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东周三味》第九篇 文姜兄妹乱伦(2)
作者:宣言  发布日期:2013-08-15 02:00:00  浏览次数:1470
分享到: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齐僖公看出诸儿的心思,担心中途闹出丑闻来丢自己的老脸,所以老手一挥把老儿子的邪念打回去,还为了安全起见,亲自送女儿来到齐鲁二国边境鲁桓公迎亲的地方,诸儿这临别一亲芳泽的希望就成为泡影。

公元前697年齐僖公病故,诸儿继位,那就是丑名在外的齐襄公。这些年来,他一直没有忘记在妹妹出嫁前两人通过传诗互不相忘的约定,只是苦于齐僖公的约束不能自主,这回大权在握有计可施了。

诸儿施出了一计,连夜签发了《关于邀请鲁侯在方便的时候访齐的函》送到鲁国,假惺惺邀请妹夫鲁桓公来齐做客。

文姜得知有这么一回事,当即猜中哥哥的心思,一方面怂恿鲁桓公接受邀请,另一方面撒娇要跟夫君一起访齐。

文姜这个要求是违反礼制的,但鲁桓公宠爱夫人也就不顾大臣的反对答应了。这一答应不打紧,竟把自己的命和一个美貌妻子的贞操给弄丢了。

那一天,鲁桓公夫妇盛装来到齐国,齐襄公一见非常高兴。

当然,这个高兴不是出自妹夫鲁桓公的到来,而是看见风韵未减的妹妹,知道晚上自己的“英雄”将有用武之地而抑制不住流露出来的。

齐襄公兴致勃勃在行馆设宴款待妹妹、妹夫。三人心事不同,神态、吃相就不同,主人端着酒经常以美色为菜;文姜则刺激和兴奋兼半,不时偷窥、不时低头;只有鲁桓公在专心对付一大盘蒸羊羔。

这样的一个宴会,齐襄公当然是“草草杯盏供笑语”,然后就急于要去“昏昏灯火发淫声(注:套用王安石诗句)。”

宴后,齐襄公邀请妹妹进宫,名义是要她去会会宫里的旧姐妹。

文姜从哥哥的眼神早就心神领会,知道今晚不是自己这个妹妹去会旧姐妹,而是自己的“小妹妹”要去会旧识的“大哥哥”,所以带着九分兴奋和些些羞愧低下了头。

鲁桓公虽不太愿意,无奈齐强鲁弱,又是在人家的地盘里,强龙尚且压不住地头蛇,何况自己根本不是什么强龙,所以不得不违心答应了。

兄妹俩一踏进后宫就犹如久旱遇到了甘露女贪男爱难舍难分,恨不得把多年的损失一股脑夺回来。

“小妹妹”和“大哥哥”交锋几番之后疲倦了,一疲倦就睡着,一睡着就错过了时间,一错过时间就惹来麻烦。

再说文姜走后,鲁桓公越坐越立越不安,一夜不见文姜回来猜测是“妻妻(凄凄)去亲爱(注:套用韦应物《初发扬子寄元大校书》诗句)”,所以“烦烦(泛泛)如厌恶(入烟雾)”。一大早匆匆赶进宫寻找妻子。到了宫门口,被宫娥拼命拦住了。

鲁桓公从宫娥口中得知齐襄公还没有原配,对现有的老婆都不甚宠爱,一直独居宫中。

得知这个情报之后,鲁桓公更加焦虑了,担心爱妻昨晚相会的不是旧姐妹。

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兄妹惊醒了,哥哥裹着一件长袍从后门躲离,妹妹匆忙收拾残迹,等到文姜自以为残迹收拾好之后,才发声让宫娥放夫君进宫。

鲁桓公见文姜发鬓松散劈头就问:“是何人接待?”“你哥哥是否来此?”“为何整夜不归?”“是谁陪宿?”四个尖锐的问题。

虽说文姜事先有所准备应对的说辞,无奈太过心虚,面对这如四根利箭一般的责问,她应接不暇了:“是许姬接待的。”“我哥哥他、他没有来此,没有的。”“我、我、我喝得有些、有些醉睡了。”“我自己睡的,呜呜呜。”

到了这个地步,即使鲁桓公再忠厚些也明白爱妻昨晚是用什么东西跟什么东西相会了,也就明白自己头上戴着的是一顶什么颜色的帽子。

绿帽能忍,孰不可忍?鲁桓公恼怒之下当即发作冲出宫门。才几步,被冷风一吹清醒多了,迷糊之中还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人家的屋檐下,一旦抬头必定会头破血流。

