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聪明人与傻狍子
作者:张镭  发布日期:2019-02-26 15:50:24  浏览次数:124
分享到:

人类与动物的区别,据说,人类聪明,动物傻笨。

人类聪明,所以人类成了高级生命。

高级生命究竟有多聪明呢?

随便举个例子吧:枪、核武器,都出自人类聪明的脑袋。

也就是说,聪明的高级生命发明了枪,发明了核武器。发明这个作什么用呢?枪,用来杀人,一枪毙命。厉害不?厉害!但聪明的人类显然觉得这样杀人还不过瘾。于是,他们又发明了更伟大的武器:核武器。用这个杀人,那可不是一枪毙命那么小玩意了;用这个杀人,核按钮一按,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类,都得玩完,消失得连根骨头都找不到。

我有时会瞎想,这种聪明人,是不是跟人类有仇呢?他难道不知道,按下核按钮的那一瞬间,他也在劫难逃吗?他也会和所有的高级生命一起,同归于尽吗?

这种聪明人,常让我想起中国的那句老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而动物,因其笨、傻、单纯,它们永远也发明不了枪,发明不了核武器。

但人类有了这种发明后,就可以拿起枪杀掉它们,让它们变成人类的盘中餐,美美地饱餐一顿。

这难道就是动物的宿命?难道它们生来就是人类的一道菜?

可是,人类却称它们为朋友。

这就奇了怪了,哪有这么对待朋友的?

不过,看多了人类对自己同类(包括朋友)也背后捅刀子、打暗枪、使绊子,一点也不奇怪他们这般对待动物了。

跟人类比起来,动物算什么呢?

动物有多傻笨呢?想起一个事来。

孩子小时,我带她去乡下。突然传来“咯达咯达——咯咯达”的声音。孩子侧耳倾听,听得入迷了。她的眼睛一直往空中张看,又往树上张看。可天空中什么也没有,树上也是空空的。“这是什么鸟?”她问我。我对她说:“这不是鸟,这是鸡。”她更好奇了:“鸡?鸡不是喔喔喔地叫么?”我说:“那是公鸡。”孩子感觉真有趣,她好奇地问道:“母鸡为什么这么叫呢?”我说:“因为母鸡下了蛋了。”孩子更觉新鲜而有趣,她说:“下了蛋为什么要叫呢?”我说:“可能是想引起主人的注意,意在告知主人,我给你下了颗蛋。也可能是要主人奖励它,给它撒一把粮食。”孩子快乐地说:“鸡真好玩!”后来她把此事告诉奶奶。奶奶说:“母鸡下了蛋,会叫唤,是告诉主人赶紧来收蛋,免得被黄鼠狼偷吃,也生怕被外人拣去。”孩子皱起了眉头,半晌才对奶奶说:“母鸡真笨,真傻,它这么叫要是主人没听到,被黄鼠狼听到了,被外人听到了,不就成通风报信了么?”

后来,许久之后,我对孩子说:“鸡不是人,它想不了那么多,它没有人那么复杂。当然,人不认为自己复杂,而认为自己聪明。动物总是单纯的。正是这单纯,人类才喜欢它;也正是这单纯,它们才成为人类的盘中餐。”

最典型的动物,就是狍子,人类叫它傻狍子。

在东北,打猎的人都知道,遇到狍子,你追它时只要喊一声:狍子!狍子就会停下来,它想知道谁在喊。

狍子这么一停顿,早已埋伏好的猎人,就会一棍子下去,将其击倒。

如果打不死,它跑了,不必担心,过一会它就屁颠屁颠地又跑了回来。为什么不赶紧逃,反而又跑回来了呢?因为它想知道,刚才是什么东西打得它那么疼。

对猎人来说,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比狍子更傻的动物了。可我总觉得,这不是狍子傻,而是狍子太单纯了。在狍子看来,人类是朋友,朋友是互不伤害的。何况,它们从未伤害过人类。

