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薛定谔的猫
作者:林木  发布日期:2024-07-03 14:00:01  浏览次数:148
分享到:

薛定谔的猫

伏在地上,在抓老鼠,还没搞清
黑鼠白鼠,就被薛定谔逮住,放进一个盒子
要是榔头落下,释放毒气,必死无疑

来不及留下遗嘱。生死掌控在原子裂变概率
手里。上帝怎么掷骰子,抛到看不见的地方?
猫管不着。谢天谢地,在一个封闭系统里
吸进了氧气。猫没那么容易死

概率事件如何坍塌?现在它既是死的又是活的
或不死不活。一种叠加态就像我们
既悲又喜。你看不到,要等盒子打开
上帝可以。猫自己知道

爱因斯坦说不可能,薛定谔说不可能

没有我们的感知,外部世界并不确定?
难道我们也是不死不活?
像量子和自己纠缠,是薛定谔的人?

各种各样的门,有朝南朝北
朝大海。大的小的,铁的木的
左门右门,正门后门侧门歪门
天门,地门,水门
及其事件。还有看不见的

一个人一生可能没吃闭门羹
但不可能经过所有的门
也不可能不走错门

有人,办事时,可能找不到门
和路。有人听到耶稣说,敲门
就敲了。有人在黑暗里,被一扇门打开
有人一再推开已经打开的门

我走过很多门,没有走过窄门
据说像针眼大小。我要减肥瘦身
瘦成一条线。穿不过
我把自己变成大一点的窄门
比如人眼,希望有更多人通过

时间

没有谁可以没有我,不能逃避

无法替代。佛法因我而发生,季节因我而改变
我无处不在。我是万物的起点和终点

以前是挂钟,座钟
摆动和圆形不是我的特性
嘀嗒,不是叹息
不管哪个针,都指向自己。手表
是同一样东西,不论是电子还是石英

存在几种形式,远不及孙悟空的三十二变
如流水流逝,暗藏潜流
白驹,不仅过隙,也过针眼
从沙漏漏下,是粒子,最具体的形态
在你看西游记时,就开始一点一点把你掩埋

传记

不能安睡,有太多水。挣扎
天生懂一点水性。没有氧气
一直挂点滴。能听到外面的声音
他们议论,把我的咳嗽当作腹语
墙是黑的,无边无际的黑暗
一两次,从遥远的地方透进微光
我一天天膨胀。墙内的空间太小
我用力踢——一堵柔软坚硬的墙
我要出去,出去。继续膨胀
感觉身体也装不下自己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