这么一转念,鲁桓公戴着一顶绿帽和带着一肚怒气匆匆离开齐宫回到行馆准备回国。

鲁桓公前脚一离宫,得报的齐襄公后脚就进门,文姜赶紧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哥哥。

齐襄公一听事发不是惭愧,也不是害怕,他产生出来的竟然是行凶的念头。

看见哥哥英俊的脸庞浮现的凶气,文姜猜出他想做什么事,竟然不阻止,只是叮嘱:“别太张扬了。”

齐襄公点点头,把公子彭生叫来,让他去邀请鲁桓公游牛山。

此时的鲁桓公怎么有心思游山,别说是牛山,即使是羊山、狗山都没兴趣。重任在身的彭生可不管这些,半邀半逼把他拉上车。

彭生是齐国有名的大力士,在车上轻而易举地把鲁桓公活活挟死,然后吩咐返车。

到了行馆,彭生让随从搬下鲁桓公尸体,轻描淡写的对鲁国从臣说:“你们主公得了急病死了。”

齐襄公和文姜闻讯匆匆赶来,他俩是来做戏的。先在馆舍里“寻寻觅觅”,见到鲁桓公的尸身被“冷冷清清”撇在一边,就双双来一番“凄凄惨惨戚戚”。

众随从见这对男女如此做作,皮肤都不禁产生“乍暖还寒时候”的感觉,只是怕惹祸上身不敢捅破匆匆回国报丧。

一路上,他们回想起那情景,真是个“最难将息”的夜晚。

文姜呢?她竟然留在齐国,当晚还与哥哥来一个“三杯两盏薄酒”之后“再敌他晚来风急”。

第一番交锋只是牛刀小试,两人很快“烟(雁)过也,正上(伤)心,确实就是相试(却是旧时相识)。”

接着梅开二度,弄得“遍地‘黄花’堆积”,文姜已经有些“憔悴损”。

美人如此情形,一般人都会寻思“如今有谁堪摘?”

有!勇敢的齐襄公是折花汉。他开始是“守着床(窗)儿”,感叹“独自怎生得黑!”

接着凝视妹妹裸睡的胴体良久,又忍不住扑了过去挑起第三次厮杀。这一回“无痛(梧桐)更兼戏欲(细雨)”,弄得双方有些丢魂落魄。

“到还魂(黄昏)”之后,只见床上“点点滴滴。者次第,怎一个臭(愁)字了得(注:套李清照《声声慢》全篇)?”

文姜打算从此留在齐国与哥哥将革命进行到底。

齐襄公跟妹妹鬼混了几天后色欲总算消褪些,他明白这样除掉情敌必定会引来鲁国新君和旧臣的交涉。思量之后决定去找一只羊、一只可以来替罪的羊。

最合适当“羊”的人选就是那个大功臣彭生,确定之后他下令把“羊”抓起来,接着以“照护不周”的罪名下令宰“羊”。

彭生临死之前大骂襄公,把他所做的丑事都大声说出来。

齐襄公很后悔没有把“羊”的嘴巴封住,羞愧得自己捂住耳朵。这无疑告诉人家“他说的是真的。”

齐襄公的滑稽,引得旁观的人都大笑不已。

彭生被处死之后并不服气,他生前无力反抗,死后阴魂不散咬住仇人不放。此是后话,详见《齐襄公违瓜约丧命》。

情敌鲁桓公死了,替罪羊彭生死了,齐襄公和文姜无所顾忌,兄妹大唱“但愿百年人不老,但愿夜夜如今宵。”

也真让知情人羡慕和妒忌,他们真是天生一对狗男女,每次都发挥得淋漓尽致。

在一次完事后,齐襄公有些不解的问文姜:“妹呀,哥我也不知为啥,只有跟你干才有这般非同一般的快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文姜听后,用玉指轻捏哥哥的脸颊:“连这内中的奥妙都不知道,还自夸是情场老手。”

见齐襄公有些不解,文姜一副专家的口吻解释:“性可以分为四境界,最低层次是‘从性到性’。

“这种类型可以有对象,也可以自己完成,从性开始,到性结束。这样虽有快感,甚至有高潮,但大都会在身体丢东西的同时,把心理的某些‘东西’丢了出去,弄得空荡荡的一阵惆怅。”

齐襄公听后发问:“这还是最低层次的?第二层次呢?”

文姜说:“第二层次是‘从爱到性’,由爱引发的性事。只是由于太疼爱对方而没有放纵自己,这样反而缺乏性乐趣。”

齐襄公又不解:“你说的哥怎么不太明白。”

文姜娇嗔:“你呀,你爱过哪一个女人了?”