人类叫喊它,它以为是朋友的呼唤。当它被棍子击打时,它依然不相信这是人类干的。谁干的呢?所以它会忍着疼痛回来看个究竟。当然,这一回它就必死无疑了。

不知道能不能这么理解,动物的单纯成就了人类的聪明。这种聪明,当然是捕获动物时使用的伎俩。

人类的聪明远不止这些。跟动物玩聪明,跟心地单纯的“朋友”玩聪明,这也叫聪明吗?即便算聪明,我也不屑。我想,动物们也不会心服口服。

那么,跟自己同类玩聪明,就是真聪明?不!也不是!绝对不是!为什么说绝对不是呢?因为人类跟自己同类玩的聪明,其实不是聪明,而是阴谋,有时直接就是陷害,就是诬蔑,就是忘恩负义,就是薄情寡义。

搞阴谋,搞陷害,搞诬蔑,是很需要动脑筋的。有些阴谋搞成功了,还很需要智慧呢。但无论怎么讲,似乎也算不得人类的聪明。因为,人类一旦拥有这种聪明,好人就过不下去了,也不想过了。

我时常觉得人生没意思,没意义,可能与我经见过太多这样的聪明人有关。

在我看来,人不应该有这种聪明,不应该以这种聪明自居。人应该学习母鸡,学习狍子,学习它们对同类、对非同类不设防,学习它们心地单纯。

人其实也是单纯的,比如做小孩子时。可小孩子是会长大的,长大了为何就失了单纯呢?这肯定不是跟动物学来的,而是跟人类学来的。是成年人教会了他们做人要有心机,甚至心术。不做有心机、有心术的人会怎么样呢?答案是残酷的:会像狍子一样被活活打死。

人为什么会累?不是因为生活,而因为是人心。是人心复杂了,是人心险恶了。岂有不累之理!

动物宁可死在人类之手,也不愿更改自己的心性,也不愿丢弃自己的单纯。我想知道:谁更高尚?

我不喜欢跟人谈高尚。但偶尔跟动物谈谈,我看可以。其实高尚不是谈出来的,高尚不需要谈,一谈就没了高尚。高尚是天生的,比如狍子。

人类只要有枪,有核武器,有杀人、灭人的工具,人类就无从谈及高尚。

发明枪支,原本是为了保护自我,这叫防人之心。而核武器又是防谁呢?核武器是为了灭掉整个人类,这发明又安的什么心?

人类只要安着这两种心,人类就休想高尚,就休想成为高尚的人。

高尚的人,最基本的一点,就是不防备人。就像狍子,即使被人类陷害,也不防备。

人类有时也是高尚的,比如给那些发明创造者颁奖,再发给他们一大笔奖金。称他们的发明创造是伟大的发明,伟大的创造,为祖国和人民作出了伟大的贡献。

人类的聪明,可不只是杀人和灭人。

一部人类史,就是一部杀人史。一部人类史,也是一部吃人史。

人类成为文明人,没几天光景。即使这样,仍不敢说,一部人类史,就是一部文明史。

即使在“人类成为文明人”的当下,不文明现象也层出不穷,屡见不鲜。有人说,最不文明的人,就是我们中国人。我是中国人,我可不敢这么说。但我敢说说,中国人的吃。

吃是上帝赋予人类的权利。人类若不吃,岂不成了死球!在我眼里,人类就是一群吃货。吃不饱就闹事,还美其名曰革命;吃饱了,就谈高尚,谈文明,谈文化,谈精神,谈宗教,谈灵魂。

吃,无可非议,但中国人什么都吃,什么都敢吃,什么都想吃,就有点不可理喻,叫人恐惧了。

我身边有很多吃货,他们不仅爱吃,而且会吃,更厉害的是,敢吃。敢吃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跟你说吧,从天上飞的,到地上跑的,再到水里游的,但凡能喘气的,他都吃,他都敢吃,而且吃得忘乎所以。

