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韩邦庆《 海上花列传》译著 第21章
作者:金帼敏  发布日期:2024-06-09 19:51:34  浏览次数:99
分享到:

问失物瞒客诈求签 问失物瞒客诈求签

陶玉甫请陶云甫到李漱芳房里来坐,云甫先问漱芳的病,便催玉甫洗脸打辫,吃些点心,然后各自上轿,出东兴里,向黄浦滩来。只见一只小火轮船泊在洋行码头,先有一顶官轿,一辆马车,傍岸停着。陶云甫、陶玉甫投上名片,黎篆鸿迎进中舱。舱内还有李实夫、李鹤汀叔侄两位,也是来送行的。大家相见就坐,叙些别话。

一会儿,于老德、朱蔼人乘轿同至。黎篆鸿一见,即问如何。朱蔼人道:“说好了,总共八千洋钱。”黎篆鸿拱手说:“费神。”李实夫问是“何事”,黎篆鸿道:“买两样旧东西。”于老德道:“物品过的去,价钱也还可以,一件五尺高的景泰窑花瓶三千洋钱。”李实夫吐舌摇头道:“不要去买了,要它做啥?”黎篆鸿笑而不言。

徘徊片刻,将要开船,大家告辞登岸。黎篆鸿、于老德送立船头,陶云甫、陶玉甫、朱蔼人皆乘轿而回。惟李实夫与李鹤汀坐的是马车,马夫本是熟络,直接驶至四马路尚仁里口停下。李实夫知道李鹤汀要往杨媛媛家,因推说有事,不肯同行。鹤汀知道实夫脾气,遂作别进弄。

李实夫实无所事,心想天色尚早,那里去好,不若仍去扰诸十全的便饭为妙。当下一直朝西,至大兴里,刚跨进诸十全家门口,只见客堂里坐着一个老婆子,便是花雨楼所见挤紧眼睛的那个,实夫好生诧异。诸三姐迎见,嚷道:“哎唷!李老爷来了。”说着,慌即跑出天井,一把拉住实夫袖子,拉进客堂。那老婆子见机,起身告辞。诸三姐也不留,只道:“空闲来此坐坐。”那老婆子道谢而去。诸三姐关门回来,说:“李老爷楼上去。”

实夫到了楼上,房内并无一人。诸三姐一面划根自来火点烟灯,一面说道:“李老爷,对不住,请坐一会。十全烧香去了,快回来了。你抽烟,我去泡茶来。”

诸三姐正要走,实夫叫住,问那个老婆子是何人。诸三姐道:“她叫郭孝婆,是我的阿姐。李老爷你认得她?”实夫道:“人我是不认得,在花雨楼上见过她几回了。”诸三姐道:“李老爷,你不认得她,说起来你也就知道了,她就是我们七姐妹中的大阿姐。从前我们有七个人,一起要好了,就做了结拜姐妹,一起做生意,一起玩,在上海也总算有点个名气。李老爷,你可曾见过照相店里的七姐妹相片啊?就是我们。”实夫道:“噢,你们就是七姐妹。你倒一直没有说起过。”诸三姐道:“是不是我一说七姐妹,李老爷就知道的。现在这些个七姐妹,已经不是从前了,嫁的嫁,死的死,只剩我们三个了。郭孝婆是大姐,现在变得这样。我是老三。还有老二阿姐,叫黄二姐,算最好的,有了几个讨人,自己开个个堂子,生意倒蛮好。”实夫道:“那么刚刚郭孝婆来这里做啥?”诸三姐道:“说起我这个大阿姐来,再讨厌也沒有了,本事她算最大,就是运气太差。前年还寻着一头生意,刚刚做了两个月,让新衙门抓去,说她是拐逃,吃了一年多官司,去年年底刚刚放出来。”

实夫再要问时,忽听得楼下门铃摇响。诸三姐道:“十全回来了。”即忙下楼去迎。实夫抬头隔着玻璃窗一望,只见诸十全已进门,后面却还跟着一个年轻俊俏后生,穿着玄色湖绉夹,白灰宁绸棉褂。

