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小鹅的葬礼 三(尾)
作者:骆一浪  发布日期:2019-07-21 19:22:31  浏览次数:304
分享到:

艾华鬼鬼祟祟藏的大门外,偷偷向玖玖招手。“这里说话不方便,”艾华说;“能去园子里说话吗。”

“有什么事不能在这儿说?”玖玖见艾华有点诡异。

“去了跟你说——”

“我一直在想那次的事,”艾华拿着一根枯枝不断在地上画圈,一边说;“却始终想不明白。”

“什么使你想不明白?”

“不太好意思问……”

“有什么不能说的。只要我知道,我肯定会告诉你……你不快说,等一会奶奶又要催我回去了。”

“……既然你死了,为什么后来又还转来还的?你死掉的时候,你自己知不知道死掉呢?能说给我听……”

“这这——这,”艾华提出的问题,确实事先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玖玖被艾华问得个措手不及。他沉思了一会,说;“我完全没有知觉。像电影胶片断掉,银幕出现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

“那么……你感觉到痛不?”

“感到痛还有知觉,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记得钱栽下去的那一刻,模模糊糊的三只小鹅也跟了下来,她们一边叫,一边啄我脸孔……等我醒过来,感到浑身疼痛。耳朵开始接收声音,迷糊听见奶奶跟念经老太太在说话……”

“哦!原来是这样……背你上来的老太说,说你活转过是你祖宗积阴骘。你知道什么叫阴骘吗?还说观世音菩萨、祖宗大人在管——照理你观音菩萨和祖宗大人见到了,长得什么样子?”

“我不知道阴骘到底是什么。也没看见她说的观音菩萨和祖宗……”

“那么一定你去了天堂……我妈妈一直说,死后人会升入到天堂去,那一刻你应当看见了天堂……”

“没有看到啥天堂。”玖玖挠挠头皮说;“好像……”

“好像什么?快说么!”

“有个长翅膀的人伸出手……好像是鹅,好像又不是鹅,好像对我说什么,又好像没有说什么……”

“你说长有翅膀!”艾华突然明白,眼睛放出异彩,“知道了!知道了!那是上帝差遣的天使加百列。上帝差遣加百列到加利利省一个叫拿撒勒的城传话给名叫马利亚的女孩,上帝赐恩给她,她要圣灵怀孕生子……那孩子后来成为一个非常伟大的人,就是上帝的儿子耶稣。妈妈讲《天使佳音》的故事,天使胳膊上长有翅膀的。”

“不知道谁是加百列。反正我不骗你,但具体说不上来。人死了,灵魂出窍,脑子一片混乱,……”

“玖,”艾华忧悒地看着玖玖,欲说又止,“今天来——我不得不告诉你,领头鹅她死了……”

“不会吧!”玖玖怀疑地问;“怎么可能死掉呢?他们已长大了呀!不会想吃肉你爸把她杀了?还是猪尿坑中淹死的?”

“都不是。本来不会死的。领头鹅病恹恹的几天不吃食,我妈以为草不要吃,省下饭喂她,也照样不吃。妈不懂,也没有法儿可想,只好去叫来隔壁的阿兔婶给鹅看病。她仔细检查鹅的翅膀和两条腿,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最后在检查鹅头五官时,发现成千上万只鹅虱子占据整个鹅脑袋,玩游戏的从左耳钻进,从右耳钻出。阿兔婶发现症结的所在,便对我妈妈说;‘毛病找到了。耳朵洞长满了鹅蛅。如不及时给她进行治疗,一旦钻进心脏去,不出三两天就死掉。’一家人除我不同意宰杀,个个都想吃她的肉。我妈见我死活不从,并向我保证不杀她。妈她从来没饲养过鹅,也不知道什么叫鹅虱子,对鹅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请求阿兔婶为小鹅治虱。她拿来一罐什么农药,教我负责把鹅夹在两腿之间,把鹅头握住侧身让一只耳朵朝上,她用麦杆草当作吸管,农药瓶里吸足药水后,往鹅的耳朵洞里灌,一只灌好教我把鹅头反过来,灌另一只耳朵。两只耳朵灌满,鼻孔、嘴巴、耳朵一片淋漓。我午睡醒来,急忙走下楼去看鹅,见她两脚笔直,脑袋耷拉在地上,模身体还热烘烘的,于是我学着老太太救你的模样,不停抖啊抖,一边念阿弥陀佛新经观自在菩萨……被我妈妈看见,她脸色像下狂风暴雨一般阴沉,一句话也不说,上来就给我一记耳光。我在这么多的兄弟姐妹当中,妈妈最最宠爱的是我,不要说打我,连爸骂我一句妈都不许,这次妈像换了个人,对我的态度彻底变了。‘你——越来越不像话!’手戳着我的脸,骂道;‘今天不许吃饭!你必须好好的反省……’

“我没有饭吃,孤单的立在天井里,听见她们“阿门”一声,爸爸哥姐们津津有味的吃着。妈妈一个人还坐在桌前祷告,她为我向上帝表示道歉。求上帝的宽容……自我有了记忆妈经经常给我讲圣经的故事。有个故事说,一个叫拉撒路的不幸得了重病死了。耶稣知道后心里十分难过,在拉撒路安葬后的第四天,耶稣赶到伯大尼拉撒路的坟墓前,呼唤拉撒路从坟墓中出来。拉撒路复活,从坟墓出来。我相信妈讲的故事是真的,后来才发现圣经里的故事跟西游记差不多。不管圣经中的故事有多么动听,谁也没有见过……我亲眼目睹不可否认是这个念经老太婆让你死而复活的。”

“阿兔婶在哄人。”玖玖说;“怎能给鹅耳朵灌农药!只要煤油灯的灯带,往耳朵滴上两滴煤油就行——这蠢女人简直在搞谋杀!”

“玖,你同意不同意……”

“怎么说?”

“我想把领头鹅葬在竹园中——给他举行葬礼。”

“什么时候?”

“今晚上。”

两人在竹林深处,给小鹅挖了一座墓穴。艾华把羽翼丰满、身体结实的领头鹅羽毛梳理整齐,虔诚的怀着希冀的轻轻将鹅放入墓穴中。

“耶稣基督——我知道我是个罪人,需要你的赦免。我相信你是为我死的,代我受到惩罚,让我离开罪恶……让小白鹅在上帝的天堂中,跟活着时一样快乐。远离病痛、死亡与灾难。”艾华在自己胸口娴熟地划了三个十字,“阿们!”

“还有一件事。”艾华说。

“怎么说?”

“听爸和哥哥他们在商量,说等到下个礼拜天,三哥和四姐学校回来,把活着的那两只鹅全部杀掉。”

“——哪怎么办!”

“明天晚上,我把两只鹅带出屋。然后咱把她们带到桥上,然后抛到水流最急最深的地方。让她们漂到很远很远,找一个像你家那么好、那么大的伊田园,快快乐乐的像生活在天堂那样幸福,……”

2016-12-22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