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2 刀马旦(2)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2-01-12 15:02:00  浏览次数:129
分享到:

“咣当”,郑世秋忘记敲门,直愣愣闯进团长办公室,“啪”,一摞信件扔到办公桌上,一语不发径直坐到沙发上。

“大清早起来,这是跟谁怄气呢?”冯芸霞见顶门大弟子披头散发,气色不正,哪还有一点当家刀马旦的风姿?本以为昨晚演出出了状况,或者小两口摔摔打打闹别扭,便没往心里去。“小两口闹别扭,床头打架床尾和,慢慢就好了。这什么东西?”她随手捡起散落在桌上的信件翻看着,逐渐气色凝重。

郑世秋蜷缩在黑色真皮沙发里,头发遮住半边脸,安静得令人窒息。

冯芸霞视郑世秋为亲生女儿,不单教戏,还教她做人,为她成角儿和人生幸福保驾护航,不容半点闪失。俩人的缘分从15年前开始,从儿童福利院慰问演出见到的那个迷茫无助的眼神开始。冯芸霞眼中有两个郑世秋,一个是自己塑造的舞台上英姿飒爽的穆桂英,一个就是眼前这个冷若冰霜永远让人猜不透心思的郑梅。福利院孩子们的姓按照《百家姓》轮流,那一年收养的孩子都姓 “郑” , “郑世秋” 是冯芸霞起的艺名。

楼下练功房传出乐队排练的紧锣密鼓,这行讲究的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演员们吃的就是辛苦饭。搁在平日,听到叫魂儿的文武场,郑世秋会蹦起多高,一溜烟儿地跑下去练功了。今天,她木雕泥塑般坐着一动不动。

“世秋,这东西哪儿来的?你确定是他的?”一阵牙关紧咬的沉默。

“结婚这一年,你俩关系怎么样?——那方面和谐吗?”

“哪方面?”郑世秋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哎,傻孩子!也难怪。你天天长在这练功房里,成年累月的吃食堂,不食人间烟火,哪里懂得‘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世事若棋,棋若世事!’”

“干妈,从小您就教我们‘仁义理智信,温良恭俭让’这戏词里都有哇!您还打包票,说张世荫能托付终身。刚结婚一年,他怎么就成了杀妻灭子的陈世美?”

“孩子,你先别急,切莫声张,这里面可能有误会。正所谓逢左必右、欲进先退。东西交给我,包在干妈身上!等他过两天回来,我跟他谈谈。晚上还有演出,你不能分心。”冯芸霞此刻必须表现出掌控大局的自信,她要倾尽全力保护郑世秋,“先去吧,底下等着呢!等等——早起特意给你熬的老鸡炖西洋参汤,放了你最爱的金华火腿,别忘了就热喝。”冯芸霞把保温瓶塞在爱徒手上。

冯芸霞内心七上八下。培养一个角儿,要耗费十年心血,毁掉一个角儿,几张纸片的事儿。更何况身世异于常人的郑世秋。两年前发生的事,恍如昨日,让整个京剧院见识了郑世秋的决绝。从那开始,她立了威,没人敢小觑或者在她面前放肆。张世荫是我替她选的,媒是我做的,就该负责到底。踱步到窗前,看到院中爱徒凄惨孤寂的背影,她抄起桌上的电话,拨打张世荫的BB机留言。

郑世秋无心进入练功房。这院子、练功房和筒子楼是她离开戏校进入京剧团后全部的生活空间。

院子里几棵三层楼高的法国梧桐,光溜溜直挺挺的树干在夹杂着刺鼻黄土沙尘的寒风中倔强地耸立着,所剩无几的焦黄的梧桐叶,与母体的连接命悬一线,随时可能被吹断,响起生命的挽歌,再化作春泥,进入不生不灭的涅槃。没人告诉过她,婚姻家庭是否也要经历相同的四季轮回、阴晴雨雪?她是否也要像这几棵法国梧桐,学会默默的承受与忍耐?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