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论”博弈”(十三)
作者:进生  发布日期:2016-10-26 11:31:11  浏览次数:1172
分享到:

今天是十月26日, 下午四点半到律师处取钥匙。四天前作为房主已经第一次巡视了新居,当然我们是全家出动,儿子甚至带上了他的女朋友。感觉不错。周边的岩石山上,都在大兴建筑,估计再有两年,该区沿Parramatta 河边这一线便发展完了,会安静下来。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沿河一路是自行车道,缀着一个连一个的河边公园。回想五个月前曾有过的纠结,很庆幸孩子作出的正确决策。

记得再往前推三周,那是十月11日,被通知准确的交易日,就是今天,而十月八日,孩子的房贷申请获批,一如当初在St. George 预约时那欢快的乌龙结果,但换了一个大银行。这款房贷,我孩子并没指望,只是作为预选的可能方案,一直关注着。他已经准备全资买下,而九月二十六日,资金已经提前一月准备好。

四月底五月初,正在为抛掉楼花发愁时,我同孩子商讨,问他,能否在他的差不多同一代的朋友里找到合作者,共同出资稳住这笔投资?他说差几十万澳元,哪里去找?人家有了这数额的钱,不会自己投资?这理不错。但我知道,如今的华人家庭,能轻易地在各种帐号里拢起若干万甚至几十万的,并非凤毛麟角般难求。孩子倒没有质疑说,人家会放心?因为他知道,我的这一辈,墨尔本的一众文友,七八年前曾这样投资,搞得风生水起,一人出头,几人凑份,奉公守法,从没有发生任何纠葛。一个电话来,款子就会出去,再没任何牵挂之处。当然,你得知根知底,是可以信赖的朋友。里面没有一个具有“新中国特色”的感兴趣点数五毛钱的人物,这是一定的。这些文友,现在也大抵退休了,换在了《老爷倒腾-收藏群》里活跃着,闲钱倒腾着古董,豪宅是有,新车倒不见得,都是些很实诚的人物。当年悉尼墨尔本华文文坛很有些奇谈怪论,被五毛类用来嘲讽“没搭上祖国快车”而出国的人,现在这类论调不多见了,许是那边忧郁的成功人士,最后攀登上的高度太高?便再没心思笑了。

到澳洲的第二年,我认识了一个越南朋友,他们来到澳洲早,大抵是越共当年迫害越南华裔时,逼他们投身怒海逃生,辗转来到澳洲的,这些勤劳聪敏,肯吃苦的新一代移民,由于没有受“一孩政策”的荼毒,所以有人口优势,比如大姐结婚后有了房子,几个弟妹便都住在一个屋顶下,开始工作了,便交点房租。然后大家帮第二个长大要买房的兄弟,买了便分出去,成家的再回过头来帮家里弱小的。我还有个柬埔寨难民朋友,当年家庭受红色高棉迫害,父亲叔叔(政府公务员)在一晚上被带走枪杀后,母亲便带着四个小孩晓宿夜行,穿过森林到了泰国,在难民营里度过童年少年,最后来到澳洲。他家里几个孩子的成家立业就是如此相互支持的。大陆来的华人家庭,若是独子、独女,此曲便只能天上有,但听别人的,总该听得懂,即便这是普世价值下的普通人的世道。

四月底五月初,我对孩子说,排查一下可能的亲朋好友,需要出三分之一的房价,回报是三年楼花的涨幅的一半;从拿到房契的第一天起,一年后归还。这是双赢的局面。一年后,或把房产脱手,总比现在转手楼花强;或者归还欠款,成为“全资拥有”。

道理如此简单。几个电邮送出去后,三天内交流了几次,七天后一位朋友便打来了三分之一款子,我对孩子说,这是向你表示,确证了合作,余款则等交接前一个月补齐。

孩子说,银行方面将来要是也能贷款呢?我说,这是很不确定的但是可能的事,保持接触。不管最终银行能否贷款,都不能影响这边的约定。要想通这里面的为人的道德。这是朋友在伸出援手,在帮你,人要懂得感恩。楼花就不卖了。

我在南京航院的一位同窗,前几年联系上后,曾托我在澳洲寻找他的一位南京熟人,我问他有什么事吗?他说几十年借了他一笔钱,说在澳洲做酒生意,从此人间蒸发。读者你说,我到哪里去寻找这样的成功人士?

我写下这些纯属家庭事务的小事,只是想说明,我的理解普世价值,首先是感受普通人的生存氛围,以此去理解一个社会到底在尊重什么准则,是人性社会,还是强权欺凌。普通人的生存欲望里,能仰仗所处的社会、政府提供怎样的服务,能有怎样的做梦的权力和权利,可以合法地去争取实现。梦,还要权贵为你筹划吗?为权贵效犬马之劳,如家奴般作恶,鹦鹉学舌,仰人鼻息,等待布施,何来人形与自尊?

几年前,回大陆。侄女大学毕业也工作几年了。也想有一个自己的家,她想买房。我说,好想法啊!于是很起劲地替她盘算,同弟妹交流。那天,全家出动,我说,先跑银行,再跑中介。

半天下来,你知道我都看到什么?呵呵,新中国特色的房地产,水很深啊!

借用最近看到的一则阿尔巴尼亚的通讯,里面有句极美的话,作为下一篇论”博弈”(十四)的开场白:

“你要是吃草的话,一定也会喜欢这里的山坡,到处开满了野花!”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