一个以敢吃著名的吃货,是我的朋友。他不光是个吃货,而且吃到了学问家的水准,他的外号人称美食家,后来又称大师,我则叫他大吃。

他给我讲过一次课,当然是美食课。

我这几十年,听过许多人给我讲课,说心里话,我独佩服他讲的课。依我对他的了解,文化不高,读书很少,可有什么关系呢?一点关系也没有。也就是说,他美食课讲得好,与他的文化程度,读书多少,没任何关系。

他说,他吃了几十年了,人家只是吃,他是边吃便琢磨。他不只琢磨他所在城市的菜品,他还将目光投到全国,甚至投到全球。他告诉我,到目前为止,他已吃遍全国。全球他只吃了十几个国家。他的目标是——他后来将目标改为美食梦——他要在余生吃遍全球。他最欣赏的中国人是徐霞客——徐霞客走在路上,活在路上,死在路上。他说,他要吃在路上,活在吃上,死在吃上。

他告诉我,在中国,没有一种动物能活着离出它们的出生地。

我说,你说具体一点,我才信。

他说,先说羊。没有一只羊能活着蹦出新疆。

没有一只猪能活着离开东北。

没有一只兔兔能活着跳出四川。

没有一头驴能活着走出保定。

没有一只虾能活着游出长沙。

没有一只海里游的能活着离开青岛。

没有一只鸡能活着离开德州。

没有一只鸭能活着走出南京。

没有一只鹅能活着走出扬州。

没有一条乌鱼能活着离开台湾。

没有一条狗能活着离开榆林。

他还说了许多“没有”,我所能记得住的,就这些了。除了这些,他还讲了“四大海味”和“八大山珍”。

“四大海味”是:鲍、翅、肚、参。

“八大山珍”,又分为“上八珍”、“中八珍”和“下八珍”。

“上八珍”是:猩唇、驼峰、猴头、熊掌、燕窝、凫脯、鹿筋、黄唇胶。

“中八珍”是:鱼翅、银耳、果子狸、广肚、鲥鱼、蛤士蟆、鱼唇、裙边。

“下八珍”是:海参、龙须菜、大口蘑、川竹笋、赤鳞鱼、江瑶柱、蛎黄、乌鱼蛋。

我问他:“这些东西,你都吃过?”

他莞尔一笑,吐出一口烟,确是浓烈刺鼻的酒气。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我:“你吃过几样?”

我实话实说:“没几样。”

他说:“我算是活得值了!该吃的,都吃了,不该吃的,我也吃了。”

这个人,没法不承认他是吃家。他给我讲吃的,讲美食,确实让人记忆深刻。但印象深刻,不等于我就喜欢他。之所以能想起这个吃货,是因为他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他说:“说心里话,人类这么吃,确实有点对不起动物们。”

人类这么吃,这么吃动物,这么吃所有能喘气的动物,一句“对不起”就能打发了吗?被我们吃掉的,只是它们的肉体吗?不!还有它们那颗心——那颗单纯的心!

那颗单纯的心,人类叫它傻,叫它笨,也笑它傻,笑它笨。

又傻又笨的动物,除了死,还能怎样呢?

在人的世界里,也有一种又傻又笨的人,他们的结局跟又傻又笨的狍子一样,也会死,即使不死,也比聪明的同类活得艰难。

又傻又笨的人,其实就是单纯的人,而单纯的人往往心地善良。老话说得好:“马善被人骑,人善遭人欺。”

所以,我理解的人的聪明,不过是人类的心术而已,而且是极不端正的心术。

那么,人到底该不该要这种聪明呢?要这种聪明究竟能使人进化,还是使人退化?人究竟该怎么做人?该如何跟动物相处?人究竟是动物的朋友,还是动物的敌人?如果人类连动物也不放过,那他们又会放过谁呢?“老子天下第一”的人类,会不会遭致某种宗教所说的毁灭?也即死光光?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