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一日看尽长安花 8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10-15 13:32:10  浏览次数:58
分享到:

由此,我联想到了另一個大詩人宋代的陸游。

他和自己表妹唐宛青梅竹馬的愛情,開始和結束,基本上也就是前朝白大诗人的翻版。

唯一不同的是,白居易的表姐回到鄉下后,至死未嫁,也與白居易終身沒有再見面。陸游卻和表妹,在其遵父母之言嫁人后,在兩情人昔日多次流漣忘返的沈園,意外見過一面。這次意外,對雙方打击都頗大,唐宛回去幾個月后就病亡了。

而陸游,卻噙着苦淚,寫下了千古名句: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越过千年時空,至今讀來,人們都仍能清楚地感受到,詩人那極端痛苦難受又無法排解的內心。在这块土地的罪孽深重的封建专制下,曾发生过多少惨无人道,惨绝人寰的事啊!

所以,白居易是幸運的。

也因此,李隆基和楊玉環更是幸運。

不過,我可以猜測到,弄出了這么大個丑事兒的這對翁媳倆,至死根本就不曾明白和悔过,一定还為自己的風流而沾沾自喜呢。以此类推,大唐長安和中國則更是幸運。

要知道,當年大唐的番国日本还处在半开化状态。

一切兼以大唐長安的喜怒哀樂和凡人瑣事,為本國审美教育的规范標準。

當它的駐大唐公使,想方設法(據說用的是偷盜術)弄到了白居易的《長恨歌》運回日本时,日本全國沸騰,天皇率皇室全體上層貴族,与全體國民一起傾巢出動,迎接“長恨歌”的渡海神來。而那個不太光明正大的所謂公使大人,也就成了日本萬民敬仰,人還活著其雕像就進了靖國神社的民族英雄……

眼前一片光明,抬頭,那雨絲停了,天空灿烂無云。

愉悦之余,我匆忙下了骊山,坐游306線專車,趕往前面的兵馬俑展館。

因為實在是太著名,太熟悉和太耳熟能詳,跨進兵馬俑展館時,我并不激動。我看大家也莫过如此,都帶著閑庭信步的輕松神色,先举家或邀朋在其大廣場上相互拍影留念后,再不慌不忙的踱到入口處,購票排隊入場。

兵馬俑分一,二展館和出土文物展館。

我先到了出土文物展館。

進得門來,眼前一片幽暗,一汪燥動。參觀者們基本上全集中在進門的第一個廳里,廳內,二座超大形(防彈和恒溫?)的玻璃罩里,端端正正放着秦始皇陵墓畔“陪葬坑”(秦时的“陪葬坑”,装的都是物件。“陪葬墓”,装的才是逝者或殉葬人)出土的三駕銅馬車。

上世纪80年代,在深7米的地下,大型秦铜马车被发现,包括两乘铜马车,八匹铜马,两个铜御者。它包罗了中国青铜史上所有的铸造技术以及装饰工艺,堪称“青铜之冠”。

铜车马一号车,古称立车又名高车,由3064个零部件组成。车上装备齐全,有驽机﹑剑﹑盾牌等防卫武器。一号车上的伞可随太阳转动而自由转动180度,伞柄上装有双环插销,可以灵活轻巧地从车上取下或插上。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