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滕敦太获奖微型小说《讲究》及创作谈和名家赏析
作者:滕敦太  发布日期:2023-12-03 23:58:34  浏览次数:209
分享到:

那天喝喜酒,在城里工作的大干初次见到大江的媳妇雪玉,就说,我得喊你二嫂呢!

雪玉就一愣,大江说管你叫哥呢。

大干说,当年我老爹报户口,阴历阳历弄混了,其实我比大江小一天。听说你是个讲究人,自家兄弟一天也不能含糊。是这个事吧?

雪玉不知有这个事,说这话也有道理,那你是兄弟(方言,弟弟的叫法)了。

本地风俗,小叔子可以开嫂子玩笑。大干说话就放松多了,一边敬雪玉酒,一边说些不晕不素的段子。男人们就笑,雪玉也抿嘴笑。

临走时,大干借着酒劲拉住雪玉的手,半真半假地开玩笑:嫂子真好啊,二哥有福了。这辈子如果能与嫂子办回好事,也就值了。

雪玉明知故问,什么好事?

大干覥着脸说,那个事啊!农村叫钻苞米地,城里叫办好事。

雪玉拖长了声音,噢……那个事啊!咱感情归感情,那个事就莫必提了。“莫必”是方言,绝对不必的意思。雪玉说话坚决又不失礼数,众人哈哈大笑,散了。这话自然也流传了出去。有上门借钱的,人家不想借,就学着雪玉的腔:咱感情归感情,那个事就莫必提了。嘻嘻哈哈就过去了。

让人津津乐道的是,雪玉不知从哪里听说的,孕妇尿可以提炼尿激素制药,居然联系了制药厂代收孕妇尿。谁家有结婚的,她就找上门,先说一套祝福的话,送两包洗衣粉,再送一个制药厂特制的有密封盖的小桶,说专收孕妇尿,每桶给80元钱。

现在生活好了,谁家也不缺这几十块钱。新媳妇嫌麻烦,长辈就劝:答应吧,也费不了多少事。雪玉是个讲究人,你与她处好了不吃亏的。雪玉的生意就出奇的好。有人也学着做这一行,可找到人家门上,都说,给雪玉留着呢。

大江当了村主任,那天与雪玉说话,俺村岭地一年四季望天收,如果争取个小流域项目,就能在岭项上建天池,旱涝保收。可小流域吃香,争不来啊!

雪玉眨眨眼,大干不就管这个吗?

大江就抓头皮,说你不知道底细。俺这个本家一肚子花花肠子,村里人找他办事,只说好听的不办事。就俺们两家的关系,俺还真不知道他比俺小。为了能开玩笑占你的便宜,把他死鬼老爹都搬出来了。

雪玉就笑,说明人家办事讲究啊,想占便宜还占理。一码归一码,咱还是去找他一趟,行不行看人情嘛。

雪玉带了些土产,拉着大江进了城。大干坐在办公室里,先与雪玉开了一排子玩笑,然后脸一板对大江说,不是我说你,你知道批一个小流域要做多少工作?就这点东西谁屑要?不过,嫂子既然来了,我怎么也得给个面子。我找几个管事的喝一气,嫂子会来事,就一起去吧……

雪玉站起来,说你弄错了吧,咱们来找你办村里事的。能帮就帮,不能帮咱们就回去了。花集体的钱喝大酒,政策不许的,族规也不许的。咱懂。

大干摇头,一码归一码,这个事嘛,村里不出血不好弄。不过……

雪玉一拉大江,那咱走呗。

大干拉拉雪玉衣角,感情到了事好办,有些事……

雪玉笑笑,说大干啊,咱可是个讲究人。感情归感情,有些事就莫必提了。

大江回村,把进城找大干的事讲了又讲,村里人都摇头。

雪玉呢,还是种她的地,挣她的钱。十里八村哪家有办喜事的,她上门了,人家都给她面子,攒一桶孕妇尿能挣几十块钱。不用投入没有风险的,居然做成了独家生意。

春节后,大干回村拜年,喊了本家几个兄弟到大江家喝酒。大江不想理他,雪玉戳戳男人,大过年的谁来了也得管酒啊,咱还能不讲究吗?