实夫料道是新打的一野鸡客人,便留心侧耳去听。听得诸三姐在楼下客堂里,与那后生唧唧说话。但听不清说的甚么。说毕,诸三姐乃往厨下泡茶,送上楼来。

实夫趁此要走,诸三姐拉住低声道:“李老爷不要去。知道他是啥人吗?这个人就是十全的男人呀,一起去烧香回来。我说楼上有女客在,他就不上来,就要去了。李老爷,你请坐一会,对不住。”实夫失惊道:“十全有这样一个丈夫啊!”诸三姐道:“还不是。”实夫想了一想道:“如果他一定要上楼来,那么怎么办?”诸三姐道:“李老爷放心。他要上来!就上来吧,有我在,也不要紧的。”

实夫归坐无语。诸三姐又下楼去张罗一会,果然那后生自己去了。诸十全送出门口,又和诸三姐同往厨下唧唧说了一会,始上楼来陪实夫。实夫问:“是你丈夫吗?”诸十全含笑不答。实夫紧着要问,诸十全嗔道:“你问他做啥?”实夫道:“问问你丈夫也没啥哪,难道担心会有人来抢,这么发急。”诸十全道:“不要你问。”实夫笑道:“噢哟!有了个丈夫了,这样稀奇,问一声都不能问。”诸十全伸手去实夫腿上拧了一把,实夫叫声“阿唷喂”。诸十全道:“你还要说吗?”实夫连道:“不说了,不说了!”诸十全方才放手。

实夫仍洋嘻嘻笑着说道:“你的丈夫这么出色,年纪轻,脸这么标致,就是一身衣裳也穿得三清四落,真是你的好福气。”诸十全听了,嗤拉一声身子直扑上去,将实夫揿倒在烟榻上,两手向他肋下乱搔乱戳。实夫笑得涎流气噎,停不了。时值诸三姐来问中饭,诸十全只得讪讪走开。诸三姐扶起实夫,笑道:“李老爷,你也是怕肉痒的?倒与十全的男人一样。”实夫道:“不再要去说十全的丈夫了!就是我说了她的丈夫,她才生气与我吵的。”诸三姐道:“你说他什么啦,她要生气?”实夫道:“我说她丈夫好,又没说别。”诸三姐道:“那么说只是她与你逗乐,寻开心,是吗?”

实夫笑而点头,却偷眼去看诸十全,见诸十全靠窗端坐,微张口低头,剔理指甲,羞得满面红光,油滑如镜。实夫便不再说。诸三姐问道:“李老爷吃啥?我去叫菜。”实夫随意说了两色,诸三姐即时去叫。实夫吸过两口烟,令诸十全坐近前来说些闲话。诸十全向怀中摸出一纸签诗,递与实夫看了,请他推理详解。实夫道:“你是否问生意的好坏?”诸十全嗔道:“你是真坏,我做啥生意啊?”实夫道:“那么是问你丈夫吗?”诸十全又嗤拉地叉起两手,实夫慌忙起身躲避,连声告饶。诸十全乘势把签诗抢回,说:“不要你讲解了。”实夫又嘻着脸伸手去讨,说:“不要生气,让我来念给你听。”诸十全越发把签诗扔在桌上,把头转过,说:“嘴里说不听。”

让实夫觉得也没意思,想了想,还是正色说道:“该个签是中平签,但还可以,一般上上签也不过如此。”诸十全听说,回头向桌上去看,果然是“中平签”。实夫趁势过去指点道:“你看这里是否说得不错?”诸十全道:“说了啥?你念念看。”实夫道:“我来念,我来念。”一手取过签诗来,将前面四句丢开,单念旁边注解的四句道:

“媒到婚姻遂,医来疾病除;

行人虽未至,失物自无虞。”

