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点评陆健诗歌《周末生活》
作者:庄伟杰  发布日期:2020-12-14 19:36:02  浏览次数:436
分享到:

诗歌原文:周末生活
--陆健(2020年5月11日)

    太太观赏电脑的亚洲电影
    儿子在手机上浏览欧洲科技
    干脆,我捧起一本写美洲的书

    我们一家三口,就这样
    把世界抱着,把世界狠狠地爱着

    屋子很安静,天气也晴好
    中午了,谁也不抬头
    谁也不提做饭的事。就这样爱着

    好像要比一比耐力,比比
    亚洲,欧洲,美洲
    谁最能抗住饿

 一首十一行的短诗到底能表现什么,又能承载多大的容量?当然我们完全可以说,关键是看诗人能否从一个新的角度去感受眼前的世界,并在面对自我与世界时,小中见大,表达出自己对世界的独特发现。 

       在如此短的篇幅里有人物,有人物的具体环境,人物的心理展示、动作细节,加上这些条件的限制,一首十一行的短诗,想象力如何驰骋、转圜,诗人该如何驾驭和展开书写呢?这些问题,同样充满着挑战性。 

       我们甚至有必要追问:一首诗“在”吗?对此,最理想的方法唯有走进诗歌文本里。当我们静下心来品读诗人陆健笔下的《周末生活》,我们读到了什么,又会想到了什么? 

       一家三口,各忙各的。这是常见的现代人日常生活场景。诗人的高明之处,在于凭借对生活的洞察力,以近乎写意的笔法逡巡于具体可感的人情世态,在精心捕捉中揭示常人习蔫不察的场景和细节。诚如清代袁枚诗云:“但肯寻诗便有诗,灵犀一点是吾师。” 

      不常见的是三个人的兴趣指向的不一致。亚洲,欧洲,美洲,一下子把诗歌内部的时空惊人地拉开了。三人的兴趣几乎覆盖了我们生存的整个世界。开头的三行诗,写三个人皆有各自不同关注点,让我们的视域豁然洞开。饶有兴致的是,好戏在后面。瞧这一家子,周末时分,宅家蜇居,或坐或卧,竟然“把世界抱着,把世界狠狠地爱着”,你跌不跌眼镜?如此极度夸张,看似无理,又尽在情理之中。不能不说,在一个假定性的特定氛围中,用“有意味”的诗歌艺术形式来加以言说,他们可以尽情“抱着”世界和“爱着”世界,这是一种不可言说之言说。最有情趣的应是那句“把世界狠狠地爱着”,比温柔地爱、深情地爱,显得更具张力。其所蕴含的丰富意味,具有不可置换性。如此暖色调的心态,自然生成出暖色调的作品。 

        紧接着,诗人又在舒缓之中来了个“回锋”,与诗歌开篇进入的情景相互呼应,让我们从轻描淡写的叙述中感知到时空间的环境及情状,屋子,天气(或许还有阳光照进窗户),相对准确的时间节点,人物的心理状态等,仿佛历历眼前。一家三人心照不宣地都想偷偷懒,不愿主动去做饭。这是实写——作者拿捏得很准。旨在为后面的虚写展开了另一种铺垫,于是更为精彩的“戏”出现了,该吃饭时候没人做饭,饿了不是?比耐力不是?大家都不喊自己饿,躲进自己正欣赏、观看的现象世界后面,好像它们——那个替代物有了饥饿感。或许,他们仨,有的正读到精彩处无法释卷,有的这一集剧情还没看完,等等。实际上这是诗人设身处地的虚构,或称一种动人的“假叙述”。正因为有了它,诗人才可以充分拓宽自己的想像空间,甚至让此诗的“在”,揉合了某些戏剧性元素。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时而相互耍耍赖、偷偷懒是家人之间亲昵、和谐的另一种表现。而这,往往是寻找一种即合理又牵强的美丽“借口”。一家三人之间的借口,在诗中如许生动的呈现,可真称得上口气不小,可爱得有点不可思议。纵览全诗可以窥见,诗人陆健善于从生活的细微处切入,以开阔的思维,在起伏转折中自然过渡,一路生发开去,让生活里潜藏的种种诗意和盘托出。进一步说,这是诗人动用身心的感觉器官品尝日常生活的“原汁原味”,用富有情调的语言诚实地记录常常被人忽略的生活现场,使读者从一个具体的家庭日常场景中,领略到关于这个世界的一次小小的,也可以称得上一次大大的惊奇,或者惊喜。正因为如此,诗人陆健总是一边用诗歌注释着自己的生命,一边用身心校验着诗歌不断闪烁的锋芒。  

      我们经历的一切,远不是生活的全部。生活在我们经历之前总是陌生的。当我们的生活一旦有了诗歌陪伴,日子就有可能随时随地绽放出具象茁壮的花朵。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