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流沙河先生走了,还有那些名片式的文化人物值得我们去记住?
作者:崔少元  发布日期:2019-11-24 11:55:42  浏览次数:148
分享到:

除.jpg流沙河先生走了,还有今天大清早, 读到了一篇文章,题目为:“流沙河逝世,成都失去了它的灵魂?”  内心不由得一颤栗,多么直击人心的文字。c1ure.jpg

说到一座城市或一个省,它不应当是一个简单的历史、地理、经济和政治的载体,譬如城墙、高楼,政府机关、工厂,给人以冰冷的物质存在;一个城市还应当和人一样有温度、有灵魂,流淌着血与精神气。

一座城市或一个省应当有一个人物做它的代表,纵然这个人去世了,他的灵魂还应当存在着,从而可以确保这座城市或这个省可持续发展,即城市文明的传承。

说到灵魂,难免会给人以唯心主义的感觉,故在此我们不妨用城市的文化名片来替代一下城市或省的灵魂的表达,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争议。

就城市的文化名片(城市的灵魂)而言,有的城市或省似乎比较容易确定,有的则似乎难以达成共识,原因何在?历史的积淀还不够,大浪淘沙方能洗尽铅华。

以下几张城市或省的历史名片是我梳理出来的,仅供参考:

            北京——老舍
            天津——冯骥才
            上海——巴金
            山西——赵树理
            宁夏——张贤亮
            成都——流沙河
            厦门——舒婷

还有其他城市和省份呢?例如,西安的文化名片是不是贾平凹先生,有人可能会说贾平凹先生所代表的不是关中文化,而是商州文化?还有我生活过三年的南京的文化名片是谁?

崔134201.jpg想起了故乡歌手郑钧的一首摇滚 《长安长安》,歌词很有韵味,特抄录如下:

          长安长安

                        生命没有了 灵魂他还在
            灵魂渐远去 我歌声依然
            一路西行一路唱
            唱尽了心中的悲凉
            我生来忧伤
            但你让我坚强
            长安 长安
            遥望着残缺 昨日的城楼
            吼一句秦腔 你热泪纵横
            娘亲还守在城门外
            妹妹在风雨中等待
            她生来忧伤
            但我让她坚强
            长安 长安 长安
            啊... ...
            寒夜常梦见 你鹤发童颜
            此去几千年 谁将你陪伴
            一路西行一路唱
            唱尽了心中的悲凉
            我生来忧伤
            但你让我坚强
            长安 长安 长安
            啊......
            Oh......
            长安 长安 长安
            啊......

是的,“生命没有了,灵魂他还在”,灵魂在路上。这也许就是流沙河先生赋予给成都的意义。

一座城市,一个省,亦或一个人都应当因灵魂的存在而存在,对不?

谨以此短文纪念流沙河先生和他当年参与编辑的诗刊《星星》——大学期间我屡屡投稿都未中的。

2019年11月24日早上11;33分写于悉尼听雨轩


下一篇:论鬼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