酒菜现成的。雪玉拾掇好了,也上了桌,兄弟们喝几杯,她也喝几杯。大干就说雪玉好酒量,又会说话;要是在场合上,别人办不了的事你就能办。

雪玉说话不轻不沉:那得看什么事?咱可不能说人话不办人事。

大干喝高了兴,没听出雪玉话里有话。话题一转,听说你收孕妇尿?那可是个好事,一桶孕妇尿,掺上水就成了好几桶,来钱快啊。

雪玉脸一沉,这话说的!制药的尿掺水那不缺德吗?再说了,尿里掺水,人家制药厂查出来,还有生意吗?

大干嘿嘿直乐,掺水会查出来,掺尿就没事了。你一泡尿……

雪玉一扬手,一杯酒直接泼在了大干的脸上。你个瞎潮!

大干擦擦脸,两眼大大的:开个玩笑,你也值得翻脸?

雪玉杏目圆睁。你当别人都没个数吗?把身份证拿出来。一个大伯头子,跟弟媳这样说话,是不是瞎潮?!

大干急了,我比大江小啊,我老爹临死前说的。

几个兄弟居然一个腔调,没有的事!土生土长的谁不知道谁?这个事莫必提了。

大干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当众被泼了酒,下不了台,头发里就有东西流下来。以前有事兄弟都会随着他,今天怎么啦?

再看雪玉,重新倒满酒,说大过年的家族聚会,咱想起族规里有这么一句,“公事莫贪家事莫浑;妻贤夫敬兄友弟恭。”今天咱叙个家礼,敬兄弟们一杯。

大干尴尬地端起酒杯。雪玉撇他一眼,这杯不带你。

兄弟们都随着说,对,这杯不带你。

大干红着脸放下酒杯,我以前办事……不够兄弟。雪玉讲究的……是! 

(《讲究》获2020“田工杯”•勤廉微小说全国大赛三等奖;江苏省作协年度创作奖;《小说选刊》2021年第2期选载;先后刊于中国人文科技出版社《楚风作家》及《华文作家报》《连云港日报》《苍梧晚报》等;入选《2020“田工杯”勤廉微型小说全国征文获奖作品集》,荣登2021年度“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 

创作谈  小说故事性的独特性

──获奖微型小说《讲究》

    创作谈在全国性的微型小说征文赛事中,由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和中国作协《小说选刊》联合主办的“田工杯”全国微型小说大赛,权威性高,影响力大。2019年的首届赛事,我的小说《吃蟹》获三等奖,《小说选刊》2020年第4期选载;2020年的第二届大赛,我的小说《讲究》再获三等奖,《小说选刊》2021年第2期又选载了。算来,这已经是我的小说两年内第五次上《小说选刊》,且上次入选《小说选刊》才过了两个月。文友们戏谑:你这是下饺子啊!说归说,我的小说能这样密集被《小说选刊》选载,除了评委的厚爱、编辑的慧眼外,小说的故事性和独特性,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相信很多读者爱看故事性强的小说,但这样的小说多如牛毛,要想吸引读者,就要写出读者不知道的、感兴趣的东西,这样的作品就有了独特性。总结一下,感觉《讲究》这篇作品的出炉,获奖,到入选《小说选刊》,得益于以下几点独特之处:

一是叙事的切入点引出故事的独特性

我们这地方的农村风俗,小叔子可以开嫂子的玩笑,过份一点也没什么;作为嫂子,同样能开小叔子的玩笑,笑骂一番,互不在意。令人费解的是,大伯头子(丈夫的哥哥)就不行,不能开弟妹的玩笑,哪怕比弟弟大一天也不可以,不然,弟妹就可以“薅大伯头子的胡子”,给他难看。有一件事令我印象很深:那年我本家一个弟弟结婚,我帮记账,一个本家的哥哥给我们这桌端酒上菜忙个不停,我客气地说二哥辛苦了,等会儿好好喝一气。这位二哥是个直脾气,直接回了一句话:唉,大伯头子来弟媳妇──白忙!满屋哄堂大笑。后来才知道,这句话是弟弟娶媳妇,大伯头子只能帮忙干活,不能闹喜也不能开玩笑,心里不平衡又没有办法的意思。

