是正经事,总是要去的,我有啥不放他去呢?”云甫点头道:“这个不错。我说漱芳也是懂道理的一个人,要是正经事也拉住他不许去,那算得啥相好呢?”漱芳不好接说,含笑而已。云甫随即说:“我去了。”玉甫慌忙直站起来,漱芳送至帘下。 

  云甫走出门外上轿,吩咐轿班:“朱公馆。”轿班很是熟门熟路,抬出东兴里,往东进中和里。相近朱公馆,朱蔼人管家张寿早已望见,忙跑至轿前禀说:“我们老爷在尚仁里林家。” 

  云甫便令转轿,仍由四马路直至尚仁里林素芬家。认得朱蔼人的轿子还停在门口,陶云甫遂下轿进门。到了楼上房里,朱蔼人迎着,即道:“正要来请你。我一个人来不及了,屠明珠那里你去办吧。”陶云甫问如何办呢。朱蔼人向身边取出一篇草稿,道:“我们两家弟兄与李实夫叔侄,六个人作东,请于老德来陪客。中饭吃大菜,晚饭满汉全席。三班毛儿戏,白日十一点钟一班,晚上两班,五点钟做起。你说可好?”陶云甫道:“很好。” 

  林素芬等计议已定,方上前敬瓜子。陶云甫收了草稿,也就起身,说:“我还有些事,再见罢。”朱蔼人并不挽留,与林素芬送至楼梯边互相别过。 

  素芬回房,问蔼人:“啥事啊?”蔼人细细说明缘故。素芬遂说道:“你请客也不到这里来,去拍屠明珠的马屁,太让人生气!”葛人道:“不是我请客,我们六个人合的局。”素芬道:“那前日不是你请客?”噶人没得说,笑了。素芬又道:“我们这里地方小,请大人们到这里来,是不相配。也一直冤屈了你。现在找到了这么大的一个地方,你真真是快活了。”蔼人笑道:“这个倒奇怪了。我又没有去做屠明珠,你为啥要吃醋?”素芬道:“你若要去做屠明珠,也尽管去,我也不会拦着你的。”蔼人笑道:“我不说了,随便你去说啥吧。”素芬鼻子里哼了一声,咕噜道:“你们就是去拍屠明珠个马屁,屠明珠也不会与你要好?”蔼人笑道:“谁说要与她好?”素芬仍咕噜道:“你就是摆上十个双台面,屠明珠也不希罕的,与你要好的,你却看不见,情愿去做这个宰客。上海滩也独独出了你这个人。”蔼人笑道:“你不要生气,明晚我也来摆个双台面。” 

  素芬呆着脸,也不答言。蔼人过去搀了素芬的手,至榻床前,央及道:“替我装筒烟吧。”素芬道:“我毛手毛脚,比不得屠明珠会装的!”口中虽如此说,却已横躺着拿签子烧起烟来。蔼人挨在膝前坐了,又伏下身子向素芬耳朵边低声说道:“你一直是我的相好,现在为了一个屠明珠,生这么大的气?你看我去做过屠明珠吗?”素芬道:“这个也是说不定的。”蔼人道:“我如果说去做别人,也难说,但要说是屠明珠,就算她再巴结我,我也不高兴去做的。”素芬道:“你去做不做,关我啥事!你不用来告诉我。”蔼人乃一笑而罢。 

  素芬装好一口烟,放下烟枪,起身走开。蔼人自去吸了,知道素芬心里仍有些疙瘩,遂自去开了抽屉,寻着笔砚票头随意点几色菜水。素芬看见,装做不理,等蔼人写毕,方道:“你点菜么,要不要先点两样来吃夜饭?”蔼人忙应说:“好。”另开两个小碗,素芬叫娘姨拿下楼去令外场叫菜。 

  正是上灯时候,菜已送来,自己又添上四只荤碟,于是蔼人与素芬对酌闲谈。一时复又说起屠明珠来,素芬道:“做倌人也只做个短暂的风光。在风光的时候,自有许多客人来抬轿子。客人也真真叫讨厌,一样一千洋钱,用给生意上的倌人,不就好了?你用给风光红倌人,她们感觉也没有。但是这些客人就是要去簇拥风光红倌人,情愿化了银洋钱去拍这种人马屁。”蔼人道:“你也不要说客人讨厌,倌人也讨厌。生意清淡了,随便什么客人都巴结,生意稍微好了点,去姘戏子做恩客才罢休,到后来弄得一场无结果。”素芬道:“姘戏子要多花多少,这个也不去说她了。我看几个风光红倌人,也都没啥好结果的。你在红的时候,拣个靠得住点的客人,嫁出去多么好,那个时候不想嫁人,等到年纪大,生意清淡了,风头也过了。”蔼人道:“倌人嫁人也难。要嫁人,哪个不想嫁个好客人?碰到了好客人,他屋里大小老婆有一堆,就是嫁过去,也不会称心的。要是没有大小老婆的,客人又靠不住,拿你衣裳、头面都骗光当光,还不是再出来做倌人。洋场上这种事情还少吗。”素芬道:“我说一定要与客人对脾气。脾气合的拢,就是穷点,只要有口饭吃吃也好。要是一般的客人,那么宁可挑个有点钱的,总归好些。”蔼人笑道:“你要挑个有钱的,那么我是搭不上了。”素芬也笑道:“噢哟!客气得来!你算是没钱,你在骗啥人啊?”蔼人笑道:“我就有了钱,脾气不对,你也看不中呀。”素芬道:“你说说就说歪了。”随取酒壶给蔼人倒酒。蔼人道:“酒够了,我们吃饭吧。”素芬遂喊娘姨拿饭来,并令叫妹子翠芬来同吃。娘姨回说:“翠芬吃过了。” 

  蔼人、素芬两人刚吃华饭,即有一帮打茶会客人上楼,坐在对面空房间里,随后有叫素芬的局票。蔼人趁势要走。素芬知留不住,送至房门。蔼人下楼登轿,直接回公馆。次日晚间,免不得请一班好友在林素芬家摆了个双台,不必细说。 

  至三月初三,十点钟时,朱蔼人起来,乘轿往大观园。只见门前挂灯结彩,张寿带着纬帽迎见,禀说:“陈老爷、洪老爷、汤老爷巳来了。”蔼人进去相见,询问诸事,皆已齐备。蔼人大喜,乃说道:“那么我去别处了,此地就拜托三位。”陈小云、洪善卿、汤啸庵都说:“应该效劳。”当时蔼人回乘轿直奔鼎车里屠明珠家。 

  第十八回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