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忽如柳暗花明时
作者:梁晓纯  发布日期:2022-04-07 11:00:23  浏览次数:496
分享到:

二月的一天,当映霞老师通知我在三月份要举办一个国际诗歌节开幕式的时候,我虽然当即就表示愿意参加,但内心里还是像一片被阴云覆盖的泥沼,湿漉漉的沉重而难以自拔。映霞老师是个干练爽快的人,在微信上没敲几个字之后,索性拨通了语音。她简单介绍了大致情况,说本次活动得到了新州政府的资助,并邀请到了几位国际上获得过诺奖提名的诗人隔空参与,开幕式将在度假胜地水云间举行。

 水云间?放下手机,我懵懂地望了望窗外闪闪烁烁的雨幕,那雨已经罕见地连续下了两个多星期了,有时甚至是暴雨倾盆,而且预计短期内不会停下来。洪水在澳洲东部多处泛滥,数以万计的民宅被淹,新州的东西南北每个方向都有大面积受灾区。朋友圈里已经有人发了水云间那边的照片,河水已经漫到了度假村房屋的deck之下。

 新的一年刚刚过去还不到两个月,地球上各地传来的坏消息接踵而至,令人痛心沮丧的事件此起彼伏地发生着。除了水灾和依然变异并肆虐着的新冠病毒,汤加火山的喷发,拐卖妇女事件的曝光,俄乌战争的阴霾,天灾人祸接二连三,电视里成天一片愁云惨雾,主持人更是添油加醋地鼓噪渲染着悲哀的氛围,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此时听到诗歌节的消息并没能使我振作起来。

忧郁归忧郁,这一天还是如期的到了。

 三月十八日,我按计划驱车向南开往水云间度假村。由于最近几天的雨已经小多了,路面上除了时而遇到因被雨水侵蚀而塌陷的坑洼不平,给驾车带来了不少的烦恼以外,并没有发现积水的情况。

 经过了卧龙岗市再向南,渐渐地开到了远郊地带,马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农场绿地,在经过了数日雨水的浇灌后显得异常的鲜活动人,翠绿的草坪和山坡晶莹透亮,一簇簇暗绿色的树木像是被不经意地泼洒到草地上的重彩的颜料,不时出现的闲逸散漫的牛群将自己摆在了那壮阔的画面中最好的位置。山包顶上俯瞰着一切的农家房舍令人艳羡地安坐在苍茫的穹顶之下。我被眼前那遗世独立的景象所震撼,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主办者将活动地点选在了距悉尼近二百公里以外的地方。这里远离尘嚣,一切灾祸困苦似乎都已被驱散。面对大自然的美景,心情不由得豁然开朗起来。

 很早就听说过悉尼附近有个“水云间”,不少文人雅客都曾提到过它,这名字本身就透着一种引人遐思的诗意,和琼瑶的小说一般的浪漫,它莫不该是坐落在某处水中央的美丽小岛上的吧?

 我继续向着目的地行进。

 车子又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以后,终于到达了度假村所在的小镇,拐进一条岔道,便看见在路端一处大院门旁竖着的招牌,其中的中文写的就是“水云间”三个大字。下了车穿过两排屋宇,便来到了面朝着宽阔的水面的房子前面。参加活动的大部分人已经到了,他们围坐在廊下的几张桌子旁品尝着水云间的特色烤羊肉串,喝着啤酒,聊着天。在座的有的是老相识老诗友,有的是只闻其名未曾谋面的新交,已经持续了两年多的疫情使大家很少有机会聚在一起。我和众人见了面,先是礼仪性地互致问候一番,随即便去掉了拘谨,一扫长期以来的沉闷心境,如见到了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般,和大家一起喝酒、谈天、论诗……好不畅快。

 第二天上午,天空依然不时的下着小雨。人们开始分头布置活动场地,往近处的几株树干上粘贴宣传画,于草坪的中央铺上一条红毯,在正对着场地的房子露台的护栏上挂起澳洲国旗,搬桌子,摆椅子。原本一片有的地方还汪着雨水的寻常草地,转眼间变得相当富有仪式感,加上这里天然的稀疏有秩地耸立着的几株参天大树和辽阔的水天一色的背景,没有浓墨重彩的装饰,益发显得淡雅怡人。活动尚未开始,盈盈的诗意已笼罩在整个场地,将人们包围。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曾经有一个观点:真正的诗人是离不开禅的,眼前这恬淡悠远的境界正散发着一种至善,一丝空灵,一份禅意。

 下午一点多,诗歌节开幕式正式开始,随着众人齐唱的澳洲国歌,和那位行吟诗人一首低沉哀婉的《River》,所有人的灵魂都得到了升华。接着出演的那在优美的歌声中翩翩起舞的旗袍秀,使一颗僵硬抑郁的心顿时变得柔软起来,忧伤的尘垢被冲洗干净。此时树上的枝叶停止了摇摆,水面的波纹变得轻柔,天上的云也腾闪开来,让出一缕清亮的白光,照射到绿茵红毯的露天舞台之上。

 听着那几位歌手动人的歌声,看着那美仑美奂的舞蹈表演,我的眼睛湿润了。原来,就在和我一样的众多人还沉浸在悲戚的哀伤中的时候,眼前的这群人并没有失去对生命的信心,没有停止对美的追求,砥砺前行着。

 的确,作为人的真正意义,在于那种处于灵魂升华的艺术状态,那是一种达到了超越于生命之上的无我的自由状态。

 于是,我也随同在场的其他几位诗人,站到了红毯的一端,朗诵了一首自己的诗作。成为了这个诗的节日中的一个元素。

 本文还没有写完,又先后传来日本大地震和东航飞机坠落的消息,世界再添伤痕,地球上的灾难依然深重,悲剧的到来几乎令人目不暇给,芸芸众生,在茫然中不知所措。

 忽然间想起南怀瑾先生讲的一个禅宗故事:一个徒弟跟随师傅多年,因久未悟道得不到解脱而心生怨忿,一天他持刀把师傅堵在一座独木桥上,说:师傅呀,今天你要是再不传授我学佛的秘诀,我只好把你杀了。师傅见状,抓起徒弟持刀的手臂说了一句:路很窄,我要过去,你过来!一句话使得那徒弟从此大彻大悟了。佛曰,法不可言说,众生需要自度。人类,你要挺住,即使苦海无边,也要把原本属于我们最珍贵的禀赋 - 对真善美的追求进行下去,走过那道独木桥,让文学艺术这座象牙之塔长久屹立,使诗歌成为饱受磨难的生命的精神高原,令此岸上的灵魂永远圣洁


下一篇:爱的天平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