不过,这样的风俗也有人不讲究。有的岁数差不多的平辈,互相开玩笑,说狗皮帽子没有反正。一个先结婚另一个去闹喜,说自己是兄弟(弟弟);后来他结婚了,另一个也去闹喜,说自己岁数小,是兄弟(弟弟)。闹完喜就过去了,也没有人去讲究。生活的积累,也是创作素材的积累,这事我牢牢地记住了。

写“田工杯”征文时,我再三思考,勤廉主题写的太多了,从哪方面切入为佳呢?在大脑中储存十几年的兄弟之间拿女人开玩笑的素材,忽然跳了出来。对,有些事情可以开玩笑,有些事情必须认真;家庭小事可以不讲究,政策方面的事必须讲究。通过一个农村妇女面对玩笑讲究与不讲究的选择,从一个侧面来体现当前基层对勤廉的认可和身体力行,这个题材和角度有新意。于是,这篇《讲究》就出炉了。

二是素材的趣味感增强故事的独特性

也许天性使然,生活中我对一些事会格外留心。那年一个本家兄弟的孩子结婚,我帮料理。发现有个年轻的女人上门联系收孕妇尿,说能提炼激素制药。这倒是个新鲜事,我居然不知道。手机上网一查,还真有这样的事。凡是新鲜事物,很多人不知道的事,才有吸引力,这真是个创作的好素材。记下。这次创作就用上了。

一次文友聚会,讲了一个笑话,其中有一句“那个事莫必提了”,当时听了感觉有意思,经过艺术加工,在作品中重复使用,效果很好的。

还有就是当地确实有本村人在城里工作多年,大小是个干部,村里人甚至本家人去找他帮忙,不得好处不办事,有时得了好处也不办事。他回村时,就有人说在他脸上,不爱理他。村里人直脾气,能忍的忍,该讲究的也会讲究的。

综上几点艺术加工的作品,独特性就出来了。

三是赛事的高质量倒逼作品的独特性

“田工杯”征文,勤廉主题。这个比赛是影响很大的全国性赛事,评委都是中国作协、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的领导和大家,还有茅奖的评委等,这样的高人,这样的阵容,要在这样的大赛中脱颖而出,必须有独特的好题材好故事,才能进入他们的法眼。因此,我就考虑参赛的作品剑走偏锋,侧面描写,用幽默的语言讲了一个关于“讲究” 的故事:收孕妇尿的雪玉是个讲究人。在城里当干部的大伯头子为了开弟媳妇的玩笑,故意说自己错了年龄,其实是兄弟(弟弟)。雪玉心知肚明却没“讲究”。等到她发现这个大伯头子不为村里办事,只顾个人赚乡亲们的便宜,为人做事不“讲究”,聪明的雪玉借着一个玩笑开始“讲究”了……这样的作品,可以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讲究》获奖后,选入了代表中国小说最高峰的《小说选刊》,又入选了“中国微型小说年度排行榜”。再次感激感谢,也有感触:这篇小说能获奖,能上国刊,入年选,作品的节奏感,语言特色是一部分原因,最关键的,是作品故事性的独特!

   刊《华文作家报》 

文学评论 

别有滋味独具特色的《讲究》

──滕敦太微型小说《讲究》析读

李建军

(中国作协会员、连云港市作协副主席,评论家、二级作家) 

江苏作家滕敦太的微型小说《讲究》在2020“田工杯”勤廉微小说全国大赛获奖后,《小说选刊》2021年第2期选载。这是他的小说两年内第五次登上代表中国小说最高峰的《小说选刊》。难怪有文友戏谑:我们想上《小说选刊》难于登天,你这是下饺子啊!说归说,滕敦太的小说之所以这样密集地被《小说选刊》选载,与其特色鲜明的故事性和独创性有关。

巧融──让地方民俗与时代话题擦出火花

滕敦太的家乡连云港赣榆区,地处苏北鲁南交界,民风习俗独具特色。滕敦太在乡镇工作多年,做过通讯报道员、文化站长、办公室主任、驻村第一书记,与乡邻村民打成一片,对民俗风情了如指掌,写作时便可信手拈来。

他在《讲究》创作谈中写道:我们这地方的农村风俗,小叔子可以开嫂子的玩笑,过分一点也没什么;作为嫂子,同样能开小叔子的玩笑,笑骂一番,互不在意。令人费解的是,大伯头子(丈夫的哥哥)就不行,不能开弟媳的玩笑,哪怕你比弟弟大一天也不可以;不然,弟媳就可以“薅大伯头子的胡子”──给他难看。

