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宅家心曲
作者:梁晓纯  发布日期:2020-08-18 20:48:47  浏览次数:158
分享到:

悉尼的冬天不是很冷,院墙边小树上的纤叶依然青翠,一串小小的红色籽粒裹着坚硬的外衣从绿丛中探了出来。天色将晚,大块大块的灰色云朵悬浮在深蓝色的天空之上。

疫情在全球蔓延已经持续半年多了,至今尚无终止的迹象。我和许许多多的人一样,大部分时间依旧宅在家里,内心也便由起初的恐慌变得从容起来,进而竟开始尝试享受这种闲适的生活 。此时的我,心境反倒淡如薄雾,可以不必再有时间的概念,许久什么都不想做,也的确什么都没做。即使深夜无眠,也不必勉强自己,尽可以睁着双眼听风听雨,早上起床,不用闹钟,连表都不必看,完全听凭身体的节奏。当真需要做些什么,也丝毫没有迫切的理由。更有甚者几乎是平生第一次,竟然留起了络腮胡子,也不修也不剪,索性让它在脸上任意地生长。人呆在家里,相貌却变得野性起来。宅身亦斋心,由此任凭生命自然地流淌,似乎这样便可以接近一种绿色的原生态,直到永远。

“小国寡民……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突如其来的疫情,却使人们被迫地浅尝了一回老子的境界。

曾几何时,历史上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大型瘟疫的爆发,在人们的心目中留下的只是一些可怖的传说,毕竟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们宁愿相信瘟疫之所以具有那样大的杀伤力,不过是因为当时科技的落后和人类的无知。谁成想,在所谓的高度文明发达的今天,瘟神再一次卷土重来,堂而皇之地占领了整个世界,几乎没有放过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只不过还是由一向自以为是的人类自己,给这种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凶险的幽灵取了一个听上去不那么可怕的名字:新冠病毒。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生活是沸腾着的,地球上整个人类的生活都是沸腾着的。

如今一切都慢了下来,静了下来。最不适应这种节奏的,恐怕是那些已经习惯于或者说一向热衷于改变、创造、争抢、称霸的各国政府了,它们仍然固执地以疫情爆发之前的思维运转着,它们紧盯着各种经济指标、金融市场、失业率……拼命地试图挽回衰局,却罕见有人冷静的反思到,当下的状况正是过度贪欲的人类遭受的警示和惩罚。

集会、聚餐、旅游、演艺、狂欢、赌博(请允许我把观看体育比赛也归入赌博一类,因为如今的体育早已出离了它原本的精义,少有观众不是因为买了彩票才对比赛如此痴迷的,也少有比赛不是为了金钱而举办的),疫情通常更容易在以上这样的人群中肆虐,而对那些一如既往地坚守着自己的人生轨迹,对于身外的追求不做过分之想的人们,比如一个本分的农民,一名勤劳的工人,或是一位真正的科学家,瘟疫的威胁是有限的,除非他们所在的家庭或群体中也存在上述那几类人。任何事物一旦过度,就将发酵变质,名利、金钱、地位……肮脏的意味,同样具有着精神与物质的双重含义。在当今这浮躁的世界,又有多少人肯花时间去实行内心的修养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普遍的人们的心境从疫情爆发开始时的惊恐万状,到后来因死神离自己如此的接近反而变得坦然,以至现在因对每日众多新增病例的司空见惯而趋于平静,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麻木。不可否认,这半年多的时间,所有人的心理所经历的改变多过以往的若干年。假如有一天,疫情消失,抑或是那一直以来令人不敢奢望的疫苗被成功地研制出来,人们无疑将会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梦之后的初醒。但无论如何,这颗心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许多微信群,没有因为人们有了多余的时间而更加热闹,反而变得沉寂起来。宅在家里,还因为打破了以往正常的生活习惯,使许多家庭内部成员之间的关系产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比如父母和孩子之间,从过去的各自忙碌聚少离多,一下子变成长时间的相处,彼此间的亲昵反倒难以因为没有了距离而永久地持续下去,这一点似乎大人和孩子都意识到了,尽管他们之间的爱从未中断,但长久地关在各自的房间本身就使人产生一种心理上疏离的感觉,加上由疫情带来的情绪低落,偶尔在厨房或是客厅相遇,也无法总是对对方报以微笑。瘟疫给人们心理带来的影响,其惯性也在日益加大。当然这中间首先是家长们变得格外的小心起来。但毕竟亲情是不会被阻断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心的笑容同时重又回到了两代人的脸上。

冬日的晚风吹拂着院子里的花树,它们轻轻摇曳的姿态仿佛是在安慰着我,告诉我瘟神离这里尚远。树稍之上,从那垂在天际的深色云块的间隙中,闪烁出大半个月亮,它像一只大大的半睁着的暗褐色瞳眸,在注视着地球上的人类,也被地球上的人类注视着。止水澄波,世界依然如此美丽。不想那么多了,还是珍惜当下,读一本圣贤的书。心静了,一切就都静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