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翡翠湖恩仇记 第一章 翡翠湖之战01. 谋杀的至高境界
作者:张子君  发布日期:2023-10-27 13:17:37  浏览次数:362
分享到:

九红骑着马在野外打兔子,她搭弓引箭,射到了一只;又一箭射去,中了,兔子却带着箭跑了。她策马追着,追过一处村口,有个老头在井边打水,她勒不住缰绳,马奔过去带了一下,不留神就直接把老头给撞了。这下大事不好,只听扑通一声,老头栽下井去。九红赶紧下马扒着井边看了一看,黑不溜秋的,井边没工具救人,四周也没人搭手帮忙。她朝井里喊了几声没有回应,就悄悄骑马溜回家了。

回到家里九红对此事闭口不提,晚上她斜靠在床上,烛光突然摇曳起来。一阵风倏地吹过,有个黑影翻墙进院直奔房里来,却是那掉下井的老头!老头披头散发沙哑着声音道:“你把我撞到井里,也不找人救我,我纵然做了鬼也是决计不能饶过你的!”

老头乒乒乓乓乱砸东西,家人都吓坏了,齐刷刷跪下去筛糠一般地抖,求老头放过一马。九红壮着胆子道:“事已至今,后悔也来不及了,要不我给您老做场法事超度超度,让您早上轮回之路,可好?”

老头狞笑着道:“要想我饶了你们,就在院子角落里供张神主牌,把我名字迟德宝给写上,每天供奉一只猪脚,用盘子盖好,那我就不来滋扰你家。”

老头说罢,飘然翻墙而去。九红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做了张迟德宝的神主牌供在院子角落里,用菜盆子装个猪脚供上,烧几柱香拜那迟德宝。那老头果然就不再出现,只是盆子里的猪脚每天总会自动失踪。

从此以后九红多次经过东直门都会绕着道走,避开那口井。有天皇上要出巡轮到九红当差打前站,没法绕道走,硬着头皮经过那口井时,那老头居然光天化日地站在那里!老头一把揪住她衣襟就喊:“今个儿可逮着你了!前年你的马把我撞下井,你见死不救,还算个人吗!”

九红作揖央求道:“大爷大爷,您行行好,我都在家的院子里拜祭您老人家两年了,咱们不是一直相安无事么?怎么又翻脸了?”

老头骂道:“我呸!我掉下去根本没死,你拜个啥子!当时我晕过去了,醒过来后在井里呼救,有过路人听见声响把我救了上来。没想到今天又碰到了你这小子!”

九红听呆了,带着老头一起到家里去。老头一看那神主牌,又大骂混帐:“我本名叫王小山,你却在神主牌上写迟德宝!”他骂骂咧咧地把神主牌扔了,又把供桌砸烂。九红点头哈腰地赔不是,老头闹了一通才走了。九红想了半天,硬是没闹明白这其中的奥秘。

到了晚上,那老头又披头散发地越墙进来,九红这回不怕他了,上前一把揪住老头道:“吓!你又来装神弄鬼,我再也不上当了!”两人扭打在一起,挣扎中老头戴着的假发被九红揪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年轻而熟悉的脸。九红失声道:“古力特!你居然假扮老头来吓我!”

古力特笑了:“你女扮男装混进皇宫当侍卫欺骗皇上,那又该当何罪?”

手机响了,九红从梦中骤然醒来,原来刚刚做了一个穿越到清朝,混进皇宫当了大内侍卫的梦。她拿起手机一看,打了个呵欠道:“古力特,啊哈,真巧,我刚刚梦见了你!”

古力特在电话里问:“怎么这么巧?咱俩都老是会做梦呢,你这回梦到了什么?”

九红道:“我刚看了一个清朝的故事,在《子不语》卷二里的,打了个瞌睡,然后就把故事在梦里重现了。在梦里我是大内侍卫,你是那个骗猪脚吃的老头迟德宝。啊哟,太有意思了,我来说给你听……”

九红一边简要地叙述着故事,一边打开冰箱,给自己倒了一杯橙汁。到她把故事讲完,橙汁也喝完了。她道:“这故事就只有这么多,你猜一下结局,怎样解释这件闹鬼的事?”

