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漂流 13--14
作者:贺皎莜  发布日期:2013-08-02 02:00:00  浏览次数:1018
分享到:
十三
 
       与陈秀在顺德肇庆一带采访十余天已回杂志社。这天李敏见到我说:“有两位小姐找过你。”我知道,是余小慧和阿娟。第二天,我给余小慧打电话,余小慧说她晚上要做东,请客。
       我笑着说:“该我作东请客喽,成天让你请客多不好意思”
       余小慧问:“到外地拉广告挣到钱了?”
       我说:“不多,广告拉了30万,按收入提成能分一两万吧!”  她说:“嘿,厉害。可以,那你晚上请客。”
       我说:“好的。”
       晚上,我约了余小慧和阿娟在一家星级酒店摆了一桌。上菜前,阿娟说:“阿诚,该我请你和余姐呢,只是工资没发,等发了我一定得请。”
       这一席我点的都是名贵菜,极为奢侈。余小慧和阿娟只是喝饮料,我也只是喝了一两瓶啤酒。散席时我去结帐不多不少正好一千元。出了酒店,我们没有去公园兜风,阿娟和余小慧很干脆说到我住处玩扑克,打跳红四。我乐意接受了。来到我的住处,我把在回来的路边水果店里买的荔枝、香蕉、龙眼、苹果、梨以及葡萄等八九样水果,用一个大条盘装着,接着我又去倒水。
       余小慧将扑克拿在手上说:“不渴,开始耍牌吧。” 
       阿娟问:“打跳红四还是画鳖?”
       我说:“随便。”
       余小慧说:“就打跳红四吧。”
       二个钟头后,余小慧说:“时间不早了”。
       我问:“你们那里几点关门?”
       阿娟说:“晚上不关门。”
       余小慧说:“我们单位没有关门时间,你的单位是否马上要关门啦?”
       我回答道:“嗯”。
       阿娟和余小慧立即起身走出房门,我送她们下了楼。我将她俩送到住处后才返身回到卧室打扫房间。不多会儿,阿娟又转来到了我房间,我甚感奇怪。阿娟看我正在扫地就没吭声。待我打扫完后,我很客气地让她坐,还倒了杯咖啡递给她,我看了看阿娟发现她显得满脸阴郁。
       我便问阿娟:“是不是有啥事?说呀。”
       阿娟迟迟没有开口。
       我问:“阿娟,单位还没发工资吧?”
       她点点头。
       我说:“咋不早说呢?”我顺手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千元钱给她说:“缺钱的话,只管说,你把咱当啥人啦。”
       阿娟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吞吞吐吐说:“阿诚,等我工资发了还给你。”
       我说:“谁让你还啦,我的钱就是你的钱。”我的这番话阿娟心里十分清楚,就脸红起来。
       阿娟说:“我得走了”。
       我说:“我送你。”
       我将她送到楼门口,发现大门已关。
       我看看表,已是深夜十二点。
       阿娟说:“这咋办,没法回去了。”
       我问:“明天几点上班?”
       阿娟答:“八点”。
       我说:“只有明天早上回去,再上楼,你跟李敏睡去”。
       上了五楼,我叫喊着李敏没有应声,我敲了一阵门也无人答应,想必李敏不在屋内。于是请阿娟进了我的住室。阿娟看见我房间只有一张床后问:“咋睡呀?”
       我笑着说:“你说咋睡,一块儿睡。怕啥,咱们谈恋爱这长时间啦,我是有心想要和你结为终生伴侣的。是不是你不愿意,看把你脸掉的。”
       她脸沉了下来。
       “别不高兴,我不会胡来的。你睡床上,我睡沙发上。行吧!”我变换了语气一本正经地说。
       “我睡沙发,你睡床上吧!”阿娟这才露出笑脸说。
       “那怎么行,你是客人呐。”我说。
        “那我就睡床上啦。”阿娟抿着嘴暗笑地说。
        我拉灭了灯,脱去了衬衫和裤子,只穿了裤叉,坐在沙发上。
        阿娟脱鞋上床后连衣带裤都没脱,就侧身躺在床上。
        这对正在热恋的情人在这同一个房间里的夜晚将会发生什么事呢?连我现在想干什么也说不清,更不知道阿娟此时是不是和我一样毫无睡意。总之,我虽然躺在沙发上呼吸均匀毫无动静,但是我的大脑翻腾没有一点睡意。我心里燥动的满是阿娟,内心总被一股无形的磁力量吸引着。我强迫自己去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以驱赶身体和内心的焦燥。但是。躺在我旁边床上的阿娟却无法让我抹掉一种欲望,一种难受的欲望。
       夜显得异常安静。我睁大瞳孔看着黑暗中的她,倾听她的呼吸。我听出阿娟的呼吸声一会儿停歇一会儿又拉长,可以准确断定阿娟并没有睡着。于是我问:“阿娟还没睡着。”
       阿娟没有说话。
        “别装啦,睡不着就睡不着,还装啥?”我说。
       经我这么一说,阿娟坐起身来说:“睡着了,怕你占便宜。”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这句话突然给我增长一种狂猛的力量。我从沙发上跳下来,站起身迅速将她搂抱在怀里,我贪婪地将嘴唇向她脸部靠近,然后双手触摸她丰满的双乳。她开始挣扎头部不停左右扭摆,竭力不让我的嘴唇靠近她脸部周围。
       她双手不停地拧着我腰部的肌肉。
       我疼痛难忍。我有点气极败坏地将触摸乳房的双手移开去捉紧阿娟的双手将她夹在两腿之间,阿娟这才平静下来。
       当我再次亲吻她的脸颊时,我发现阿娟的两行泪水在汩汩流淌。我迅速移开身子,瘫坐在床上,双手抚摸着阿娟的脸,以求她的原谅。
       阿娟哽咽着发出怒不可遏地声音:“你实在太不像话啦。我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 ”
       我两腿发软地从床上跳下来坐在沙发上,大脑呈现一片空白。
       阿娟将灯打开,一边抽泣,一边整理上身衣服和下身裙子。
      我惊讶地看着她。
      过了很长时间,阿娟才拉灭灯。这时,我感觉脑子空荡荡,刚才燃烧的欲望随即冷却到冰点。  
      此刻静下心来,我抱怨自己不应该这么做,但是已经这么做了怎样去挽回呢?
      我内心乱纷纷的不知在想着什么,我的大脑整夜像被大火燃烧,烧的再无一点睡意。早上六点,我在头昏脑胀的状态中终于入眠沉睡。  
 
