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15章 欣然而至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3-10 13:52:20  浏览次数:96
分享到:

幽暗中

二双阴霾的眼睛紧紧盯着钱锐气,是二个喝得半醉坦胸露肚的小混混。

对这,前铁道巡道工可不怕。他瞧瞧,二混混不过十七、八岁,身体单薄,个头瘦小,相互靠着,喷着酒星子,争着看刚抢到手里的手机。

“啥牌子?苹果几哇?”“好像是,苹果9耶?”“我看看,我那妞儿就想玩只苹果呢,”“莫忙,嗯,好像是,苹果10耶!”

对眼前的糟老头儿

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视若无睹的抢来夺去。

钱锐气镇静下来,瞅着醉薰薰的二小混混冷笑,他妈的,抢到老子头上来啦?还苹果9,苹果10的,混小子们,看清楚一点,那是老人手机,就值个400多块,老子这就两脚猛踹过去……

突然,老头儿看到前面不远的火锅店里,有好几个同样坦胸露肚的小混混,在对二小混混挥手,还含糊不清的叫着:“过来过来,喝,喝呀。”

二个好对付

如果几个一起上,就有点麻烦啦。

钱锐气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忽然叫一声:“胡队,是你们呀?”这一招果然灵,二小混混闻身一抖,一楞,说时迟,那时快,老头儿飞身上前,一把夺过自己的手机,拔腿便跑,很快隐入了黑暗。

自认为安全无虞后,钱锐气站下,扭头打望,嘿嘿,二小混混还楞楞的朝这边儿站着,大约是还没回过神。

老头儿这才感到有些后怕

抹抹自己额头,骂一句

“小狗日的,和我玩儿?我呸!”然后,照着外卖小哥给自己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居然拨通了,铃……钱锐气不抱希望的听着,脑子想着,刚才的事儿报不报警?

如报警,会不会影响到前妻?很简单,前妻常住这儿,警察一出动,就会案录,自己的身份就会透露,而这种抢劫未……

“喂,您好,我是达达,您的朋友。饱了没公司A005号,请问您需要什么?”

清晰灵敏简洁的话声,听得老头子一楞。

怎么回事,难道这外卖小哥是在发梦呓来着?“请问您需要什么?我只要不太远,10分钟内我马上送到。”“唉哎,是我,是我哩。”

“哦,大伯,请问您是?”

“我是你楼下的钱大爷,傍晚我们才拉了指头的哩。”

“啊哈,是7—3的钱大爷呀。”达达小哥高兴了,听那边身体压得床头窸窸窣窣的轻响,大约是他翻身坐了起来:“你好你好,请说,需要点什么?本公司最近推出了几种价廉物美的,”

“行啦行啦,小兄弟,”钱锐气好笑的打断他:“听我说”逐把事情讲了,然后,有点提心吊胆的等着对方的回答。

可没想到

外卖小哥一口答应,并立即约定了地点,嗒,关了手机。

直到这时,老头儿仍不相信,对方居然就答应了?须知,这可是凌晨2点多钟啊!一刹时,钱锐气真有些感动,瞧瞧人家小兄弟,再看看自己。

觉得自己平时一遇到楼上拉椅子,就冒火叫骂和用竹竿捅天花板的作法,太不对啦,这哪像一个长辈呀?算哩算哩 ,过去的,就过去啦,今后呢,我们楼上楼下是一家。

对了

修好后,一定要请小兄弟喝点早酒。

哦,早酒,早酒哇!想当年,每天天不亮我就起床,装好巡道的工具使劲儿背上,漫步到宿舍外的小卖部,要上二两老白干,一碟卤花生米。

就那么站着,边和跛腿的店老板聊天,边呷一大口,扔几颗花生米到嘴巴,巴叽巴叽的合酒下肚,吃饱喝足后,天正蒙蒙亮,背上工具包就出发了……

唉唉

早酒啊!生活啊!

老头儿感概着,慢慢往回走。刚才那二小混混抢手机的地方,正是自己和达达小哥约好的见面地点。嗯,莫忙,我得看看,这帮子浑小子滚蛋没哩?

