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孝文化与国人的奴性
作者:潘学峰  发布日期:2018-11-23 12:26:01  浏览次数:267
分享到:

我在父母面前很多的时候看上去就像个“奴才”!除非实在忍无可忍才与他们争执,甚或反抗一下,否则,大多数的情况下只能是毕恭毕敬,抑或忍气吞声,或者干脆自己抓狂!

 有很多的时候,来自父母的责问毫无道理,非常不公!即使我努力向他们解释,但他们有他们的坚持,有他们的观念,结果只能招徕更多的不是!即使如此,我似乎找不到地方说理!也没有什么人替我主持个公道!甚或很多事情只能打掉牙齿自己咽,不能对外声张。因为我最怕被人家说不孝!"忤逆不孝"在封建社会是做儿女的大罪!而即便在当今社会,人们也会把这看作一个人最大的污点!

 我曾经对如何定义“孝”感到困扰,一直搞不清楚如何才能理解和谨守中国文化的“孝道”。后来看一篇英文文章,发现这个“孝”被翻译为“filial piety",也有直接用“obedience”的,但不论哪一种,都含有一个共同的语义即“服从”!

 所以,我理解“孝”就是“服从”,而这种“服从”在很多情况下可以演生出实实在在的“奴性”!比如,不管父母对错,不服从,即不孝!就会被社会“谴责”。对此,我深感无奈,并时常深恶痛绝!我认同对父母应该感恩,应该关爱,更应该尊敬,这些都没有问题。但是,我更崇尚“平等”“人权”、以及个人自由!我想,如果我们能够处于一种相对“平等”的位置,能够拼弃“家长制”,“一言堂”,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做到“民主”协商,这将是我最感到幸运的奢望。

 由于自己的境遇,我在对待儿子对待我的问题上显得十分“不孝”。我儿子出生在英国,在英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成长为一名青年才俊。在他的观念里,不见一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子。首先他不谙中文,即使我曾为此感到忧虑,但无可奈何花落去,时至今日,也只好放弃曾经的努力!

 在我儿子的观念中,西方观念占有99.999%。我们之间,以及他和其母亲之间“并驾齐驱”,我们不把他看作“下属”,他也从不把自己看作“下属”。特别是他的母亲,很多的时候会主动征求他的意见,时间久了,他变得越发自信。主张自我权利,主张自我发展。而这看在我父母的眼里,我敢肯定,这绝对被认定不孝!

由于我每年都在国内很长时间,每当去见儿子,他总会觉得不适应。比如,如果我们谈论中国的事情,他会认为我们“歧视”其他民族,而只看重中国;比如,我们讲中文,他会理解为我们搞种族歧视,忽视其他民族的疾苦;但如果我们讲英文,他又会“指责”我们的英语无比难听!所以我们也只好谈天下事。而每当这个时候,他才会有兴趣,发表自己的“世界观”,比如他认为包括美国、俄国在内的世界大国的政府均为“腐败”政府!新加坡人讲英语显得滑稽无比,而只有英国和澳大利亚的政府才是清正廉洁! 并质问我们为什么不把他留在英格兰?!他的母亲希望他能到美国读大学,他显得极其不懈,并对其母亲说,如果去美国,你自己去,他不会离开澳大利亚一步...他只希望在University of Wollongong读大学;我窃窃地告诉他,这所大学并不是顶尖大学,他反过来质问我敢不敢把这话对这所大学的老师讲?让人哭笑不得!

显然,他和我在各自父母那里是截然不一样的两种“存在”状态;我唯唯诺诺,毕恭毕敬的象个“奴才”;而他在我们这里,显然就和我们平起平坐,最多是我们的一位同事或朋友!我总是期望着得到父母认定为“孝子”,被周围的人认定为“孝廉”之士,而他一幅“Who cares?!”的样子!

但是,我们之间却有着共同的理念,崇尚平等、权力和自由!所以我很难,也不忍违心地把中国人的“紧箍咒”套到他的头上,而我的头上却实实在在地戴着这么一个“紧箍咒”!呜呼!悲哉!

我敢肯定,在我父母在世这段时间里,我命中注定要一直带着“孝”这个紧箍咒;“孝”让我看在周围人的眼里是一位可亲可敬的人!但春江水暖否?只有鸭子知道!如果在中国社会的家庭里存在99.999%如我一样的“孝子”,那么即使刻意的不经意,这种“孝”在单位,在社会“流传”,那么很容易理解中国社会人人可谓“孝子贤孙”!如果我们依据“孝道”把县长、市长和省长认定为“父母官”、“大人”之类,而因此迷失“孝道”只能针对“父母”这个大前提,那么假如这样一种观念不甚如溃堤江河泛滥,那么,我敢肯定,这就会把国民赋予举国奴性了!

 假如和这样的国民性谈人的现代化?岂不是鸡对鸭讲?!

 2014年05月14日晨


上一篇:点击率和粉丝


评论专区

潘学峰2018-11-28发表
理解,我觉得关键看父母的态度,确实是这样,您说的对极!
进生2018-11-23发表
局限在家庭内而言:你“這一個”没有成為“孝”两頭的一代,很幸運了。聽說“啃老族”麽?不也是一种“孝”?虽然畸形,却也有對后代所处社会状态的理解与无奈,还有“歉疚”。如此后生面对的,大大半也归功於“为父”的一代。 至于楼主警觉地看到的,那种奴性,是有人刻意维护的。确实鸡鸭不同道。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