 
十四
 
       我起床时已是中午十点。阿娟早已上班去了。留存在我头脑中所有的念头都融化聚拢在阿娟身上,她的魅力难以抵挡,她的容貌和性感给人以无限的期待和希望。我想,我是该认真对待爱情和婚姻这个重大课题了。这样我忘记了今天应该做的任何事件。
       陈秀是在十一点来到我房间的。
       她看见我凝思的神情似乎固定在一个方位,于是她轻悄悄窜入我背后,正企图蒙住我的眼睛。其实自打五楼响起“咯蹬,咯蹬”的高跟鞋脚步声,我就猜到是她了。因为李敏很少穿高跟鞋,而且李敏脚步声向来很轻。杂志社的女同志,除了李敏上楼,那就是她了。
当陈秀正想蒙我双眼时,我立即扭头说:“陈老师,有啥事。”我的问话声使她不得不放下双手。
       今天陈秀打扮得格外耀眼,坦胸露肉不说,那发型、蓝眼黛、红唇、绿裙裤特风骚,招人迷恋。别看她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可与实际年龄大相径庭,她依旧充满了一种天真活泼的气息。她的身材苗条纤弱,仿佛是十七八岁姑娘的天真和活泼,从脸容到举止,仍是活泼有余,率直有余,没心没肺,好似没有城府,与没结婚的人完全相同。
       不知道陈秀今天为什么要这般打扮。她是想引诱我,就象那次去肇庆的船上再次回味那一刻的销魂时光吗?而我却不可能和她再去干那种事了,因为让我始终迷恋的仍是阿娟。她像销魂窝,使你不能自拔,像女妖那样极有魔力,这样我便会对任何异性产生排斥,包括陈秀。
       于是我还是称她陈老师,那样我们就会产生一段距离,我们就有了谈公事的理由。
我问:“主任在办公室吗?”
        她说:“在办公室。”
       说完后,她从挎包里取出两沓百元一张的钱放在桌上说:“按这次广告抽成你应得二万八千元。你已拿了八千元,现给你二万元。”
       我说:“现金没到位,怎能让你先垫?”
       她说:“昨天钱已到位。”
       我说:“不会吧?”
       陈秀说:“催款要钱我可是拿手戏,不信你去问主任。”
       我把她给我的两万元中的一万从桌上拿起来给她说:“陈老师,按道理我一分钱都不能拿,都是你拉的,我只是跟你一块实习,苦于经济紧张,先前八千元已用差不多了,就算我再借你一万元,等于我已借你一万八千元吧。”
       陈秀说:“我和谁拉广告都是四六分成的。二万八千元是你应得的。”
       我说:“这不行,我是实习生,不应该拿。”
       陈秀说:“拿着,这是你应得的报酬。”陈秀硬是把这二万元塞进我口袋。她说:“后天到佛山市,你准备准备。”我点点头。
       陈秀走后,我从口袋里取出那两叠百元钞票,欣喜若狂。这是有生以来手中第一次握着这么多钱,我激动的心怦怦乱跳,激动之余末免有点惆怅。我计划着如何使用这笔钱。我小心翼翼地将两叠钞票用纸包好,下楼到附近一家工商银行将钱存入。又到附近的移动公司办了手续,买了手机,然后走进一家餐馆雅座里坐下来。我拨通了余小慧的手机,邀请她和阿娟一块吃午宴。我在这里悠闲自得,静候着她们的到来。
       这个时间我仔细打量着单间雅座厅的摆设,那里面不仅仅摆着园桌还放置着电视、VCD功放和音箱。我打开电视和VCD,尽量将声音放小。不一会儿雅座厅门被推开,我闻到一股胭脂粉和香水味。我抬头时,发现余小慧和阿娟已双双站在我左右,我立刻站起身邀请她俩就座。我大声叫侍应生把点好的酒菜端上来。我有意点了余小慧爱吃的虎皮辣椒和阿娟喜欢吃的大海虾。
       全部的菜上齐后,我让服务员将咖啡、可乐、啤酒都倒在杯子里,示意余小慧和阿娟端杯。
       余小慧抿着那红红的小嘴,阿娟两眼直视着我的脸。她俩很惊奇地看着我的这一举动。
       我说:“开始。”于是她俩都端起可乐放在嘴边。
       这时余小慧问:“是什么好事,要请我们共享啊?”
       阿娟也疑惑地问:“阿诚,看你脸上激动的神情肯定有什么让你高兴的事情?”
       我说:“没啊,我只是今天领了工资和应得的广告提成。”  阿娟惊奇地问:“领了多少钱?”
       我说:“二万多,可以吧。”
       余小慧也很激动,声音提高八度说:“真厉害,一个月工资比我半年工资还要多。行行,了不起。请吃饭是应该的。”
       我在谈话中盯视着阿娟,而余小慧一直注意着我,阿娟眼光极快地在我和余小慧之间移动。
       我们开始喝酒谈笑,时间过得真快。两个小时后我们才走出餐厅。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