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让爱,融化在诗歌的斑痕之中
作者:庞霄云  发布日期:2020-11-21 12:37:35  浏览次数:177
分享到:

读“世界城市诗歌网”诗歌专栏·编辑//小苏蕙儿的诗歌《暗箱之药》有感。

心地的感叹,真的难以忘怀,余韵着许多心地上的那些意念——在读着“世界城市诗歌网”诗歌专栏编辑·小苏蕙儿刚刚在几天前发表的诗歌《暗箱之药》之后,我的心思难以平静,所有的形态与现状变成了生活中的景象和那些灰色的镜头,就这样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呈现,所有的思维感官,都在围绕着那一四个文字“·暗·箱·之·药·”所组成的诗歌形态和心思意念景象,仿佛中,就感触到了一阵阵的疼痛之味道,一种亲情的飘然和深入,一种孤独与无奈的给予,就这样伴随着我的思维线条,延伸到了诗人的那些文字韵味和缝隙之中,默默着那些生活与情感的斑痕与呓语,黑色与留连着爱的情怀,情感的叙说与人心的感悟,在文字的伤痕之中感叹,在诗歌意象的痕影里深刻感言,最终的喻体和形容,都成全了人心情感所赋予的那些人间大爱和小爱行为。同时更是让我们在深层的意念里去思索许多问题和形状,我想,从诗歌的意思去努力解读为好——母亲的大喻伤痕,就是我们那伤痕累累的天地形态,就是充满着酸甜苦辣涩的现实生活,更是在最终的本题意思中,就是我们自己伤害了我们母亲的手,也是在最真实的现实中再去医治抚慰着母亲的手和心灵上的疼痛……这一首诗歌,看似在文字上很是追求某一种意念所构筑而成的诗歌形状,仿佛中,让我们去在那些不沾边际的叙说与感怀中去理解诗歌的本意,而最终,就是我为受伤的母亲的手敷药疗伤的心思罢了——其实不以为然,而深层的引申就是社会与生活的那些基本重要问题。因为我们的母亲肌肤和肌体都受到了最终的病痛侵蚀,受到了病菌侵害和折磨,这一切都在牵挂着我们的思维与心念。那什么叫做“暗箱”的呢?“暗箱”——就是指“照相机的一部分,关闭时不透光,前部分装镜头,后部分装胶片。”它的呻吟含义,就是我们社会中的许多现象和问题的处理形状……难道中,我们不去想一想那些社会中的许多腐败事情问题,不就是在那一个个暗箱里操作出来的吗?不就是在暗箱里叠印和复制出来而去侵蚀人体和思想神经的吗?而真实的内容感觉就藏在后面那两个字——之“药”,诗人在努力寻求一种心灵医治的药物,在根治着生活中的那些病根,而一切都从我们的手上做起,在各种爱的叙说与行为当中,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因为中,我们无辜的母亲的手被割裂了,露出了伤口,大小不同,疼痛入心。所有的行为都在不断地为母亲的伤痕的敷药与体会之中进行和感叹,——“藏进黑暗的语言,把自己变成一味药//白色的苦涩增长着光的蔓延//穿刺的疼痛滴落于大街和机器//风吹过树叶时,它们卷走诗的痛苦//用声音分解每一棵树的细胞//把根裸露在呼喊里……”所有的呼吁与心愿感受,就这样真实斑痕着人心意境,而最终的空灵意念,就是我们生活中的实际那些最实际的问题,就是那些被比喻成为人和物体的东西景象,博大了诗歌的深含义和空间氛围,许多美丽的景象里都在包含着许多难以置信的事故和问题,还想说明那一个个的为什么吗?只要在现实中去感触和体验,就清楚了诗人的诗歌本意所在。“蛇钻进暗箱,药的味道被吞噬//一个瓶盖被旋转打开一堆白色的幻觉//药的名字上//吐出一串花朵的呻吟……”是的,诗歌的手法很有特色和韵味,借助文字的叙说心思很有意境,为此,大千世界的病根原由和形态,不就更加地让我们一目了然了吗?!!让我们有所体验了吗?!所以中,我们微小的责任就是尽自己的一点能力为母亲减轻疼痛罢了。你瞧,从母亲的手伤——到蛇一般的药——到药的比喻和功效——都在暗箱里繁衍……都在我们心灵的机体和细胞上流动……还有那些因为和所以吗?太多了……太多了……思维的深刻命题斑痕,各种现状的疼痛形态,就在斑驳的天地当中流行蔓延哪……同时,真切地让我联想到了鲁迅先生的那一篇小说《药》的形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人血馒头的人心形态……这,就是我读了这首诗歌的理解和收获。也许,只是我个人的认为,偏远心思题意,供大家一起去阅读感受,真的不成敬意,也希望大家和作者的指(修)正。——是的,我们著名的评论家张同吾真实地说道:“诗的优劣不在于更空灵还是更具体,或者表现手法上更多地继承传统还是更多地借鉴西方,关键在于是否让诗更有意味更有神韵,或是包容更丰富的精神涵量,或是以诗的意象传导新的价值观念和审美观念。”,我想,编辑小苏蕙儿的这一首《暗箱之药》诗歌,构思独巨匠心,视角深远深刻,意念深沉人心,感怀天地问题。就是能够让我们在一行行诗歌的句子韵味和内涵里,去让思索感触到了时代的精神与社会的各种现象和问题,让我们心地上充满了医治的希望,从中看到了花朵开放的美丽和美好……为此,衷心祝愿我们的诗人——心思豪迈壮美。2013,4,9日收获创作。

附:原作——《暗箱之药》——/小苏、蕙儿2013-03-30  2000

背面。母亲的手被割裂

(在铁制的栏杆上)
药属于
自己   夜晚
蛇口里的花朵,药性搅拌着经典的书味
一只贮藏的暗箱,静默着聆听伤口
盛满片剂的瓶子封存着屋顶的思索
腌没了日子的沉淀

藏进黑暗的语言,把自己变成一味药
白色的苦涩增长着光的蔓延
穿刺的疼痛滴落于大街和机器
风吹过树叶时,它们卷走诗的痛苦
用声音分解每一棵树的细胞
把根裸露在呼喊里

点燃,用蛇剧毒的舌头
并在迷幻的流动上,悄悄地
采下带露的叶子,碾碎它们
敷在母亲的手上
这个夜晚的风不再敲打窗口
直到花朵进入沙子

蛇钻进暗箱,药的味道被吞噬
一个瓶盖被旋转打开一堆白色的幻觉
药的名字上
吐出一串花朵的呻吟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