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35章 差点翻船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8-04 10:03:44  浏览次数:120
分享到:

小俩口就把台灯小心谨慎的插上,春钱也不用邀请,双手一握,紧巴巴握住了台灯柱。一声惨叫,春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猛然抛了出去。

他一头撞在沙发上。

震得沙发背上和墙头上的布娃娃,卡通熊,装饰画,纷纷坠落。

其中,用马口铁巧妙做成那心状的装饰挂钟,准确地砸在春钱的头项。

又是一声惨叫,这厮脑袋一搭拉,歪了身子。

连续二声非人,嘶哑且苍老的惨叫,惊得防盗门碰碰作响,老伴儿和论文大学生,都慌乱的跑了进来。年轻白领夫妻,更是惊得呆若木鸡,不知所措。

“哎呀,老头子,你这是怎么了?

这是怎么了啊?

才一会儿啊。”

老伴儿一见龟缩在沙发上的老头子,吓得大呼小叫的扑了过去,徒添悲剧气氛。

论文大学生一见那岿然不动的台灯,便明白了。二人伸伸舌头,有些幸灾乐祸的瞅年轻夫妻:“你们也在发明这个?失败了吧?快看人有没有危险?”

小俩口大梦初醒。

急切蹲了下去。

跟着呼唤到。

“春大爷,你不能死呵,你死了,我们就全完了。”

春钱竟然睁开了眼睛,看看一干人,推推老伴儿:“没事儿,我不是好好的?”在沙发中直起身子,眨巴着眼睛,朦朦胧胧的问到。

“我好像被什么电了一下。

还被人狠狠砸在了头顶。”

老伴儿就去摸他脑袋瓜子。

好在发少浅露,稍看看就查清了。

“还好,只是顶正中有点红。”老伴儿放心的吁口气,看看年轻夫妻:“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我家老头子又怎么了?”

小俩口看到春钱安全无无恙,高兴得相拥而泣。

好半天,女主人才抽抽咽咽的回答。

“我,我们,仿照你家那防贼台灯,参考了许多书本,搞了一个防偷发明。

没想到,差点儿出了人命。

我们不敢杀人,我们只是想学春大爷,把小偷电晕,等着公安上门来抓。我们,”扑嗤!春钱和老伴儿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罢。

老伴儿慢悠悠说。

“年轻人啊!

那哪是什么故意把人电晕?是你们春大爷拔插头时,无意中只拔了一半,歪打正着造成的。”可四人都摇头,根本不相信,不提。

第二天一早。

按照约定。

除了刚上班的邱候。

留在家里带彤彤的亲家母。春钱老俩口和女儿女婿,赶到了小陶老板的4S店。

那个肖总带着漂亮女秘书,早恭候在此,一辆崭新的大众迈腾,身披红彩绸,威风凛凛的停在卖场正中,那令人羡慕的正式车牌,炫耀似挂在车头。

引得陆续前来游弋洽谈的购车人,纷纷驻足。

流涟忘返。

“春大爷!”

“肖总!”

二手紧巴巴的握在一起,又分开:“这是这儿销售总经理肖总,这是我老伴儿,女儿,女婿。”大家一一握手客套。

然后,肖总指指车到。

“春大爷,瞧,够酷吗?

我们可是说话算话的。”

邱浩惊喜的反问到。

“那么就是它啦?”肖总神气十足的点点头:“嗯!”“哎呀,牌照都上啦?”“春大爷打了招呼,谁敢不听?”

肖总鬼精。

趁势抹粉。

“兄弟,一切手续都己办好,只管付钱开走。”

邱浩高兴的一拉车门钻了进去。

尽管事先缠着哈韩,就着他那车保时捷练了多天,可并没在驾校认真呆过规定时间的他,仍显得紧紧张张,笨手笨脚。

春姗就笑到。

“下来吧。

这不是在电脑上编程。

还是让老爸去看看。”

当然!一直默记着验车要领的邱浩哪能不同意?工薪家庭,二代人努力买辆车不容易,岂可不认真看看?昨晚上大家就相互提醒过呢。

别看这什么总又是握手又是微笑的,那不过是明修栈道,让客户麻痹大意而己。

骨子里总还是老想暗渡陈仓。

借以掩映自己车的毛病和缺点。

这一点,事先己和哈韩认真研究过的邱浩,岂能不防?