齐襄公抱住文姜:“哥爱你呀。”

文姜挣脱出来问:“还要不要听?”见哥哥点点头才接着说:“这第三境界就要高出许多了,是‘ 从爱到性,又从性到爱’。

“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已经不多了,由爱诱发了性,在做爱的过程中,又能产生出一种平时所没有或者很少感觉到的浓浓爱意,这不单是为着性器,还为着对方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包括头发、肌肤、手指头、脚丫等等。

“更难得的是,对这些部位所产生的爱意已经接近了对性器的感觉度了。

“有这种感觉,才算进入了性的第三境界。这个境界的人都能达到高潮。”

齐襄公兴奋的说:“这么说来,我们已经到了这个境界了。”

文姜白了他一眼:“咱呀,还要再高一些。咱已经达到了‘从爱到性,又从性到爱,再从爱到性’这最高境界。”

齐襄公问:“这跟第三境界又有什么差异?”

文姜说:“差异大着呢,这个境界的性过程一定要包括三个飞跃。”

齐襄公问:“哪三个飞跃?”

文姜解释:“你傻呀,就是‘从爱到性’,又‘从性到爱’,再‘从爱到性’。

“也就是在对身体任何器官产生爱意进入了第三境界之后,对方也一定要产生一种相应的感受,身体任何部位的接触都能感受到性快感,肌肤会不由自已的产生性鸡皮疙瘩,一阵接一阵、一阵强过一阵。

“此时,两人一定要抛开所谓人的尊严,把自己跟对方都当成野兽来发泄性欲,最后必将是天崩地裂,刻骨又铭心。”

齐襄公听后连声说:“对对对,咱是野兽,咱不是人。”说完向“雌兽”扑过去,不久又是一次地裂山崩。

齐襄公不端的行为引起国人的非议,他为了掩盖自己的行为,又施出另一计,想办法聘到周桓王的一个王族女儿立为原配。

王姬这金枝玉叶一踏进齐国就闻知夫婿的不伦行为,极其恼恨之下叹息自己命薄而郁郁病倒,不足一年病死了。真是“可怜烟柳质,一载赴黄粱。”(注:摘自曹雪芹诗句)。

王姬的识相让位,又给他们兄妹创造了媾合的机会。

再说鲁国的情况,鲁桓公死后,世子继位为鲁庄公。他是一个无甚主见的人,对于母亲寄居齐国这样的丑事也无所谓,反而是他手下一个叫施伯的大夫看不过眼。

他直言点醒了鲁庄公:“夫人留居齐国引人议论,这是国家的大耻辱。臣听说‘欲人勿恶,必先自美;欲人勿疑,必先自信。’主公必须尽快以礼迎夫人归国。”

鲁庄公接受施伯的意见派使者去齐国。齐襄公和文姜兄妹难舍难分,但迫于压力不得不洒泪分离。

文姜自觉无颜面见鲁国人,又不愿割断与哥哥的私情,居然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她走到鲁齐的交界处喝道:“停车!)然后下车对使者说:“此处不鲁不齐,正适合未亡人(寡妇自称)居留。”让他把这话转达给鲁庄公。

见母亲如此执意,鲁庄公也只能在那里另建行宫给她居住。

文姜是一个离不开男人的女人,她在狼虎之年独居孤宫,那个滋味可想而知,特别是在月圆之时,她总会在心里唱着《小河淌水》思念哥哥。

到了老年,文姜依然忍受不住空闺寂寞,与一个医生勾搭上,俩人对外声称是干姐弟。

不久,医生这个干弟弟胆小力薄承受不住干姐姐的百般索取逃离鲁国,姐姐因此郁郁而死。月亮出来亮汪汪
亮汪汪
望见月亮想起我的
阿哥
哥象月亮天上走
天上走
哥啊哥啊哥 ha~
山下小河淌水清月亮出来亮汪汪
亮汪汪
望见月亮想起我的
阿哥
哥象月亮天上走
天上走
哥啊哥啊哥 ha~
山下小河淌水清月亮出来亮汪汪
亮汪汪
望见月亮想起我的
阿哥
哥象月亮天上走
天上走
哥啊哥啊哥 ha~
山下小河淌水,

【本篇名句】(1)利器入手,不可假人。(2)欲人勿恶,必先自美;欲人勿疑,必先自信

【点评】如果诸儿和文姜不是兄妹,他们的感情和性福倒会令人钦佩、羡慕。

“爱情诚可贵,道德价更高。”任何所谓的爱情是不应该置之道德之上的,违背道德的所谓爱情只是性欲的发泄,必定要因此支付极大的代价,愿闻者戒。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