钱锐气离得远远的站下,仔仔细细的观望,嗯,火锅店里除了几个营业员在打呵欠,安安静静,看样子,那帮小子滚蛋啦。

于是

老头儿放心的走过去,一面继续思考刚才的报警问题。

算了,这警还是不报算啦,免得给前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嗯,给前妻带来麻烦,也就是给女儿带来麻烦,给女儿带来麻烦,也就等于是给自己带来麻烦。

天底下,还有自己给自己带来麻烦的蠢蛋吗?可是,如果不报警,让这二小混混逍遥法外,又会给别的人带来不幸,甚至危及到生命。

这可不行

我锐气活了大半辈子,细细想来我可不是什么英雄,可我好歹也算条汉子,哪有汉子见别人有生命危险,不出手不提醒哩?

可是,妈的,我怎么觉得这事儿有点难,是有点难哦?于是,九月之夜的凌晨2点多钟,一个个头不高身体壮实,胡子拉喳的老头儿,站在路灯下左右徘徊,喃喃自语,相当吸引眼球。

这样吧

老子不管这事儿,枉为条汉子。

明儿个天亮后,找个电话亭来个假名电话报警怎么样?哈哈,这样即报了警,又不让对方知道我的真名,就不会为前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高,实在是高!钱锐气,看不出,你老人家有点脑水哩!老头儿正乐滋滋的想着,忽然听到有人在喊:“大爷,大爷,你好!”

老头儿转过身

一溜儿4个小伙,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大爷,你好。”4小伙虽然身着便衣,却个个精神饱满,炯炯有神,拎着电棒或大号手电筒,胳膊上都佩戴着红袖笼,上面是清晰的大号白字儿,某某地区巡逻队!

老头儿高兴的说:“你们也好,咋啦?”领头的小伙子走上来,笑眯眯的:“大爷,这个时候,你一个人怎么站在这儿?”

“咋?我就不能一个人站吗?”

“不是,我们是怕你老不安全,”

小伙子继续笑眯眯的说:“大爷,你住哪里呀?我们送你回去吧?”老头儿急了:“那怎么行?我等人哩。”

4小伙交换一下眼色,领头小伙正要继续开口,他手中的呼叫器,急切的响了起来:“胡队胡队,我是三组我是三组,我们这儿需要支援,需要支援。”

“明白,坚持住,我们马上到。”

小伙子镇静的回答

然后,一扭头挥手:“小徐留下,送大爷回家,其余的跟我走。”三小伙就不出声的跑掉了。钱锐气明白过来,便笑呵呵的催小徐到:“你也去吧,我没事儿,我真等人,电路突然短路没电啦,真没什么事儿的。”

可小伙子不肯离开,反而警惕而小心的细细打量着对方:“大爷,听我说,”老头儿更笑了:“放心放心,我不是坏人,更不是歹徒,真是等人哩。”

“不是,大爷,我是觉得,哎,”

小伙子有点吞吞吐吐的

“大爷,你是不是哪点儿不舒服,难受呀?”钱锐气哈哈大笑,在寂静的凌晨时分,响彻云霄,小伙子皱皱眉,看看四下,老头儿马上心领神会,放低了嗓门:“没得没得,我没有病,也不是什么临时发作,到处晃悠。谢了,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我真没病,真是等人啊!”

一眼看到

达达小哥正骑着电动车,从朦胧深处驶来。

老头儿大喜,指指那儿:“瞧,电工师傅到啦,上门维修,这么热的天气,宁愿钱吃亏,不愿人吃亏,对吧?”

然而,警惕的巡逻队员并没马上离去,而是和老头儿一同站着,注视着越来越近的外卖小哥。达达驶拢了,还没停下就招呼到:“大爷,等急了吧?对不起呵!”

“哪里的话?麻烦你了。”

钱锐气笑呵呵的迎上去

“睡得正甜,把你喊起来,是我对不起你哟。”达达小哥看起来,虽然神情有点疲倦,却双目炯炯,满面微笑:“大爷,远不远?”

“不远不远,就在前面,呶,那栋楼三楼。”“那你上来坐着,我带着你快一些。”于是,钱锐气抓住电动车后架,坐了上去。

突然想起还跟着自己的巡逻队员

回头瞧,哪还有人影?