春钱一上车,握住被棕色皮圈套着的,散发着新鲜皮草味儿的方向盘,一种久违的欣喜感觉,油然而升。你好,方向盘,我春师傅又回来啦!

掰掰扭距。

打打仪表。

动动雨刷。

打开前后车灯,车载DVD。

OK!一切情况良好。肖总探进了大半个脑袋瓜子:“”春大爷,带上家人,开出去溜一圈儿试试。中午在这儿吃了饭再走,小陶老板打了招呼的。”

“谢谢!”

春钱礼貌的冲肖总微笑示意。

他觉得,开着这样的车,听着这样的话,有这样的好心情,可不能再对人家粗粗糙糙的。

那样会显得自己和家人都很没教养和风度,让肖总看不起。

二个钟头后,迈腾稳稳的重新停在卖场正中,春钱一家人笑逐颜开的钻了出来。老俩口跟着肖总去开票划款,邱浩春姗则留在车上,不肯挪步了。

这天真是顺风顺水。

4S店的生意好得出奇。

纵有销售总经理亲自陪着。

可那位穿着朴素的财务姑娘,却视若无睹,不紧不慢,按部就班的忙着。

这位据说是小陶老板高薪,从国企挖来的理财融资奇才,三十开外,中等身材,不漂亮也不难看,有点像时下正走红的某个电影明星。

瞧瞧那长长的排队。

春钱变得有些急切。

那种重新掌握方向盘,巴不得一鸣惊人的焦急心情,不是道中人哪能理解?

肖总看在眼里。

上前伏在财务姑娘耳畔,咕嘟咕噜了几句。谁知她垂着眼皮儿,依然不紧不慢:“肖总,都急啊。个个都是嘴巴里抠出一点钱来买车,都不容易啊!”

肖总也不说话。

对春钱做了个放心的手势。

溜到一边儿挂通了小陶老板。

听了老板的直接指令。

财务姑娘才极不情愿的抬起头,对最未位的春钱招招手:“大叔,你来吧。”一面对正轮子的购车人解释到。

“昨天排的队。

请稍等等。”

购车人一副司空见惯模样。

跟着点头到。

“没事儿没事儿,都是朋友嘛。”可后面排队的毕竟不服气,刚露出点论理儿的脸色,肖总就开嚷:“车多人多,得排队等吧?人家是昨天就来的,总得让让吧?

人要讲理啊。

你不要?

可以!

请便!”

于是,众人哑然,个个作大度理解状。这中国特色的购车镜头,并不少见。谁说你拿钱买东西就是大爷啦?

告诉你吧,那是书本上和电视中的误导错误!

在俺们中国,有东西卖的,才是真正的大爷!

春钱忙叫老伴儿上前。

财务姑娘不屑的瞅着。

待穿着朴实的老伴儿掏出银联卡递进窗口,一手捋着自己的鬓发,一手懒散的拈接。老伴儿忽然满脸通红的向后缩缩,咕嘟咕噜到。

“错啦!

该另一张卡。”

早不耐烦的财务姑娘二指头一使劲儿。抢过了天蓝色的银联卡。

一面在读码器上轻滑。

一面轻蔑到:“不就24万吗?也犯得着后悔?”可她很快噤声,有些惊愕的扬扬眉梢,等她转完帐,脸上的冷漠一扫而光,而是笑容可掬的站起来。

近乎阿谀奉承的凑近窗口。

双手把单据和银联卡,递了过来。

“阿姨,请在这儿签字。

这儿,还有这儿。阿姨,您别急,慢慢来,慢慢来呵!”