古力特毫不迟疑地道:“这有啥难的,想来是有人假借王小山的名义,装神弄鬼去吓唬那侍卫,骗了他两年的猪脚吃。”

九红哈哈大笑道:“古力特呀古力特,你的脑子果然好使,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以前看过这个故事!故事题目就叫做《鬼冒名索祭》,是说一个鬼冒充另一个鬼去骗猪脚吃的!”

古力特道:“哈哈哈哈,骗你的猪脚是你活该!不知是炖猪脚呢,还是卤猪脚呢,抑或是粤菜里的白云猪手?其实呀,一个人心里有鬼,才会被鬼乘虚而入。再说那神主牌上不是写的迟德宝么?就是谐音吃得饱呀!我想告诉你的是,清华这边的学习很有意思,大部分以实战案例为主,你以后有机会也来听听课。”

九红道:“你回来得正好。我和玉琼科技的邝老板约了吃饭,他要把玉琼科技转让给我。等你回来了,我们再好好商量。我就想问你一句,怎样才是谋杀的至高境界?”

古力特道:“谋杀?你真是语出惊人哦。谋杀的至高境界,应该就是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吧?不对,不会这么简单的,我得再想想。”

九红道:“没事,在飞机上你慢慢想想。我听到你那边喊登机了,回来再见!”

放下手机,九红洗了个脸,补了妆,又换了套连衣裙,挎着包,开着她的宝马X1出了门。她今天晚上安排了两个行程,第一个是与玉琼科技大股东邝老板的饭局,第二个是与翡翠湖度假村老板林永浩的会面,两个会面时间衔接得刚刚好,足以见得九红做事的老练,在谋篇布局上相当得心应手。

邝老板是九红的旧情人,对九红情有独钟,舍得在九红身上花大钱。但他有一个天下男人都会有的弱点,就是迷信原配对他的事业有风水上的帮助,也就是旺夫,而且这原配还是只母老虎,因此邝老板只和九红一直暧昧。九红也看透了这一点,乐得逢场作戏,一心一意在邝老板身上掘金。但她也没料到,事隔几年,邝老板要全家移民了,居然还对九红念念不忘,给她奉上了最后一份丰厚的礼物。

九红在西餐厅里点好了邝老板爱吃的菜,活海胆刺身、法国生蚝、澳洲和牛、北极甜虾、蓝鳍金枪鱼、活鲍鱼搭牛肝菌菇、法式松露鹅肝,再加上一瓶1986年的波尔多,与邝老板旧梦重温。

若有若无的背景音乐配合着明暗切换的灯光,肥胖的邝老板还是最爱吃松露鹅肝,而苗条的九红还是每样略尝一点说要控制体重。杯盏丁当之间总是容易沟通的,邝老板说定了,玉琼科技优先给九红,等到他所有移民手续办下来,九红还不接盘的话,就转让给其他人。玉琼科技是A股上市公司,总股本15亿元,邝老板占股8亿元,绝对控股。邝老板看起来很大方,5亿元贱卖给九红,但难点是要现金,一次性付清。九红当然没有这么多钱,可这块肥肉又不能放弃,她自有心里的小九九,用三十六计中的李代桃僵或是树上开花,就能巧妙地化解它。

饭后九红要买单,却被邝老板抢了先。九红暗喜,不是喜自己请客却对方买单,也不是喜在玉琼科技上占了个大便宜,喜的是自己魅力不减,还能把邝老板迷得七荤八素。

九红钻进小车,一边开一边约林永浩,转眼间就到了翡翠湖度假村。她想起自己当年和桃红第一次来度假村,出了不少天真烂漫的洋相,脸上不禁泛起了笑意。这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呢?一晃,六年就这样过去了!