果然,达达小哥进了屋内细细一查,搓开了双手:“哎呀,钱大爷,这事儿有点麻烦罗,电源开关是好的,可能是线路的某人个接头松了或者短了路,可是,”

“是呀是呀”老头儿牙疼似的,挤着嗓门儿:“线路全部埋在墙头里,这事儿,是有点儿麻烦啊!”达达小哥低头想想,又说。

“是有点麻烦!这种线路的装法,现在早都淘汰了。要说这种装法呢,有坏,也好。”

这又燃起了老头儿的希望。

“哦,此话怎讲?”“坏,就不说啦。好处呢,就是只要找到原装修方,如果对方有线路图,问题就迎刃而解。”

钱锐气马上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女儿,把这话儿讲了。于是,远在北京的钱莉,又把这话转给了就一直沉默不语,坐在沙发那头上的老妈。

前妻听罢,想想。

也抓起手机开拨,而且居然也打通了。

房东听了,自然连声答应,不过,还忘不了一再叮咛:“不管线接头在哪儿,反正破坏了墙壁,你自己花费请人修好就行。”

得到对方切实的承诺后,房东把原装修图发到了对方的手机上。前妻自然看不懂,更不懂如何打开放大?于是,又给北京女儿打电话。

老头儿急了

也怒了

真是傻老娘儿们,急事急办哩,没看到人家外卖小哥睡着了,都爬起赶到候着?瞧你慢吞吞的,老子早过意不去了哩。

突然上前,于一片幽暗中夺过前妻手中的手机,塞到达达小哥手里:“给,小兄弟,对不起,全看你的啦!”毕竟是年轻人,按图索骥没费多大的事儿,达达就找到了断头。

好家伙

一下就是三个

可问题也来了,深埋在墙里的断头,必须打开,要不怎么接好通电呢?达达没料到,自己看似颇具棘手的事情,在钱大爷却是小事一桩。

当下,钱锐气请小兄弟在阳台上稍坐坐,自己操起家伙,按照小兄弟划出的圆圈就开凿。不到半小时,三个断头就显露了出来。

达达小哥迅速接好

然后一推电闸

唰!屋里灯火通明,亮得三人眯缝起眼睛,乐不可支。鸣!厨房传来清楚的轻响,冰箱启动了。钱锐气一步扑过去。

鸣!电扇也开动,清凉的风呼呼呼的扫过来,单间有了勃勃生气。一直坐着的前妻也没说话,而是站起来到厨房,化了一大杯白糖温开水,双手端给了达达小哥。

的确了渴坏了的小兄弟接过

一仰头,咕嘟咕噜喝了个痛痛快快。

钱锐气趁机瞟瞟前妻,因为基本上一夜没睡,又加上憋闷在心里的担心着急,前妻看起来比上次老多了,这让老头儿有点心疼,那看人的眼光就不由得变得温存多了。

许是前妻也瞟见了前夫的微妙的变化,苍老的脸颊上居然红红,稍纵即逝,又恢复了惯有的灰白腊黄。

“谢谢”

达达小哥一气喝完

把玻璃杯还给前妻,由衷的感谢到:“就是太甜啦,真好喝,谢谢!”前妻苍老的脸颊上亮光闪闪,微笑着点点头,嘴巴蠕动着,大约是想说点什么以表示感谢,终没说出,折向厨房,忙忙碌碌窸窸窣窣去了。

钱锐气把小兄弟送到楼下,拉拉他的手:“谢谢,耽搁你睡觉,明天一早还要外卖吧?”达达小哥冲他笑笑,一迈腿骑上了电动车,一面笑到:“我们不是拉了手勾勾的?还谢什么呀?钱大爷,我可不像你老人家,坐着每月有钱自动打到卡上。不劳动就不得食哦,大伯,再见!”

一扭把手

哒!瞬间不见踪影。

老头儿看看手机,好,小兄弟本事了得,不过才3点钟就接好了三个断头。剩下的事儿,就靠自己啦。回到三楼,屋里一片呛鼻的腾腾灰尘。

有洁癖的前妻,正在精神抖擞的打扫着呢。老头儿忙喝住了她。对凿开后的填补,老头儿早胸有成竹。笑话,干了几十年的巡道工,这类修修补补的小屁事儿,岂也算事儿?