老伴儿奇怪的看看她,一一把单据举到自己眼前,看了仔仔细细,才不慌不忙的签了字。办好手续,划好款,这辆崭新的迈腾,就名正言顺地成了邱浩的私人财产。

大家高高兴兴的坐进去,看着春钱和肖总握手告别。

春姗尊敬的说到。

“还是老爸有办法。

你看那个肖总对他多尊重。”

邱浩也敬慕的看着岳父:“开了一辈子车,谁敢小觑?要不是你爸出面,这车牌得自己去车管所申办,麻烦着呢。你爸行,我爸就办不到。”

春姗得意的瞟瞟副驾座上的老妈。

“你爸我爸,是珠联璧合,纵横驰骋,几无对手。

我妈你妈,是琴瑟相和,千载知音。

哼哼邱浩啊,所以你得对我好一点,将就一点,我要发脾气,你就捂上自己耳朵。我要打人,你就把自己脸孔敝给我。我要摔东西,你就得把地板铺上被子,明白没有哇?”

“明白啦。

老婆大人。”

那边,春钱握着肖总的右手直摇。

“谢谢了,今天不是你,怕要等很久。有空出来喝杯小茶,呷口豆豆酒。肖老弟,来日方长,前途广阔哟。”

肖总却有些神色暗淡。

“唉!不敢当不敢当!

春大爷,当着小陶老板好好替我美言美言。

你看到的,一个小小的收钱开票的老太婆,都可以故意出我的丑,让你见笑,不好意思。”

春钱重重的在他手背上拍拍:“家家都有本难纪的经!兄弟,熬吧,总有出头之日。自己当上老板就好了。这普天下的老板,又不是生来就当的。”

回了小车。

坐进驾驶室。

春钱习惯成自然的先拴上安全带。

然后对大家发令。

“都系上安全带,系上。”大家七手八脚的系上。迈腾低低一鸣喇叭,慢慢滑出了4S店的卖场。一拐上正公路,春钱快乐的大叫一声。

“注意啦,全速前进!”

嘎!

箭一般射了出去。

虽然早高蜂己过,可国道上依然车水马龙,迈腾不得不慢了下来。

春钱开了一辈子车的功夫,这时显现了出来。只见他轻握方向盘,脚尖和脚跟在油门与刹车间,恋爱般轻跳慢舞。

忽儿小车刚好插进前面车流闪出的空档。

惊得春姗和老妈哇哇直叫。

忽儿静静的一定,恍若千年老僧打坐。

安祥在四周一大片你挤我吵之中,吓得邱浩紧紧抓住车扶手,不敢松开……整辆轿车在他手上,宛若一架锃亮的钢琴,任由他得心应手的弹奏。

同时,他嘴巴还不忘提示女婿。

“注意我的起,停和避让。

这是初驾的基本。

这速度呢,并不是光靠送油就行,注意看我的操作,要让那离合器一直在最佳状态磨合滑动。就这像二个人的婚姻,开始嗑嗑绊绊,中途坎坎坷坷,老了你唱我合……”

啊哈!

此时的春钱,成了哲学家。

心理家和音乐大师。

那些从没有过的警世名言, 妙语连珠,一个劲儿的从他嘴巴里涌出,把大家都看呆了。

春姗跺跺黑亮亮的垫板:“瞧我爸,多神气多酷,人生难得几回兴啊!”夫婿却皱起眉头瞅着她双脚:“轻点轻点,莫把垫板跺脏啦。”

春姗大笑。

“妈,听见了没?

你的宝贝女婿多有危机感哦。

他的东西金贵的很哟。”

小学老师恻恻头,笑嗔到:“你个死丫头,尽是嘴上不饶人。我可听见一路上邱浩尽让着你。”嘎!迈腾纹丝不动。

大家这才发现。

小车到了一个相对车流量小的支马路口。

 “你后面去。”

春钱钻出驾驶室,绕着车头过来把副驾驶室的车门一拉,头一歪:“和春姗坐去。”

老伴儿就有些费力的下了车,和女婿换了位子。邱浩一钻进驾驶室,就激动的清咳咳,双手按平时教练所教,平放在方向盘上,目视前方。

右脚轻轻放在油门和刹车之间。

就准备踩油门。

春钱急叫到。

“停!行车第一要素是系好安全带,你又忘记啦?”

