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颠覆懒觉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19-04-25 20:32:32  浏览次数:207
分享到:

年轻人喜欢睡懒觉,似乎是普遍的现象。如果,按照健康的说法,睡懒觉则是最不健康的问题了。不过,对于爱睡懒觉的人来说,这个问题是忽略不计的。

当然,睡懒觉也是因人而异。有人无事,睡懒觉是为了打发时间。有人偷懒,睡懒觉是为了躲干活。有人身体不好,睡懒觉是为了养病。等等,等等。

曾经,我也是喜欢睡懒觉的,但也分时段。比如,年轻时几乎是不睡懒觉的。在工厂工作,上班的时间是铁定的,不敢迟到。后来,混成干部了,上班的点虽不是那样的“死性”,只是心里总想着要进步,梦想着哪一天能更上一层楼,不仅不睡懒觉,还天天赶早,做表现呢。当所有的表现换来的只是原地踏步,再加上我的工作特别,是和文字打交道,经常是通宵达旦的写东西,白天黑夜是颠倒着过的。对不起了,办公室的地可以让别人去扫,开水也可以让别人去打,我多做几个梦,那不比什么都强。

我工作的机关是两层小楼,楼上是办公室,楼下则是我们这些小人物的住房。那时,我己是三口之家了,住了两个单间,生活虽不富裕,却也算是个和谐之家。

令人羡慕的是,我太太很能干,称得上是里里外外的一把手。外面的工作干的没得说,家里的事,从我到孩子都由她一手操持。我成了家里倒了油瓶都不用去扶的甩手掌柜,睡懒觉便是自然的事了。

睡懒觉也是有讲究的,若是没有“装”的功夫恐怕睡不了。每个家庭,只要开门过日子,就会有杂七杂八的事,而且是非做不可,绕不开的。早晨,总要做早餐吧,就是最简单的吃面条,得有人来做呀。天亮了,甚至闹钟己叫到极限了,要睡懒觉的人,心须会装,要装睡着了,没醒来,还睡得很沉。这样,另一个人,本来就心疼你,自然也就不跟你较劲了。

而且,跟孩子也要装。小孩子一般都会起早,你越是忙不过来,想叫小家伙睡觉,这小家伙却偏偏不睡,不是叫,就是闹,最大的问题是小家伙要尿尿、拉臭臭。考验睡觉人的时候到了,办法就是装着听不见,看不到。即使小家伙真的将臭臭拉在你身边,都要装睡着了,一动不动的,还打着呼呢。装成功了,这懒觉就睡得无所顾忌了。

会装,只是睡懒觉的初级阶段,还要会忍。你在睡觉,可别人在做事。而且,早晨的时间宝贵,孩子要上学,家里的一大堆事情都要在这个时段处理完。做事的人,恨不能一双手分成两双手,忙得不可开交。嘴上唠叨,甚至骂骂咧咧的,也就在所难免了。你在床上躺着,无论是真睡着了,还是没睡着,都只能装糊涂,什么也不听。要让耳朵自己起碱,要能忍受一切不利于睡懒觉的嘈杂,要有“任你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的情怀才行。

还有,要能控制好自己的内急,千万不能在别人干活的时候,你起来方便,方便完了又钻到被窝里。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就太不把别人当人待了。就是别人不说你,你也不好意思再睡“回龙”觉了吧。

睡懒觉的人,都有故事。我家距离儿子的幼儿园有好几里地,要骑车接送。每天早晨,我都是拖到不能再拖了,才翻身起床,牙不刷,脸不洗,把小家伙抱上自行车,飞快地向幼儿园跑。

早年间,公路虽然不宽,却只有人和自行车,汽车很少,没有交通堵塞的状况。自行车可以飞快地饱,只要技术不是太差,一般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但是,有意外。小家伙上大班那一年,自行车的儿童专用坐椅坏了,倚仗他可以坐自行车的后座,就没有再买了。有一天早上,也是我起来迟了,要赶时间,车子骑得飞快。跑着,跑着,听到后面有人叫:“哎,孩子掉了,孩子掉了!”

