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一日看尽长安花 7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10-10 13:16:14  浏览次数:63
分享到:

 然而,艺术又掩映了人倫的畸形與墜落。

翁媳偷情畸戀乃至于公開名正言順淫亂(滿朝文武懼于皇帝的淫威,莫敢公开出声反对,事實上据史载,當時就有不少文武大臣,暗地里苦谏和進勸),致使,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國事越來越壞亂,以致于,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最后“宛转蛾眉马前死”了。

這又是艺术的墜落與不足。

白居易應當為此負全責任。

行笔至此,我还記得,在大三的一次年級《長恨歌》討論會上,我曾石破天驚:“真是奇怪,一直強調‘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白居易,居然會為皇帝與貴妃的人倫墜落丑事,寫了這么一篇洋洋洋洒洒的大作?長恨歌是不朽的,長恨歌又是罪惡的……”

不想,居然还引來一大片贊同聲。

盡管詩人的才能与其品質,并不都是呈正比例。

可那時的我們,的確是一點不明白,被喻為“每寫一首詩,都要讀給老百姓听”的平民詩人白居易,何出此故?當年詩人獨闖長安詩壇,曾被當朝詩壇泰斗諷為“居長安不易,白去白去”,結果,詩人以一首“离离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尽,春風吹又生。”換得泰斗的連聲驚呼:“居易居易,居长安易哉!”

由此,白居易大展風采,功成名就。

一跃而挤入大唐诗坛,成为当时就著名的大詩人。

这种靠着自己天才和性情的巨变,自然让后来的有心人们百思不得其解,才华横溢且爱憎鲜明的白居易,会为了功名利禄而大捧当今天子风流轶事的臭脚吗?是其在阿谀奉承官場的需要始然,還是明爭暗斗明哲保身的必需?或似己成學術上的千古之迷。

二千多年过去了。

事情好像有了转机?

最近网上有人化名,揭示了白居易写作《長恨歌》的真正原因:長恨歌,其實寫的是白居易自己。原文較長,恕無法一一引用,只簡單說來,如果是真的,這还的确是一個二千多年前,讓人暗然淚下,无限伤感凄婉的愛情故事。

白居易自幼與其表姐相愛。

真正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可在那個“天地君親師”父母包辦一切的封建年代,白居易作不自己的主。當時的社會风气,主导舆论和封建禮教(法律)規定,倘若父母告官,其子可是要犯法,輕者坐牢黥面(古代的一种肉刑),重者推出午门砍頭的。事后,二人虽多次重逢,卻在老母的一再坚决反對下,只能依依不舍,重新洒泪而別。

其表姐終身未嫁,郁郁寡欢,老死茅舍。

白居易雖然功成名就,又生活在大都市,可內心的痛苦,除他自己獨賞,卻無人可知。

好在他是詩人,于是乎,觸景生情,借物喻志,成名后不久,一首借描寫上層貴族實乃自己愛情悲剧的《長恨歌》,横空出世。《長恨歌》的成功,自然又使白居易詩名大振,錦上添花。可他內心的苦痛和无奈,仍是唯己所知,冷暖独尝.


下一篇:散步漫笔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