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踏雪而去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4-03-22 18:44:22  浏览次数:132
分享到:

一早出门,放眼望去,漫天飞雪,苍茫一片,令人震撼不已。

道路被雪覆盖着,即便有了些车辙的印痕,也无法改变雪的精彩。树枝被雪包裹着,草坪也被雪遮蔽着,就连楼外的拐拐角角都是雪的景象,整个世界已然是雪的故乡。

我没有系围巾,雪花毫不留情地钻到了衣领里,弄得脖子根凉飕飕的,却丝毫没有影响我赏雪踏雪的兴致。

一脚下去,咯吱的一声响,开启了踏实的征途。再一次地迈步,再一次地前进,再一次地……身轻如燕,步爽如风,可以小步轻踏,可以撒腿狂奔。一句话,可以肆意地挥霍着清晨这洁净的时光。

没有任何阻碍,也没有花多少时间,我们行进到了塘西河公园。迷宫失去了迷人的吸引,还真就没有人进去一探究竟。假山幻化成了高高的雪山,挺拔耸立,晶莹剔透,引人入胜。沙滩仿佛一片硕大无比的白色帐幔,既无缝无隙,又凹凸不平,有着河谷山川般的奇妙与壮观。

路上的雪不厚,却因为沟渠的迷失,难以分辨。当然,这是我们经常走的路,知道路的轮廓,更明白路的方向,便心无旁骛地径直走去。

有人比我们早,留下的脚印很是清晰。即便脚印上又覆盖了一层新的雪,依旧可以看得出跌宕起伏的路线。这雪似乎是有情有义的,既保留了原始印迹,又扩展了规模,使人无法忘记前行者的果敢与决绝。

我不愿毁坏了前行者的功绩,便向着无人走过的地方踏去。这样走是有危险的,会因为蹚路的不准确,而走进了路边的坑与洼,让步伐在深一脚浅一脚中,再一次地尝试艰难。不过,我喜欢这样走,太太喜欢这样走,就连我的大孙子也喜欢这样走。

我一边走,一边想试试脚力,便不由自主地跑了几步。不承想,岁月不饶人,几十米下来,便喘不上气了,只得停下。

“爷爷,不行了吧。看我的!”

十一岁的大宝贝孙子,平时锻炼也不多。但是,年少之人,爆发力非同寻常。只见他甩开了膀子,大踏步地跑起来,敞开了的羽绒服像是飘起来的风筝。一双脚,如履平地般地轻松。

太太笑了,说:“不服老不行吧!”

跑不动了,却也不甘寂寞。我的脚在雪上踏了几步,又踢上几脚,却因为鞋子的帮浅了,雪全钻进了鞋子里,弄得袜子都湿了,不得不脱下鞋子,倒掉那还未化去的雪。

一段的火热之后,大孙子退到了我们的后面,显得有些安静。他一会儿走,一会儿停,眼睛却盯着道边那段女儿墙上的雪发愣。那雪,突兀地立在高处,孤独且接不上地气,有飞雪乱压,有冷风敲打。是雪,又是冰,有雪的精美,却硬邦邦地没有了雪的松散。他先是用手去触摸,除了冰凉,可能没有别的什么感觉了。他又用拳头去敲打,也没有反应。再敲,有裂纹了,捡起一块,似雪似冰,就是……一边走,一边欣赏,宝贝似的爱不释手。可能太凉,手受不了了,又不得不放下,向手指头呵上一口气,缓和一下皮肤的感觉。再捡起一块,还举了起来,迎着风,对着天,想看个透彻,更想弄个明白,这到底是冰还是雪。

太太一路走着, 怕摔跤,又要欣赏美景,显得有些局促。不过,她不看别的,只看道路两边的树木花草。几株梅花映入眼帘,还有几株桃花也在不远处伫立着。梅花早已盛开,花瓣花蕊凸显分明,饱满挺拔。然而,覆盖在花上的雪,如同一层壳似的包裹着花的上半部分。花很艳丽,却少了动感,还有些僵硬,没有了应有的洒脱与舒展。她伸手想触摸一下,手指才贴上一束的枝,花却折了,轻轻地掉落在地上的雪里面。她想捡起来,却又觉得于事无补,只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是大雪飘飘的时刻,洁白的地面上,多了几朵花,倒显现出不一样的景观了。她小心翼翼地从花的边上挪开脚步,似乎要给花儿留下一片生长的空间,让春天的色彩早点绽放。

忽然,被河面上的一群水鸟吸引了。雪下在地上,雪也下在河水里。只不过,下在河水里的雪,迅即融化,成了水的一分子。雪与水一体,水鸟在河水里嬉戏、觅食,不是也在踏雪吗?

我们不约而同地放慢脚步,观赏起水鸟来了。它们或前进追逐,或左右相对,或腾起翅膀飞在河面上,不折不扣地在雪中穿行呢。

整个河面静静地,只有轻漪,不见浮波,若是没有雪花的飘落,没有水鸟的多情,真能忽略了河的存在。

我们继续着与雪结伴的旅程,脚下的咯吱声依旧,心中的兴奋依旧。

                     2024年2月25日写于合肥巢湖北岸


下一篇:洁来还洁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