可自己忙着送小兄弟下楼

一时忘记了叮咛前妻不要乱打扫,这下有点小麻烦了。

本来呢,将就原来凿开的墙灰,收集起来细细捣碎,再浇上清水合合,就是现成的墙灰水泥,照洞填上再细细抹平,除了表面差一点,基本上能还原。

并且,表面差一点就差一点呗,反正又不是自己的产权,只要凑合着也就行了。可前妻这么一打扫,把些许灰尘与凿开的墙灰搅合在了一块儿,增加了搅合的难度,说不定根本就无法搅合了。

那么

就只有等到天亮,到楼下找来新的水泥灰填补了。

现在才3点钟,到天亮杂货铺9点钟开门,足足还有7个钟头。面对前妻一直不说话,双方怎么也感到别扭尴尬的局面,老头儿可真想马上拔腿就跑。

不过,钱锐气到底蹲了下来,小心地把所有的墙灰收集到一起,仔细拈去其中的拉圾,找一个梯盆装上细细捣碎后,再小心翼翼的浇水开搅。

还好,天逐人愿。

搅好的墙灰还算有贴力,老头儿就近墙壁,一一认真填上。

九月天气热,用不着等收汗,这个填好,那个早干的紧巴巴的了。老头儿不慌不忙的含上一口冷水,逐一轻轻喷去,再细细的抹平。

这样干透后,除了稍稍下凹一点,与平时基本无异样。钱锐气退后二步,得意地歪着脑袋瞅着自己的杰作,不想一个大呵欠涌上来,顿觉睡意浓郁,双眼迷糊,忍不住一张嘴巴,又是二个长且大的呵欠。

什么碰碰他胳膊

老头儿扭头,一小杯白糖温开水递过来。

钱锐气也不客气,接过就咕嘟咕噜,喝完,像达达小哥一样,抹抹自己嘴巴,来上一句:“谢谢!就是太甜啦,真好喝,谢谢!”一面把盅盅递过去。

可眼睛一瞟,老头儿马上又把盅盅收了回来。现在市面上己经看不到这种白瓷盅了,发黄的白瓷上,烫着褪色的红字儿,中间一个大大的“奖”字儿。

下面半圆圈扇形一小字儿

某某铁路局某某工段先进巡道工

再下面,几个更小的字儿,一九六九年九月十七日。与众不同的是,发黄掉块的白瓷把手上,还有一串阿拉伯数字,第0008号。

久久地把玩着这堪称古董的旧盅盅,钱锐气的眼睛有些发潮了。那些遥远的岁月,平淡无奇的生活和沸腾的记忆,一下全涌到了他眼前。

那时节

全国上下乱哄哄的

局里本来也想乱,可上头下了死命令,为了让小将们能到北京见到×××,铁路全部实行军管,全体人员必须像平常一样努力工作,以保持革命铁路的畅通云云。

时年不过才17岁的钱锐气,就听话搞下了“某某铁路局某某工段××××造反团”的红袖章,重新背起沉重的工具包,开始了每天对铁道的例巡。

那时节啊

不过才14岁多点儿的前妻,在路上遇到自己就红脸,就绕道行。

这个工段长的最小丫头,弄得钱锐气莫名其妙,以为是自己不注意在什么时候得罪了她,经常暗地里惴惴不安哩。

在年幼的钱锐气眼里,掌握着全工段上千号人命运的工段长,就是最大最权威的官儿。想想,自己得罪了工段长,是多么恐怖可怕的事啊!