念毕,诸十全还是茫然,实夫又逐句解说一遍。诸十全问道:“什么叫‘医来’?”实夫道:“‘医来就是说要请先生。请了先生,病就好了。”诸十全道:“先生去哪里请呢?”实夫道:“这个没有讲。你生啥病了,要请先生?”诸十全推说:“没啥。”实夫道:“你要请先生,问我好了。我有个朋友,内外科都会,本事很大,随便你稀奇古怪的病,他一把脉,心里就有数。你要去请他来吗?”诸十全道:“我又没啥病,请先生来干啥?”实夫道:“你说哪里去请先生,我问你要请吗,你又不说,你让我怎么问?”诸十全自觉好笑,并不答言。

实夫还要问时,诸三姐已叫了菜回来,端上中饭,方打断话头不提。饭毕,李实夫欲往花雨楼去吸烟。诸十全虽没坚留,却叮嘱道:“晚些早点来,这里来用晚饭,我等你来。”实夫应承下楼。诸三姐也赶着叮嘱两句,送到门口别过。

实夫出了大兴里,由四马路缓步东行,刚经过尚仁里口,恰遇一班熟识朋友从东走来,是罗子富、王莲生、朱蔼人及姚季莼四位。李实夫来不及打招呼,早被姚季莼一把拉住,说:“太巧了,一起去!”

李实夫推辞不掉,被姚季莼拉进尚仁里,直往卫霞仙家来。只见客堂中挂一轴神象,四众道流,对坐宣卷,香烟缭绕,钟鼓悠扬,李实夫就猜着几分。姚季莼让众人上楼,到了房里,卫霞仙接见坐定,姚季莼即令大姐阿巧:“吩咐下去,桌面摆起来。”李实夫乃道:“我刚刚吃过饭,哪里吃得下。”姚季莼道:“谁不是刚刚吃的饭!你吃不下,就请坐坐,谈谈。”朱蔼人道:“实翁是不是想要筒烟?”卫霞仙道:“烟这里有的。”李实夫说让别人先吸吧,王莲生道:“我们刚用过,你请吧。”

实夫知道不能脱身,只得向榻床上吸起烟来。姚季莼去开局票,先开了罗子富、朱蔼人两个局,问王莲生:“是不是两个一起叫?”莲生忙摇手道:“就叫小红吧。”问到李实夫叫啥人,实夫尚未说出,众人齐道:“一定是屠明珠了。”实夫要阻挡时,姚季莼已将局票写毕发下,又连声催“起手巾”。

李实夫只吸得三口烟,尚未过瘾,乃问姚季莼道:“你吃酒吗,晚些开始也可以呀,啥事这么要紧?”罗子富笑道:“要紧倒是不要紧,难为你两个膝馒头了(指他回家会被跪蹉板)就晚会也没啥。”李实夫没听懂。姚季莼不好意思,解说道:“是为了今天宣卷(宗教说唱娱乐),我们早点吃好,晚会若还有客人来吃酒,房间就可以空出来了,你说是吗?”卫霞仙插嘴道:“谁要你让出房间啦?你说要晚点吃,就晚点吃好了。”即回头令阿巧:“下头去说一声,局票等等再发,晚些摆桌面。”

阿巧不知就里,答应要走。姚季莼连忙喊住道:“不要去说了,桌面巳摆好了呀。”卫霞仙道:“桌面尚未摆。”季莼道:“我肚子已经饿了,就现在吃了吧。”霞仙道:“你说刚刚吃的饭呀,要不先买些点心来抵饥。”说着,又令阿巧去买点心。季莼没奈何,低声央告道:“谢谢你,不要难为我,就依了我吧!”霞仙嗤的笑道:“那么你为啥要说是我们的原因,才让你早吃的?”季莼连说:“不是,不是!”