度假村的酒吧叫翡翠吧,吧内灯红酒绿,色彩缤纷迷离,帅哥美女双双对对,搂肩搭背,窃窃私语。九红被吧女引领进来,见到林永浩,两人互相问好致意。但九红马上皱起了眉,莺声细语地嗔道:“Oh my god!这里像是个做熏肉的伙房,烟味呛人得很!”

林永浩道:“啊哟,不好意思,唐突佳人了,绅士必须尊重女士的意愿,那我们到阳台上去吧。”

吧女帮他们把杯盏移到阳台上的小桌,九红看了一眼月光下波光粼粼的翡翠湖,赞道:“你看,这里不止是空气新鲜,夜景也非常美妙。林总你这个度假村确实环境一流呢。”

林永浩不禁有几分得意:“可不是嘛,我当初为了拿这块地建度假村,可是得罪了不少人才抢到手的。刚开始几年赚不到什么钱,还被人家幸灾乐祸过,能走到今天,也是极不容易。”

林永浩问九红是不是仍然来一杯红粉佳人,九红说刚喝了红酒,还是来杯柠檬水吧。吧女把柠檬水端上来,九红点了点头道了谢。

林永浩叹道:“九红,你是我认识的女人当中,最有礼貌最有教养的人,没有之一。你看你,吧女给你上一杯水,你也说谢谢。我老婆就从来不会这样,她总认为她花了钱,别人给她服务就是应该的。”

九红道:“你可别这样夸我,再夸我就像气球一样飘上天了。其实云若柳也有她的优点,她做生意比我强很多,你们夫妻在一起,真的是绝配。”

林永浩有点不以为然:“那是以前的她,自从她生了儿子,一颗心就全放在儿子身上,生意很少打理了。现在的事都是我在忙,她当个甩手掌柜,还大逼拽拽地说她只负责三朵花。”

“三朵花?”九红问:“哪三朵花?”

林永浩道:“貌美如花,有钱花,使劲花。”

九红拍掌道:“哈哈,说得好,我也希望这样,貌美如花,有钱花,使劲花。”

林永浩道:“她确实是有钱花,也使劲花,却不是貌美如花。貌美如花的是你。”

九红道:“林总真会说话,如果我今年十四岁,说不定就被你哄上床了。”

林永浩的眼神有点闪烁:“女人总是爱说男人是色狼,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狐狸。男人用金钱诱惑女人,女人也在诱惑男人,有的用身体,有的用灵魂,有的用物质,手段各异。你可能会说就算是诱惑,但哪个长久显而易见,可大多数人却觉得是殊途同归,一切从精神开始,一切到肉体终结。”

九红有点过分用力地皱了皱眉:“天啊,这么美好的夜晚,拜托你不要给我讲人生哲学好不好,我对大道理完全没有兴趣。我和你,是永远的生意关系,和云若柳,是永远的闺蜜。这种关系能维持下去,对大家都有好处。我今晚约你,只是想当面问问,最近不少人都去国外收购企业,欧洲是大热门,你有没有这方面的计划?”

林永浩道:“何止是有计划,其实是早已经开始行动了。我看中的是葡萄酒行业,法国有几个酒庄都很不错,唯一的难题是资金量要求大,整体运作起来牵筋动骨的,会影响到其他正在进行的项目。另外资金的出境也会有一定的限制,所以目前还处在考察的阶段。九红你也有兴趣么?”

九红道:“你这么大的老板都说钱不够,我小打小闹的哪儿有钱?出国收购,想想可以,实战还是免了。不过我手头有个项目,就先想到你了。那你还有没兴趣做?有兴趣我们就谈谈,没有我就找别人了。”

林永浩道:“你说话总是直达目标,还吊胃口得很。只要是你说的,我总是有兴趣的。”

“那我就直说了,”九红道:“我了解过你那个浩然苑的地产项目,目前的总价值不会超过5个亿,就算它5亿元吧。我要你把浩然苑整体转让给我,半价。”

九红停了一停,浅浅地抿了一口柠檬水。

林永浩道:“果然厉害,九红总是让人刮目相看。我把浩然苑给你,你给我什么作为交换?”