《讲究》写的是农村妇女雪玉的故事。雪玉是个讲究人。在城里当干部的大伯头子大干为了开她这个弟媳妇的玩笑,故意说自己弄错了年龄,其实是她丈夫的兄弟(弟弟),应该喊她嫂子。雪玉对大干的玩笑“过界”心知肚明,却没跟他“讲究”。不过,等到她发现大干不为村里办事,只想利用自己的权力赚乡亲们的便宜、是个不“讲究”的人时,聪明的雪玉借着一个玩笑开始“讲究”了:在春节家族聚会时,她当众将一杯酒泼到大干脸上,让他下不了台;并用族规“公事莫贪家事莫浑”予以警示……

小说巧妙地融入当地独特的民间习俗,从乡村现实生活出发,以一个农村女性面对玩笑“讲究”与不“讲究”的选择,体现清风倡廉的大主题。有些事情可以开玩笑,有些事情必须认真;家庭小事可以不讲究,政策方面的事必须讲究。小说构思剑走偏锋,以小见大,题材和角度颇有新意。

鲜活──让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新颖独特

英国小说家福斯特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版的《小说面面观》中提出:“故事是小说的基本面,没有故事就没有小说。这是所有小说都具有的最高要素。”在一定程度上,这种判断至今仍为人们认可。微型小说作为小说家族的一员,“讲故事”当然是其原始功能。对一篇微型小说进行评判,“故事性”这一概念仍被关注,比如人们常说某小说“故事性强”“故事性不强”或“没有故事性”等等。

曾记否?微型小说名家相裕亭在《金山》杂志上刊文发问:微型小说年度一等奖为何出自《故事会》?文中写道:出人意料的是,本年度(2019)的一等奖,诞生于一家国内权威性的故事刊物──《故事会》。《故事会》里产生了年度微型小说一等奖,惊诧之中,瞬间化解了故事与小说多年以来的口舌之争。何为故事?何为小说?一篇《夜半搭车》拉近了故事与小说的距离。……故事,讲究“新、奇、情、巧、趣、智”。这篇《夜半搭车》完全具备了“故事”的标准,这是无可厚非的;同理,《讲究》能获全国大奖,登上代表中国小说最高峰的《小说选刊》,其故事性也起到一定的作用。

“微型小说(小小说)以故事为主还是人物为主”,这是当下微型小说创作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在2021年6月宁波举办的中国微型小说理论研讨会上,《小小说选刊》主编秦俑认为:人物塑造才是小小说的第一要义。人物立起来了,小说也就站住了。

看来,一篇优秀的微型小说,既要有“故事性”和“可读性”,又要塑造鲜活的人物形象,这样才会获得专家和普通读者的一致青睐。

再来看《讲究》的故事性和人物塑造的独创性。首先,《讲究》的故事选材独特,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大伯头子和弟媳妇开玩笑占便宜,与当地民俗相悖。这件事说小是小,说大亦大,为此翻脸动刀子的都有。而雪玉恰恰是个讲究人,讲究人碰到这样的事,当然有好戏看。但雪玉面对大干一而再的“越界”玩笑,并没有撕破脸皮,而是忍了又忍,巧妙地用一句“有些事就莫必提了”拒绝了。当然,这时候雪玉已经看出,大干是个想利用手中权力赚乡亲们便宜的不“讲究”干部。直到大干当众让她在孕妇尿里掺假谋利,触及她做人的底线,于是她“杏目圆睁”,当场让他难看。

其次,《讲究》成功塑造了农村妇女雪玉这一鲜活的人物形象。雪玉是个讲究人,讲究意味着认真、考究、精美、重视等等,也就是说,雪玉是个注重自身品行、追求完美的女人。她对在城里当干部的大干不卑不亢,对他的龌龊暗示机智化解,既不失礼数,又严辞拒绝,恰如善于周旋、斗智斗勇的阿庆嫂,令人肃然起敬。