霞仙方罢了,仍咕噜道:“人人怕老婆,但没人像你怕得这般,真真也少见的。”说得众人哄堂大笑。姚季莼涎着脸无可掩饰,幸而外场起手巾上来,季莼趁势请众人入席。

酒过三巡,黄翠凤、沈小红、林素芬陆续齐来,惟屠明珠后至。朱蔼人手指李实夫告诉屠明珠道:“他是在吃黎大人的醋,不肯叫你。”屠明珠道:“他与黎大人会吃啥醋啊?他不肯叫,不是吃醋,总是又中意别人,想叫别人了,你们可知道?”李实夫问:“我想叫啥人?”屠明珠道:“我怎么知道你。”李实夫只是讪笑,王莲生也笑道:“客人也是难的,你三日不去叫她局,她们就瞎说,总说是有了新人了,才会这样。”沈小红坐在背后,冷接一句道:“这个不是瞎说。”罗子富大笑道:“为啥不是瞎说啊!客人也在瞎说,倌人也在瞎说!等会吃酒,全部是瞎说的。”姚季莼喝声精采,并叫阿巧取大杯来。当下摆庄划拳,闹了一阵。及至酒阑局散,已日色沉西矣。

罗子富因姚季莼要早些归家,不敢放量,覆杯告醉。姚季莼乃命上饭。李实夫饭也不吃,先就告辞。王莲生、朱蔼人只吃一口,要紧吸烟,也匆匆辞去。惟罗子富吃了两碗干饭,始揩脸漱口而行。姚季莼即要同走,卫霞仙拉住道:“我们吃酒客人还没来呀,你就要让出房间啦。”姚季莼笑道:“快要来了呀。”霞仙道:“就是来,让他们在亭子间里吃,你与我坐在这里,总是不要你让的。”

季莼又作揖谢罪,然后跟着罗子富下楼。轿班皆已在门前伺候,姚季莼作别上轿,自回公馆。

罗子富却并不坐轿,令轿班抬空轿子跟在后面,向南转一个弯,往中弄黄翠凤家。正欲登楼,望见楼梯边黄二姐所住的小房间开着门,有个老头儿当门踞坐。子富也不理会,及至楼上,黄二姐却在房间里,黄翠凤沉着脸,哆着嘴,坐在一旁吸水烟,似有不悦之色。

子富进去,黄二姐起身叫声“罗老爷”,问:“桌面散啦?”子富随口答应坐下。翠凤且自吸水烟,也不搭话。子富不知为着甚事,也不则声。

不多时,翠凤忽说道:“你自己看看,什么年纪啦!还要去轧姘头,要脸吗!”黄二姐自觉惭愧,并没一句回言。翠凤因子富当前,不好多说。又一会,翠凤水烟方吸罢,问子富:“你身边有银洋钱吗?”子富忙应说:“有。”在身边摸出一个皮夹子递与翠凤。

翠凤揭开看时,夹子内有许多银行钞票。翠凤只拣一张拾圆的抽出,其余交还子富,然后将那拾圆钞票一撂,撂与黄二姐,大声道:“再拿去贴他吧!”黄二姐羞得没处藏躲,收起钞票,佯笑道:“不会了。”翠凤道:“我也不来说你了,我看也没人会再借钱给你的。”黄二姐笑道:“你放心,不会再向你借了。谢谢罗老爷,难为情的。”说着,讪讪的笑下楼去。翠凤嘴里咕噜道:“你要知道难为情倒好了!”

子富问道:“她要银洋钱去做啥?”翠凤皱眉道:“我这个姆妈真是让人生气,不是我要说她!钱都借给姘头,自已要用时,问我要。说说她就假痴假呆,随便你骂她打她,过几日又忘了,这个样你也拿她没有办法!”子富道:“她的姘头是啥人?”翠凤道:“算算她的姘头,不知有多少了!老姘头就不要去说,就新姘头也好几个了。你看她年纪这么大,是不是没一点腔调啊。”子富道:“小房间里这个老老头,是不是她的姘头?”翠凤道:“老老头是裁缝张司务,倒不是姘头。是上门讨裁缝帐的,她又凑不齐。”

子富微笑丢开,闲谈一会,赵家姆妈搬上晚餐,子富说已吃过,翠凤乃喊妹子黄金凤来同吃。晚餐未毕,只听得楼下外场喊道:“大先生出局。”翠凤高声问:“哪里?”外场说:“后马路。”翠凤应说:“来了。”

第二十一回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