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歌声响彻月儿圆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18-10-23 18:09:40  浏览次数:946
分享到:

新泾镇是全市闻名的戏曲名镇。走在新泾镇的街头巷尾,时不时飘来动听的歌曲。哦,是谁在唱越剧《梁祝》呢:“从来喜鹊报喜信,恭喜贤弟一路平安把家归。”这柔美抒情的吴语越音,竟然是位银发老头儿逗玩他的宠物鸟儿。新泾镇的老年人,还正是唱戏的角儿。为推广戏曲,镇里的老年大学专设了戏曲班,多位唱戏的老年人还当上了新泾镇中小学戏曲选修课的辅导老师。老人们辛苦了一辈子,而今生活惬意了,又多了空闲时光,唱唱戏,不仅能丰富老年人的晚年生活,而且还能发挥了他们的余热,为蒸蒸日上的乡村文明建设注入清新的活力。我的邻居卢大亮、应阿娟老夫妻俩,就是新泾镇戏曲活动积极分子中的佼佼者,镇里抑或市内,一致公认的戏精。

卢大亮学生时代已经是个小戏迷。那年上海越剧团下乡,学校也组织学生去镇大礼堂观看《罗汉钱》。那晓得卢大亮一发不可收:此后几个晚上,他偷偷溜出教室,涉水渡过小河去大礼堂看戏。从那以后,卢大亮的床头,贴满了袁雪芬、傅全香的剧照,书包不时露出徐玉兰、王文娟的画报。初中毕业后卢大亮务农了,一年到头都风雨无阻地上工下地出工干活,可是一旦听说市里有范瑞娟、戚雅仙等越剧名角的演出,卢大亮的劳累会烟消云散,他顾不上回家吃饭,咚咚咚步行数十里赶到市里的大剧院看戏。

卢大亮爱戏迷戏,嗜戏如命,因而也懂戏,会说戏,更会唱戏。在插秧的地里,在打谷的场头,在开会的前后,只要有卢大亮在,那里就会歌声悠扬,笑语盈天。什么《梁祝》《西厢记》《红楼梦》《柳毅传书》,什么《碧玉簪》《追鱼》《孔雀东南飞》《秋瑾》,你能点啥戏,卢大亮就会唱啥调。直唱得大家伙儿忘了时间,忘了疲劳,忘了争长较短,四周一派乐融融。那时期,村村都组织宣传队,卢大亮迎来了他一展身手的好时机:大凡卢大亮登场,观众欢呼声一片,领导也一脸灿烂,另外他也赢得了夫唱妇随的美满婚姻。那是一遭迎新春的新泾镇戏曲展演,西泾村由卢大亮主演的《南冠草》,落幕时全场起立又加经久不息的掌声。而下个节目是田泾村的《祥林嫂》,可是田泾村的演出发生了意外,主演应阿娟唱着唱着突然哑了声。田泾宣传队急得团团转,展演现场一片乱哄哄。危急时刻,卢大亮主动联系上了田泾宣传队。不一会儿,卢大亮反串的祥林嫂上场,全场顿时鸦雀无声,然后又是欢声雷动。卢大亮救场,田泾村人欣喜,应阿娟感动,现场人人竖起大拇指夸奖。从此,卢大亮也与应阿娟联络上了,好上了,结成了镇内一对有名的戏精伉俪。

忙忙碌碌中,卢大亮、应阿娟不知不觉都步入了杖乡之年,然恰逢中华步入了盛世:国家飞速发展,社会文明进步,家乡山清水秀,人民安居乐业。顺应精神文明建设的需求,新泾镇办起了老年大学,戏精卢大亮又有了用武之地——他力主镇老年大学开设戏曲班,毛遂自荐义务担任戏曲教员、越剧导演。任职戏曲教员十五年,老卢兢兢业业辛勤耕耘,桃李遍新泾。如今,新泾镇内是村村有唱戏班子,处处都有人唱越剧,新泾镇名副其实地被市评为了戏曲名镇。

今年,卢大亮、应阿娟都年逾古稀,他们串联几个镇作出了一项决定:从今年中秋开始,新泾和支溪等三个乡镇,轮流举办中秋戏曲联谊晚会,首届联谊晚会选址新泾镇文化广场。上午,新泾艺术团集合在老年大学进行最后一次彩排。新泾镇演出老卢的拿手好戏《南冠草》,不过此次演出启用新人——刚退休的顾二奎,老卢专司导演。老卢做导演,言传身教,个别辅导,甚至回家后还用微信与顾二奎等演员说戏。顺利地通过了最后彩排,主演顾二奎一把紧紧抓住老卢的手,动情地说:“卢老师,多谢,多谢您呕心沥血的辅导!”老书记一拍二奎肩膀,哈哈大笑说:“知道感恩,好,好,卢老师呀,自己上台都没有这么费心,这么吃力喔!”老伴应阿娟也说道:“老亮呀,就是喜欢淡吃萝卜操闲心。回家吧,老头子,好好睡一觉,今晚上事情多。”艺术团伙伴们都挥手道别:“回家吃饭、休息,晚上见。”

回到家捧起饭碗,卢大亮的手机嘀嘀嘀叫了。“我们已在新泾老年大学了,希望您马上来。”支溪镇艺术团老刘发来了微信。于是老卢嘴里嚼着饭,立马赶去老年大学。戏精光临,支溪镇艺术团的同行如获至宝,他们搁下手里的饭盒就开始了排练。团长老刘说:“请卢老师过目,盼望着您不吝赐教。”支溪请名导,另外两个镇哪能放过卢大亮!一来二去,逐一指点三个镇的节目,让老卢一直忙到了圆月升起,戏曲联谊晚会开始。

中秋夜,大月亮又圆又亮。新泾镇的文化广场上灯火通明得如同白昼。锣鼓敲响,乐曲奏起,悠美的歌声飘荡在中秋夜的夜空。歌声唱彻月儿圆,戏曲联欢晚会渐入佳境,为新时期的美丽乡村建设,添加上了一笔浓浓的的色彩。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