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阿 杏 (小小说)
作者:庞霄云  发布日期:2014-12-07 13:48:46  浏览次数:1599
分享到:

阿杏,是我认识的一位比较印象深刻的女孩子。

她,就是这样从小就性子泼辣直爽,嘴巴也蛮厉害的,有心事是瞒不住的,可能是一种遗传基因的缘故吧,脑瓜子里却要不了书本。读书时总是跟不上,成绩是班里的中下水平。但在文娱体育上的活动是不错的,在秋季的一次学校运动会上,她代表我们班参加100米和1000米的赛跑,夺得了一个第一和一个第二名哪,为班上争了光,取得了荣誉。班主任就特别地召开了专门的座谈会给她表扬和发奖品呢,那时侯的奖品就是得到了十多本的作业本,令同班的同学们都羡慕极了。自那时侯起,她的学习也比较自觉起来,不那么爱在课堂里讲话了,成绩也有所进步。五年级快要结束时,她的父亲在一次外出修建公路时被哑炮炸死了。没办法,留下了两个弟妹和多病的母亲,她便辍学回家,和母亲一起肩起了那繁重的家务事。

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哪。阿杏离开学校后,十多岁的女孩就跟着母亲上山下地干活了。她从小就养成了一种能吃苦耐劳的精神,反正能干的活她都能替母亲抢着做,真是风里来雨里去,在家的三四年劳动里,便成了干农活的强劳力,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她的身板子虽然不象一些妇女那样五大六粗的,几年的功夫里,她到了十七八岁,长着挺苗条的身材,很是迷人,特别是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象把人的心思看透似的,显得那样的天真,而更多的是成熟了许多;头上留着两条小辫子,显得那么的逗人喜爱;脸色黑里透红的总是带着那么一点点的微笑。有时村里的个别后生仔想欺负她,都被她用最刻薄的话语甩了过去无花可答,有时还撩起一袖跟一些后生们干起仗来呢。但大多她是不记恨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也就象水淋鸭背似的很快就消失了。

   相识如故,谈笑风生。村里的年轻人都爱和她一起干活扯谈,来来往往。后生们在一起时常都望着她悄悄地说:“谁能把阿杏抓到手,就算谁有本事和福气哪。”有几个小伙子也曾想和她挑明关系,她就明明地说出了条件:“我要的老公必须是一个高中毕业生,要不最起码也是当过兵的人。”就这样,小伙子们都想办法去努力和奋斗。

真是事出有因。那年开春,阿杏和母亲上山去大柴火,母亲坐在一堆乱石丛中休息时被一条小蛇咬了一口小腿,阿杏急得团团转,这时住在山上的另一个村的一位小学时的同学正好路过山上,看见后就立即帮她处理她母亲的伤口,用嘴巴把伤口的毒液吸了出来,然后,也找了一些草药敷了上去,还将她的母亲背回到她的家里,并且,来回山上两次把她们的柴火担回她的家里。山里的女孩子订婚特别的早,就在阿杏十七岁那年,就有人上门来求亲了,她拗不过母亲的请求,就答应了。她的对象就是一个离她家不远有十多里山路的那一座山庄上居住,全屯有十多户人家。说也巧,或者是有缘吧,那天在山上帮她救助母亲的年轻人就是她的对象。难怪本村里的那些年轻人也不得不叹息道:“为什么让那小伙子碰上那么一件好事呀?”自那以后,还没有过门的他们,那后生一有空,就常常到阿杏家里来帮忙了。春种秋收,有使不完的力气,加上又是小学时的同学,更是一合即拍。一些村里的女孩就对阿杏说:“你,是不是把条件降低啦吗?这么标志的姑娘,找富一点的家人才行哪。如果这样是多么的可惜啊。”阿杏就说道:“条件是人定的,也可以由人改嘛。只要有缘分,他对我好,什么条件都讲那么多了。”听她这么一说大家都散去。

初秋,阿杏他们来到了乡里登记,管发证的干部不给,说,阿杏的年龄还没有到法定的年纪,让她再等明年才来办理手续。阿杏能等吗?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两三个月的身孕了。没法子,她就瞒着家里人上山采蘑菇,摘云耳等那么一大袋的山货,悄悄地给那位办证的乡干部送去,逢年过节的还给他送去了几只土鸡等东西,果然感动了“上帝”,那位乡干部就偷偷地给她发了结婚证,并一再叮嘱他们不要乱张扬出去就得了。什么大喜的事情也不办,就一个人上山去了。

第二年的春天,阿杏就养了一个胖小子。她背着儿子在清明节回到家里扫墓时,和女伴们谈起了山上的生活时,就说山里的确苦闷和寂寞得很。加上她看见母亲和弟妹们在家很是辛苦,回到山里就和老公商量想搬下山来跟母亲住,一起照顾他们。老公也很通气,家公家婆也很开明没有多大的意见,都同意他们小两口搬下山来。村里的干部也是很通气的,也给他们划了一块宅基地。不久,她瞧见家公家婆有日渐老了,也亲自上山去动员他们老也一道下山来住。两口子很是勤奋,加上原来家公家里的那百几十亩的杉木也成材了。第二年秋,他们就住进了漂亮的砖瓦房子了。全家人的生活很是美满。

阿杏的老公前些年也当外面大过工,见过世面,人也比较老实厚道,也很勤快,有点经济头脑,在山上住时就在自己那近百亩的山地上种了许多的八角、桐果、杉木等经济林。一娶上了阿杏更是如虎添翼,又阔种了几十亩,成了整个山庄的种植大户。下山安居后,任劳任怨,早出晚归,在村里的人缘也不错。他就在阿杏的帮助下,承包接手了即将倒闭的村里的那座木材加工厂,找来了技术员,认真管理和精打细算。几年下来竟成了方圆几个村的首富户,原来的那些平房也全部翻新成了一幢三层钢筋水泥的大楼房。正月里,阿杏就邀请孩时的七八个男女同学和朋友来家吃饭叙旧,光那罐头花花样子的酒就打开了几十个,满屋一片香气,加上拿29寸的大彩电,还有那vcd,正在播放着现代流行曲的高级音响等等,特别是大厅墙上的那块玻璃奖状,更是醒目,内容就是表彰她捐资建校,据说,为了修建本村的小学她家就捐了五千元哪。屋里满是一派的热闹气氛。曾在外地打工当过厨师的阿杏男人很会做饭菜,满桌子的几十道菜,令人眼馋极了,谗得朋友和同学们都瞪大了眼睛,啧啧地称赞夸口不及哪,在阿杏的面前伸出大拇指头。都说,阿杏找到了一个回持家的好男人。

急得她的男人在一旁解释道:“哎呀,这个家其实就是靠孩子他妈的。

她才是老板哪,我就是她的一个不要工钱的打工仔呀……”说得大家都开心地笑了起来,整个屋里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下一篇:情陷维拉坞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