那年底

因为工作认真积极负责

还排除了好几处隐藏的险境,为史无前例的×××××××××立了新功,钱少年被工段评为了先进巡道工,并位列局系统共560名先进的第8号。

胸前佩戴着大红花的青葱少年,在热烈的掌声中,上台接受了这个同样扎着大红花的白瓷盅,还有扎着大红花的×文四卷和一枝钢笔。

当时

青葱少年并不知道

在台上如星的眼睛中,有一双14岁少女深情的眼睛,在胧朦胧朦的看着自己……哦,往事如烟!如今,什么都流落去了,唯有这白盅盅还保留了下来。

说实话,看着它,就是看着自己走过的大半辈子,万千往事涌上心头,因此,钱锐气真想就此把盅盅拿回去。

可是

大约是猜测到了前夫的心思

前妻枯槁的手伸过来,不由分说夺过盅盅,放进了碗柜。老头儿的双手仍平端着,怅然若失地看看前妻的背影,摇摇头,拉开门离开了。

本来呢,似这样夜半三更的跑来为前妻修修补补,己是常事儿,来回都坐的是夜班车。就是那种定向的,晚10点——凌晨6点,每隔半小时发一班的公交夜班车。

不过七八里路吧

如果走,也只是30多分钟的事儿。

可为了安全,还是坐车,也就2.5元,仅仅比白天多了五毛,比打的便宜多了,老头儿也乘得起。可现在,由于白姿盅盅的参与,情绪有些激动的老头儿,决定走着回去。

走着走着,手机开始了震荡。钱锐气不看也知道,一淮是女儿打来的,顺手就凑近了自己耳朵:“钱莉呀,我是爸爸。”

“爸,那个被你叫来的小伙子是谁呀?”

钱莉甜甜的问到

“听妈说,挺礼貌挺能干的,一来就查明了问题的症结?”老头儿高兴了:“当然罗,年轻人嘛,是谁?就是我们楼上的8—3,好邻里哟,我们才拉了手勾勾的哟。”

“手勾勾?什么意思?”钱锐气慢条斯理的说了,女儿在那边咯咯咯的笑到:“一老,一少,现在还拉手勾勾,搞笑哦!”

父女俩说笑一会儿

钱莉提醒到

“爸,你得请人家来家里喝喝小酒,小茶什么的,继续笼络笼络感情才行,现在的年轻人,不像你们那会儿的。”

老头儿乐哈哈的,连连点头:“这我明白,知道。你老爸还没老糊涂。”“就因为,你还能明白,所以,我又得提议,”

“唉,哎,你也休息了吧,”

吓得老头儿马上打断了女儿的话头

“拿着手机打过来,打过去的累了一夜,陈军没意见吗?”钱莉沉默了,一会儿,冷笑笑:“人家说是在出公差!算啦,爸,你也早点休息了吧。对了,到家了吗?我记得你从妈的家出来,回到桃花小区7—3,坐夜班车不过几分钟吧。”

“我在走路,反正也不忙的。”老头儿望望一辆驶过自己身边的夜班车背影,老老实实的告之:“再说,快天亮啦,困过了头,反倒不想睡啦。”

“哎,爸呀。”

在那边,钱莉感情复杂的说。

“你老也不用太节约,每月的养老金不够用,就给我讲一声,”“够啦够啦,真够啦。”钱锐气急忙回答到:“一个人每月有快3000块,足够啦,我知足啦。”

对女儿的经济,钱锐气一直不太清楚。只知道,钱莉婚后不久,就在公婆的要求下,回家当了全职太太。

公婆都是京城普通的小公务员

家里有套祖上传下来小四合院

据说按现在京城房价,要值个上千万元的。准女婿是女儿校友,同学和学长,拿到管理硕士学位后,自己在中关村开了个老板带员工,总共5个人的微企,具体是做什么,不甚清楚。

结婚几年来,女婿仅在上前年和着女儿回来过一次。在老头儿印象中,准女婿个儿高高的,肤白,发黑且浓,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彬彬有礼。

可是

老头儿隐隐约约感到,这小子好像和女儿出了点问题?

可到底出了点什么问题呢?作为老爸,好像又不太好问,何况,每次一涉及到这敏感话儿,钱莉就转移了话题。

唉,个中细节,可能前妻知道吧?“3000块养老金,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女儿幽幽地说:“全看如何使用了。那么,爸呀,你相亲的事儿,还在继续吗?”

老头儿一怔

关于自己的相亲,钱锐气从来也没想过要瞒着女儿。

不过,从来也没主动告诉过她。只要钱莉主动问起,老头儿就暗示自己在继续。所以,钱锐气又含混的回答:“嗯,没得事时,也在。”

“可是,你就真的没想过,和妈破镜重圆吗?”