邱浩就红着脸,仔仔细细的系好安全带,一点油门,迈腾朝左上角滑了出去。尽管事先在公司,有空就缠着有车的同事摸摸方向盘。

尽管动辄就仗着老同学和月老身份。

拿着哈韩的保时捷练手。

可毕竟那都是人家的。

小心谨慎却并没有珍惜感。

现在,开着自己的车,邱浩那个小心翼翼加心慌心疼呀,直看得老俩口和春姗发笑。不过还好,最初的战战兢兢一过去,邱浩就渐趋渐熟悉起来。

那迈腾也从刚才的慢慢腾腾,变成了中速。

到了车稀人少的路段,居然时不时来个加速冲刺。

慌得春钱在一边嚷嚷到。

“中速中速!你这个本事儿,今天要是碰到交通警,死定啦。”

邱浩刚把速度控制下来,春姗眼尖,一眼瞅到路旁一个身影一闪,尖叫到:“遭灾遭灾,交警。”果然,一个威风凛凛的交警,正对着邱浩作手势。

邱浩没懂起。

也许是对交警的手势还不熟,居然毫不理睬。

春钱急叫到。

“你疯啦?快刹车。”

女婿就嘎的一脚,迈腾稳稳停下。大家紧张的注视着交通警走过来,春钱低叫:“镇静镇静,快掏驾照。”

邱浩这才脸一白。

“没,没带!

爸,你没说带啊。”

春钱瞪大了眼睛:“我叫你带上带上,开车怎么不带驾照?现在怎么办?完蛋了。”颓丧的呶起了嘴唇。

叩叩叩!

叩叩叩!

邱浩哆哆嗦嗦的打开了车门。

“交警叔叔,您好!有事儿吗?”

对方笑了,是一个比邱浩还年轻的小交警,先端端正正敬个礼,然后指指车头。邱浩强作镇定,钻出驾驶室绕到车头一瞅,如梦方醒。

忙对小交警说到。

“谢谢!

谢谢您!”

春钱也绕了过来。

原来是那车牌的螺帽松了,车牌的一边己掉了下来,用不了多久,整块车牌就会掉落,那样就麻烦了。春钱朝女婿使眼色。

“找螺丝刀拧上。

拧紧再拧紧。”

邱浩会意,就到车后工具箱忙忙碌碌去了。

春钱趁机和小交警大侃,转移他的注意力。

车牌拧好后,大家再度上车,小交警一直在旁含笑站着。在大家的注视下,邱浩滑出了迈腾,然后对小交警挥挥手。

“谢谢交警叔叔!”

一溜烟开走了。

开了一段路。

回头看,小交警仍站在原地,注视着迈腾。仿佛领悟到了什么?在想着什么?

吓得春钱叫:“中速!快跑!”直到拐个弯,汇进车水马龙,大家才松了一大口气。老伴儿以手加额:“好玄!新车被扣,那不霉到顶了?”

春姗说到。

“吓死我了。

下辈子一定找个交警。

交警好威风哦!”春钱似乎还在郁闷,右手高高的吊起握着车把手,拧着眉头咕嘟咕噜:“开车全凭好习惯!好习惯是遵纪守法养成的!

邱浩啊!

记住了。

我开了几十年的车,就这点心得体会。

血的教训哟!”

邱浩呢,虽然还有些后怕,可到底年轻,那忘忘了带驾照的不愉快,早抛到了脑后。但见他春风满面,双手舒适的掌握着方向盘,平视着前方,脸轮分明,黑发飘散。

像跨在骏马上。

凌风奔驰。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