雪玉既是一个恪守传统道德、家族门风的纯朴村妇,又是一个具有商业头脑的现代女性。她灵敏发现商机,主动联系制药厂家代收孕妇尿。因为她“讲究”诚信,“生意出奇的好”。别人也学着做这行,“可找到人家门上,都说,给雪玉留着呢。”也因为她“讲究”认真,疾恶如仇,当大干的玩笑触及原则底线时,她不再迁就,丝毫不留情面!《讲究》写活了一个人,写活了一个故事,也写活了全篇。

个性──让小说语言和艺术表达独具风味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是文学作品中的载体,也是作家作品风格的体现。《讲究》虽然是一篇不足两千字的微型小说,但其叙述语言很有个性,尤其是幽默风趣的方言口语的使用,表达了人物的真实情感,再现了意味深长的乡村民俗和地方风情,使小说新颖活泼,富有韵味。

如文中写大干借着酒劲想占弟媳的便宜──“大干觍着脸说,那个事啊!农村叫钻苞米地,城里叫办好事。”雪玉的回答既坚决,又不失礼数,透着机智和内心的定力──“雪玉拖长了声音,噢……那个事啊?咱感情归感情,那个事就莫必提了。”“莫必”是方言,是绝对不必的意思。众人听了哈哈大笑,这句话随即流传开来。有上门借钱的,人家不想借,就学着雪玉的腔:咱感情归感情,那个事就莫必提了。

在家族聚会的酒桌上──“雪玉拾掇好了,也上了桌,兄弟们喝几杯,她也喝几杯。”这段描写寥寥几笔,就看出雪玉的随和、爽快和大度,甚至还能看出她的贤惠。接下来──“大干就说雪玉好酒量,又会说话,要是在场合上,别人办不了的事你就能办。”雪玉怎么回答呢?──“雪玉说话不轻不沉:那得看什么事?咱可不能说人话不办人事。”这个回答可谓柔里带刚,绵里藏针,技高一筹!

当大干喝高了兴,话题一转──“听说你收孕妇尿?那可是好事,一桶孕妇尿,掺上水就成好几桶,来钱快啊。”雪玉的反应是“脸一沉”──说:“制药的尿掺水那不缺德吗?”大干不以为然,──“嘿嘿直乐,掺水会查出来,掺尿就没事了。你一泡尿……”雪玉的反应升了级,也可以说是忍无可忍──“一扬手,一杯酒直接泼在了大干的脸上。你个瞎潮!”一个既明理又刚烈的女子形象跃然纸上。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雪玉最后说我敬兄弟们一杯,却不带大干,理由是,大干年纪比雪玉男人大,不是兄弟──这话一语双关,让大家信服,也让为人做事不讲究的大干(包括那些现实中不讲究的人)汗颜。至此,《讲究》的力量喷射而出,酣畅淋漓!

诚然,小说的语言再好,也是为主题服务的。《讲究》立足于乡村生活,在展现淳朴民风的同时,塑造了敢与不正之风“讲究较真”的基层群众形象,反映了倡廉风气已经深入民心,深入到每一个角落。故事新颖,叙事幽默,从乡村生活的角度体现倡廉的大主题,大刊青睐,读者高评,可以说是不负众望,实至名归。

滕敦太现为连云港市评协副主席、市作协微型小说分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赣榆区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还是《小小说月刊》签约作家,《微型小说选刊》优选作者,《楚风作家》签约评论家。近年来,他主攻微型小说创作和文艺评论,作品立足基层,着眼时代,突出正能量,弘扬主旋律,形成了自己的创作特色。每年10多次获全国及省级文学征文奖,作品被译成外语推介到国外,多家海外华文报整版推出他的作品,并两次应邀在加拿大高校文学社、加拿大著名华文媒体《七天报》与海外华文传媒协会组织的《星闪瀚宇──国际中文闪小说精选》作品推介会上进行ZOOM(视频)讲课。这充分证明了他的创作实力。

这篇短评收尾时,看到一则消息,《讲究》荣登微型小说选刊杂志社选编、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的《2021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这已经是滕敦太连续五年登上权威的中国微型小说年度排行榜。有这样的好势头,相信他在以后的创作中还会再获佳绩。

忽然想到,《讲究》这篇作品的语言很有地方特色,如果用老家赣榆的方言读出来,一定很有意思。在心里默念了几句,自己也笑了。 

本文刊《连云港日报》2022.1.10,中国人文科技出版社《楚风作家》2022年第1期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