不想,钱莉直截了当。

而且,显然有了温怒:“少的夫妻老来伴,你们可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啊!”关于这事儿,敏感并沉重,女儿过去除了围绕着它,暗示,比喻或形容,可从来没有这样直来直去。

所以,钱锐气一时无语,甚至有些慌乱。都道,女儿是父亲的前世情人!虽然远在北京和家务缠身,女儿却大事小事儿的时时关心着自己,其中的亲情温情,自不待言。

老头儿也明白

老父母的离散,对女儿是个沉重的打击。

试想,哪个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媳的女儿,愿意年过花甲的老父母,天各一方,孤苦伶仃?那样,即加重了自己各方面的负担,更让自己愧对自己的孩子。

要是年幼的儿女问起自己的外公外婆,真不知该如何回答?可女儿懂事,多年来对此事都是强忍着痛苦劝合,对自己的持续相亲,也没表示过多过大的指责和愤怒。

然而

今晚

钱锐气无言以对,只好紧紧按着耳朵上的手机,加快脚步,想着如何回答?好在钱莉的确懂事,点到为止,听老爸半天没吭声,叹口长气:“算啦,爸,你走快些,回屋休息了吧。我记得,你今年65啦?”

“嗯”老头儿这才闷闷不乐的回答:“壬辰年,属龙的。唉,莉莉,你也休息吧,晚安。”“不,早安,爸,应该是早安了。”

钱莉关了手机

钱锐气回到小区进门时,正看到值勤的小保安,脑袋正歪搭在桌上,呼呼大睡。嘴角流出的一大缕口水,正和旁边一本摊开的书,粘连在一块儿。

要按老头儿往常的脾气和作法,一定用力捶着桌面,愤慨的喝到:“值班睡觉,进了小偷怎么办?业主们真是白养活了你们这班人。”

可现在

他却轻轻站下,四下瞟瞟,若有所思。

眼光从8楼达达小哥的窗口,慢吞吞地扫到这保安亭,最后停在小保安熟睡的脸孔上。看样子,小保安实在是小了点儿,不过就十八、九岁吧,嘴唇上那一圈儿代表雄性的胡须,不过才浅浅的一圈儿。

按理,这样晚上的值勤,基本上都应该是沧海桑田的中年男。正在发育贪睡的小年轻,怎能担当如此重任?

要像小保安这样值勤睡觉

业主们的安全,还谈得上有什么保障?

明天呢,记得找小谢主任聊聊,要不,真进了小偷,她也赔不起的。想着想着,老头儿忽的拍拍自己脑门,不是记着假名报警么?

这不,眼前就有电话呢。其实,钱锐气一路上都在留意,过去随处可见的公用电话,居然全都消失不见了?

当然罗

老头儿也知道

如今随着手机的普及,公用电话己完成历史使命,退出了江湖。可即便退,也不可能完全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吧?

如果真那样,人们遇到意外的紧急情况,比如像我今晚上,又该怎么办呢?钱锐气就伸手去拿桌上的电话筒,一抓就起,凑近自己耳朵听听,正在语音提示“拨打本机主号,请拨1,拨打外线市话,请拨2,”

于是

老头儿拨了2号键

顺利拨通了110,细细的报了警,最后留的是个临时编的假名——想钱。可笑的是,报警过程中和报完警放话筒时,老头儿都有意提高嗓门儿和加大动作,小保安居然一直熟睡未醒。

话筒放好后,老头儿又顺手拿起那本书瞅瞅,书面上几个大字他全认得“穿越到明朝做太监”,皱皱眉,翻腾翻腾,全无兴趣,有意惊动对方,砰的扔回桌面。

这下小保安醒了

呼的站起来,惊讶的看着老头儿。

“咋,你是小偷?”钱锐气耸耸肩膀:“你看我像小偷吗?”“不是小偷,怎么这么晚了还站在这儿?”“我想穿越到明朝当太监哇!”