起初,我根本没有听见,待我听到了,己经跑出去一百多米了。听见了别人的叫声,也没当会事,还在向前跑。只听得一个女人尖利的声言叫到:“你后面的孩子掉在地下了,摔着了,还跑什么呀!”

这时,才意识到,可能与我有关。一回头,我的妈呀,还真是我的那个小家伙……

自行车必定不高,摔下去的是公路边上的草地,只是两个手掌蹭破了点皮,出了点血,别无他伤,幸事哟。

睡懒觉的最高境界,是要“皮厚”,能将脸皮拉下来,眼睛看不见一切不利于睡懒觉的因素。机关一般都是八点上班,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却喜欢在七点多钟就到了。因为,那个年代的机关没有保安、物业之类的服务人员,打扫卫生、烧开水等活都是各个办公室的人轮流做,有的办公室人少,也就每个人都要做。可我呢,别人到办公室了,我还在床上。即便起来了,也还在刷牙、洗脸。经常是,我到办公宝了,活,别人早干完了。这样的情况,偶尔一两次,不要紧,别人也不会说什么。可我,经常是这样。更让人领导不高兴的是,我在办公室混了几十分钟后,又跑了。干什么呀?偷偷的跑回家去吃早餐哩。

我是住在办公室楼下的,窗户外边,就是机关人员来回走动的路。我在家里做什么,都会毫无保留的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这样的现象,发生在机关里,实在是不好说。于是乎,领导不待见,同事说闲话,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了。

这些,都是睡懒觉引起的。但是,对于喜欢睡懒觉的人来说,根本不在乎,一切随便。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睡懒觉了。一般在五点左右便起床了,洗洗刷刷之后,把早餐放到锅里煮着,便出门了,似乎形成了一种习惯。只是,偶尔也还想重温一下睡懒觉的感觉,却又被我那大孙子搅和得无所适从了。

大孙子六岁,每个周六周日不上学,周五晚上就吵着要跟我和奶奶过夜。我不用送他上学,也就不用按时起床,踩着点的搞卫生、吃早餐,当然也就可以睡个懒觉了。

如今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一些传统的教育也很难在他们身上实施,导致很多孩子从小就养成了许多不良的习惯。而且,还受大人玩手机、看电视等毛病的影响,晚上不睡觉,早晨不起床,似乎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

我这宝贝孙子,看电视都上瘾了,每天晚上不强制关机,他都不会睡觉,早晨却又赖床,不想起来。可是,上幼儿园也是有时间限制的,不能让他养成迟到的习惯。因此,每天早晨叫他起床,你拖他出被窝一分,他又缩回去一寸,不三叫四催的好几回,还真的叫不起来。然后,刷牙、洗脸,每一步都要费一番周折。

按常规的思维,周六周日不上学,就好好的睡吧,可以睡个够。不曾想,才六点多钟,我睡得正香,那小东西却醒了。醒了就醒了呗,还不安生,要起床。先是摸摸我的鼻子,揪揪我的耳朵,再挠挠我的眼睛。我装着睡着了,不动,不理他,心想着,看你能怎么样!

哎,你还别说,小东西还真有本事,动作升级了。看我不动,便轻轻地爬到我的肚皮上,两只手揪着我的两只耳朵,湿漉漉的嘴唇贴到我的额头上。说:“爷爷,天都亮了,你还不起床,你不是说天天都起早,还出去散步,今天怎么就不起床了!”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说:“我想睡一会,你怎么不睡了,今天不上学,就好好睡吗。”

孙子说:“我要起床,要出去玩吗。爷爷,你也不睡了,好不好嘛!”

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起床了。看来,睡懒觉的习惯真的要被彻底的颠覆了。

    2019年3月26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上一篇:散文的运气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