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断臂的女孩
作者:庞霄云  发布日期:2013-01-15 02:00:00  浏览次数:2000
分享到:
我,站在她的面前,心在抽疼和滴血。

我,心地上有许多的想法,还有许多个为什么?

望着她那节空空的手臂,仿佛空空着我心中的一种情感,好似缺少什么似的。

       断臂的女孩,她用右手握着那只仅有衣袖的左手,好象一尊雕象似的,默默的望着病房门前来往的人们……
       她,是一位年纪才12岁的乡村小女孩,面色肌黄,大眼睛里充满着晶莹盈的泪水,荡着一片无奈的迷惘,转来转去,象在寻找什么似的。就这样独坐在县医院外科留医部的一张狭小的病床上,驹坐在她床头的是一位年近六十的老男人,穿着一件土布衣装,看上去显得那样的疲惫与衰老。他默默的用怜惜的老眼望着依躺靠在病床上的女孩,什么话也不说。我,感到很是惊奇和难过,因为,我是来探望发生车祸而受伤的表弟,才在同一个病房里看到他们的。于是,便产生了想了解女孩左手为什么被截掉的原因,那老头又是她的什么人?就应酬了表弟几句话语,便和坐在病床一头的老人搭讪起来,老人便向我讲述了她的病况来:
       “我是她的外公,我们来到这里快一个星期了。”老人接过了我的问话说道。表情是那么的苦涩和无奈。“她的手是怎么被割掉的?好好的一只手哪。”“是大前天被医生割掉的。”他是口气显得很悲痛,“是啊,咱们乡下人没有手怎么能过活呀,真是哪。”老人就讲起了小女孩的事情来——
       我们是居住在离县城有100多公里的一个乡村里的,她如今是在村小五年级读书。就在她八岁的那年,父亲在一次帮别人砍伐运木材时被一根从山上滚下来的大木头砸死的,留下一个刚满四岁的小弟弟和多病的老母亲。她母亲因负重不起,父亲死后的第二年就跟随一个来村里搞木材生意的40多岁的老板到广东那边去了。把她和弟弟丢给我们两老。她也很懂事,边上学读书边帮我们两老干活,打柴火,要猪菜,喂猪挑水,还看弟弟;农忙时还一起下田种田收割。就是上个月因上山去要柴火时路滑而摔倒被压断了左手。我拿到村里的那位土医生家去看,给了20元钱,他就用一些不知名的药来敷放,也不知为了什么,不到三天,伤口全都腐烂变黑,而且,竟然在伤口上爬满了一大群象厕所里的虫一样,真是可怕极了。我们找到那土医问,他说不知道一点也不理。村里的人就叫我赶紧送县医院医治。我们来到县里,医生就责怪我怎么这么久才送来看呀。说,小孩的手可能是保不住了……当时,我就对医生说,我们乡下人没有那么多的钱哪,送她来的钱还是卖了一头牛才能来的呢,请医生想办法留下她的手吧。医生说,没办法呀,腐烂的时间太长了……就这样在大前天动了手术……老人含着热泪对我说道。
      孩子她一醒过来时,看见自己的左手被砍了一半,右手反复地抓住那节空空荡荡的衣袖哭着问我,“外公,我的手呢?我的手呢?……”我,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好默默地抚着她的头任眼泪滴落。
      我,听老人很伤心的叙说后,很气愤地说道:“她的手就是那位乡村土医用土药搞坏的,你们要去告他呀。”
      “能告状他吗,他的女婿是吃公家饭的人哪。”老人眼巴巴地望着我说道。我的心里更凉了,不禁感到一阵阵的酸楚与酸痛,是啊,这个世道也真是,巴结老实的山里人真是多灾多难呀,而又有这么一些不学无术或半桶水的所谓有一定势力的土医们在不断地坑害人们哪,他们的良心,他们的眼珠全都让狗吃了……
       “老叔。”我一下子找不出更好的话头来安慰他,“唉,……”只是用目光安慰依在病床上的小女孩,“会有办法的,你要好好地养病哪。”
       许多感叹如刀似剑地扎疼了我的心身。没有别的帮助,我便把要送给表弟的那一大袋营养品和一些水果等东西轻轻地放在小女孩的床头柜上,表弟看见我的行动,脸上露出了微笑,也不谋而合地点了点头,我们都感到有那么一点的宽慰。
       此时的我,好象看到那小女孩用手捧着被截断了的仍在滴血的左手臂在向所有的人哭诉道:
       ——“还我的手,还我的……”

2002秋


上一篇:阿贝砬的传说
下一篇:情陷维拉坞


评论专区

悉尼读者2014-11-20发表
我,站在她的面前,心在抽疼和滴血。小女孩有理由向所有的人哭诉,为什么她会如此不幸? 长存的哭诉。 谢谢作者。 永远需要为生活在底层的人们呼喊。
good2014-11-20发表
Such an interesting story! Would you like to make an e-book? Get into: http://5168.us/p/ct001/?r=syd170052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