老头儿好笑的揶揄到:“你是正在作梦,当上明朝的太监了吧?”毕竟是职责所在,小保安的脸孔唰的红了,惴惴不安:“没有,不是,大伯,我只歇了一下,没想就睡着了,对,对不起。”

钱锐气看看他

沉默不语

桃花小区呢,因为是个有10多年历史的老小区,房屋旧,遗留的问题也较多,几届业主委员会和物管会,都处得不太好,矛盾百出,业主们意见颇大。

最后一届的物管会,是去年底才在前物管会的基础上,重新添减人员组合而成的。人员变动频繁,因此不常与物管会打交道的钱锐气,对这个小保安似识非识的。

奇怪的是

面对小保安的不安和求情,老头儿却不由自主想起了楼上的达达小哥。

在他眼里,达达小哥和这小保安相差不多,因此,就和颜悦色的回答:“小伙子,业主们的安全就系在你们身上,可不能再打瞌睡罗。”

小保安红着脸孔连连点头

感激的看着钱锐气

“大伯,我好像认识你,你住后面甲1栋7—3,姓钱?”老头儿点点头。“钱大爷,果然是你呀?”小保安有些兴奋了:“知道不,你可成了名人哟。”

钱锐气笑了:“我是什么名人哟?糟老头,老单身一个。”“真是名人,我师傅说过,今晚上,你和一个小伙子躲在树林里拉手勾勾,说不定是个破坏分子,要我多注意你呢。”

小保安口无遮挡

老头儿却听得哈哈大笑

“我,是破坏份子?哈哈哈,老子活了65年,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是破坏分子?”小保安大约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嘎然停下,有些不安的看着对方。

钱锐气也住了嘴,准备动步往门里走。其实,老头儿根本就没往自己心里去,小保安反倒误会了,忐忑不安的在后面问:“钱大爷,您,您老没生气吧?”

“没哩”

钱锐气没回头,推开了小门。

“其实,我师傅也是说着玩儿的,”小保安亡羊补牢,着急的踮起了脚尖:“真的,他是开玩笑的。”老头儿回过了头,笑兮兮的。

“小伙,问一句,穿越到明朝可以干别的呀,为什么你就想着做太监哩?”小保安怔怔,答:“做别的太累,只有当太监最轻松呀。”

“那,做皇帝哩?”

“老担心被人谋害,是个危险职业。”

“那,做商人?”“明朝一样有贪官污吏,做了更累。”“太监有什么好?”老头儿来了兴趣,叉开双腿站着,还抱起了胳膊:“身体零件残缺,死了也不能进祖宗坟地哟。”

小保安也熬上了:“这您钱大爷就不知道了,太监虽然身体零件缺点,可有钱有权,吃香喝辣,人见人怕……”

小保安滔滔不绝

老头儿却越听越腻烦

现在这些年轻人怎么了?怎么好的不学,就想着不劳而获,一夜暴富,要做什么人上人?哎唉,哪像我们年轻的时候,就一门心思想着革命工作,认真负责,主动积极?

这风气哇,要不得要不得,真是要不得啊!一生气,老头儿扭身掀开了门。习惯成自然,回了自家的钱锐气睡得并不踏实,只是胡乱就着水龙头抹抹冷水,顺手抓过干毛巾擦擦脸孔,就势躺在了床上。

如果仅限这样

那老头儿的家里一定乱七八糟,脏得一塌糊涂的。

可旁人有所不知的是,老头儿这看似胡乱就着水龙头抹抹冷水,实则是修练了几十年。这么说吧,这远比拿着毛巾绞绞温水,正儿八经的洗脸,来得力道和干净。

这一手,是铁路巡道工生存的基础,而一个周身油腻烦味,邋遢肮脏的巡道工,是不可能基本上每年都能获得局或工段先进生产者,也不可能获得工段长宝贝的小女儿爱情的。

说完脸孔

那么脚呢

一张脸可以就着冷水抹抹,双脚不可能也是如此吧?当然,所以,老头儿每每这么一睡下,必定又重新蹦将起来,跑到洗手间。

不论春夏秋冬,装上一盆冷水,就着独凳一屁股坐下,脱鞋褪袜,然后哧的一下,将双脚伸进水里,泡上分把钟,随手用力搓搓就重新拔出,也不用毛巾什么的,就那么让水淋淋的双脚晾着,直到水干。

