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大力士
作者:杨洛  发布日期:2015-03-07 17:06:45  浏览次数:3158
分享到:

约是在清乾隆年间,应县的小南头村要修建一个乐楼(应县方言,指戏台)。眼看快要完工了,从外村请来的那个手艺娴熟的老瓦匠拿起一块青砖,用瓦刀随意削砍了几下,一个活灵活现的小猴子便在他的手里呼之欲出了。老瓦匠边将小猴子安放在戏台顶部的屋脊上,边笑吟吟地说着,“唉!灰猴一只,一直灰猴”。(灰猴在应县人的方言中指不走正道的人,而“只”与“直”都发促音,听起来难以分辨。)

在一旁帮小工的小南头村民们听了,都大惑不解。有人问那老瓦匠那是什么意思,老瓦匠笑意沉吟之后,说“以后你们就知道了”。确实,后来大家才明白了老瓦匠的意思。自从那戏台建起来以后直到现在,小南头村每代人都要出出一个闻名于十里八乡的响当当的人物。他们或是草上飞式的大盗,或是南霸天式的豪强,还有力大无穷的力士。

 

(大力士老韩)

老韩是小南头村人,他生得蜂腰乍背,体型健硕。若是在古时的战乱年代,老韩定会成为一名猛将。但老韩成长于纷乱的民国,遇上了火器的时代。他只得老老实实当一名泥瓦匠,每日抄着瓦刀和青砖拧眉。但他那无穷的臂力总是要找个发泄的地方吧,于是老韩就到处找人翻手。

翻手就是掰腕子,是一项应县民间常见的体育活动。老韩提着瓦刀十里八乡寻营生做,也想寻个强硬的对手PK一下腕功。不过,似乎很少有可与老韩匹敌的人,于是老韩翻手出了名。

怀仁县境内有一个车马大店,老板是一位高大威猛的汉子,他也是一个好找人翻手的人。在他的店里,每天南来北方的各色人物暂住。每遇上一个入了他法眼的好汉,他就要立擂挑战,而且他每战必胜。

小南头村有一个常在外地赶皮车、做小买卖的人,经过怀仁那座客店时,他自信于自己那过人的臂力,与店主翻了一手却败下阵来了。这皮车客便想起了自己曾败给本村的老韩,于是他怂恿着老韩去怀仁,与车马店的老板来一场超级大PK。老韩也有点独孤求败式的寂寞,听到有这么个东方不败般的好汉,自是欣然前往挑战了。

皮车客找到了店老板,告诉他今天找到了个真正的掰腕牛人,正在客房里吃饭呢。店老板兴冲冲地跟着皮车客来到了客房,只见老韩正在大快朵颐。仅凭目测,老韩就显然比店老板矮了半头,店老板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失望的神情。

他扭过头不屑地问皮车客,就这?!皮车客赶紧接过了话头,别看人没你大点儿,劲儿可不一定比你小。他显然有点将一军的意思了。店老板有点不奈烦地说,来哇!老韩却不慌不忙地说,等一下,咱连这口饭吃了再说。他那稳坐钓鱼台的架势倒颇有点姜太公之风范。

老韩吃罢了饭,过去与店老板在桌子前坐下,俩人摆开了架势。四周早围满了来看红火热闹的人们,大家喊号儿喊得脸涨得通红,脖子涨得青筋暴突。

经过一番痛苦的相持,店老板的腕子被压了下来。从未失手的店老板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被战败的现实。他大声呼喝着,咱们左手再比一场。他哪里知道这位韩壮士不像平常人那样右手偏强,他是左右手一样的劲气大,大概原本就是个左撇子。于是,这一局的结果变得毫无悬念了,店老板这次落败得有些轻松了。

但店老板还是无法正视现实,他有些颇失大将风度了。他厚着脸说,你是个瓦刀匠,当然手腕的功夫大了,咱换个比法。换个什么比法呢?院里有个碾子,上面那块磨盘应该有三四百斤重吧。咱们就比谁能搬得到那扇磨盘。

店老板说完这话就向院子里的碾子走去,老韩也和哄哄着看红火的人们随着店老板来到了磨盘跟前。只见那店老板长舒猿臂,两手紧扣那硕大圆溜的磨扇,脸憋得猪肝似的,嗓子里挤出了长长而底沉的吼音。

那磨扇竟然真得动弹了,在那店老板的手里,慢慢离开了下面的那扇固定着的磨盘,最后被店老板稳稳地放在了地上。

众人的一阵喝彩与喧哗之后,老韩走向了地上的那扇磨盘。只见他一弯腰,双手像铁钳一样扣住了磨盘,然后一声长喝,磨盘便被他搬了起来。一旁看红火的人们都屏住了呼吸,手里为老韩捏着一把汗。因为从地面搬起磨盘,要比从磨子上搬下来费劲得多。搞不好腰也要扭坏,人还得被砸着了。

正当人们担心之际,老韩已经把那磨盘稳稳地放回了碾子上。大家惊诧之余都啧啧称奇,店老板见状,也终于认清自己真的是输了,向老韩表示甘拜下风。

 

(算是个尾声)

据说,小南头村民参加修建东榆林水库时,老韩也参与了。过去的人单纯,懂不得偷懒,受苦受得就赛起了后生了。百十来斤的水泥板子,别人只能背一块,老韩却一次竟然能背三四块,他还要笑话说现在的年轻人真不中用!


下一篇:情陷维拉坞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