所以

这一套几十年来的老动作练过

基本上也就把嗑睡练掉了一小半,脑袋再粘上枕头,再迷迷糊糊的也难真正入睡了。前妻最烦他的许许多多,这就是其中之一。

其实,当几十年前的洁癖,遇到此种经典的巡道工洗脸洗脚法,也就种下了离散的祸根。只不过那时还年轻,还有所谓甜美的爱情担当着,遮蔽着。

随着岁月的流落

终于棒打鸳鸯,各自东西。

不到凌晨七点,老头儿就醒了。本来呢,按照女儿教的养生法,醒了不要立即下地,最好是平躺在床上发上一阵楞,这有益于清醒脑子,促进血液循环,防止老年痴呆云云。

可老头儿几十年来,都是一醒来翻身就下地。开头还牢记着躺了好几天,慢慢就抛到了脑后。咣,前铁路巡道工翻身下地,双脚在床底下窸窸窣窣地拨拉着找鞯,可总拨拉不着。

要说呢

老头儿端坐着

双脚拨拉找鞋的本事,也练了几十年,基本上是一拨拉一个准。可今天怪了,本事掉味啦?钱锐气怔怔,同时感到肚子空得厉害。

也难怪,昨晚到今晨,基本上都在劳动呢,就弯下了腰。这一弯腰不打紧,老头儿差点儿跌个倒栽葱——床下,一个黑衣小子倦缩成一团,睡得正欢。

更绝的是

身子一松一松的扯着,却没丁点儿声音。

几分钟后,当物业主任小谢,带着保安队长和几个全副武装年轻力壮的保安,轻轻叩门而入,一涌而上,将入室小偷从床底下抓出,捆得像个棕子似的,小偷才慢慢睁开眼睛。

见状有些紧张,冲着保安队长问:“哎哥们,你们是抓错了人吧?”膀大腰圆的保安队长,恨得牙痒痒的,上前就是啪啪啪几个大耳光。

“还在梦中?好,继续继续,到牢里去继续做。”

“敢私设刑庭,捆绑公民,我看你们的确是想坐牢了。”

黑小子却不紧不慢,甚至还有点笑眯眯的嘲弄到:“特别是打我的这个大个子”小偷的猖獗,激起了大家的愤怒,钱锐气正待窜上去,小谢主任跺跺脚,怒斥到。

“嚣张,信不信我离开?”

“别,美女你别离开。”

小偷眨巴着眼睛:“一看,你就是领头的,能容许我说句大实话不?”小谢主任气得冷笑一声:“行行,说吧,我们洗耳恭听。”

“第1,我不是偷,我进来时,保安抱头大睡,不进白不进,对吧?第2,这家太穷,我没捋到什么值钱的玩意儿,不信?老头儿自己看看。第3,”

保安队长早按捺不住

呼的窜上,拿出真本事。

嗨地凌空腾起飞毛腿伴着拳击,小偷顿时搭拉下了脑袋瓜子。众保安将其乱七八糟的拖出去,小谢主任就催促到:“钱大爷,你自己看看,丢什么东东没有?”

结果,一番认真搜寻后,真没丢什么玩意儿。老单身,除了随身带着的现金,各种卡和钥匙,能丢什么东东?

小谢主任放了心

有些鄙夷的笑笑

“钱大爷,小偷嫌您老穷、您老可真节约啊!”钱锐气的脸孔有些挂不住了,什么话?小偷看不起我,你一个大主任也嫌弃我?

真是人老人穷被人欺哇?不行,咱得把真实情况讲讲,看你一个堂而皇之的物业大主任,如何给我个满意的说法?

小谢主任听完后

一张俊脸通红,跺跺脚,跑了出去。

见状,老头儿又马上后悔了,唉唉,比达达小哥还年轻的小保安,虽然一门心思想着穿越到明朝当太监,可毕竟是孩子,孩子不懂事,我这当大伯的应该宽容理解。

怎么能告状,让其挨批评受罚,甚至可能被一脚踢出保安队伍,成为无所事事的失业少年啊?钱锐气就抓起了手机,想替小保安求求情。

可刚拨通

又放下了

算哩算哩,小保安这样做是不对的,难免让小偷钻了空子,让更多的业主受损。我钱锐气穷,没什么可偷的,其他业主就不一样了。

比如那个朱大妈,比如楼上那个炒股专家,还比如,铃……手机响了,老头儿忙忙掏出打开,凑向耳朵一听,呆住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