“不是交换,是回报。”九红道:“作为回报,我把上市公司玉琼科技第一大股东的位置让给你。”

林永浩有点吃惊:“玉琼科技?我听说过,大股东好像姓邝吧,怎么转眼就变成你了?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

九红道:“林总才是真的老辣,什么都瞒不过你。我就竹筒倒豆子,一哗啦全跟你说了。邝老板要把玉琼科技给我,我啃不下,所以给你,换你手中的浩然苑。你掏5亿元就能拿下玉琼科技,你干不干?”

林永浩道:“邝老板5亿元就给你?你们什么关系,他舍得大放血?好了好了,我不过问你们之间的事,只要我做过尽职调查和资产评估,数据无误的话,当然要。可是,你有这么大本事搞定邝老板,干嘛不把玉琼科技搂到自己怀里,却要给我?好像玉琼科技的总股本是15亿元,第一大股东占股8亿元,要是5亿元能拿下,傻瓜才不要。”

九红说这很简单,玉琼科技体量太大,我吞不下。况且它要现付,一次性付清,我拿不出5亿元,更不想为此背上巨大的负债。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把我的小算盘算给你听,浩然苑价值不超过5亿元,打个五折我吃得下。你把浩然苑以2.5亿元转让给我,我让你以5亿元拿下玉琼科技,那你实际上是以7.5亿元拿下了它。你得到了一家绝对控股的上市公司,有利于你做大做强的发展宏图,还至少赚了5 000万元。我以2.5亿元拿到价值5亿元的浩然苑,算起来比你收益更大。你手头这么多地产项目,不在乎少一个浩然苑,而我却借此进入房地产领域,实现了多元化经营。这叫做一家便宜两家划算,比我自己弄玉琼科技好多了。

林永浩的双眼放出光来:“你这笔账可真是算得天衣无缝,蓄谋已久哇!那我们的合作方式是……”

九红道:“我也是刚想到的,先订下大方向,签个意向书,具体细节慢慢谈。我们可以签两个协议,第一个是我把玉琼科技转让给你的协议,写明转让的金额及期限,第二个是你把浩然苑转让给我的协议。重点是第二个协议还有一个补充协议,注明如果第一个协议里玉琼科技的转让不成功,那第二个协议浩然苑的转让就不生效,这样等于给你上了金光灿烂的双保险。”

林永浩道:“要得要得,我认识你这么些年,你做事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可是话又说回来,你不怕我暗地里使横手,越过你去直接夺得玉琼科技的股权转让?”

九红说林总你可别太小看我,你要是有本事夺得到玉琼科技,我还会与虎谋皮么?我当然有我的杀手锏。对你我只有一个要求,这次我们合作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最好也别让云若柳太早知道。你老婆样样都好,就是醋劲有点大,但凡长得好看的女人接近一下你,她就像眼镜蛇嘶嘶地吐舌头,生怕别人占了她的地盘。其实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从来没做过越界的事,但也省得云若柳无事生非。

林永浩道:“你不愧是她的闺蜜,确实了解她的这个德行,那我不说给她听就是。你先把协议拟出来,还有相关资料一起发给我,我尽快安排下面的人去办。”

九红举杯道:“来,先预祝我们合作愉快,马到功成!”

两人碰了杯,林永浩说还有点其他事,要先告辞。他叫吧女告诉前台给九红免单,先走了。九红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小憩了一下,才施施然地开车回家。

九红开门进屋,整个房子的布置既简洁又大方,明丽而不奢华。客厅里的沙发、抱枕、茶几、壁柜,所有摆设只有红、黑、白三种颜色,就连窗帘也是红黑白的几何图形,显得品味独特。她把包包和钥匙放在玄关,高跟鞋一甩,倚在沙发上。才眯上眼睛,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屏幕上显示来电:苏芳芳。她按了免提,随手把手机放在茶几上。

九红是市企业家联谊会的副会长,身边有一大把各色闺蜜,苏芳芳是其中之一。九红很乐意和这群三姑六婆们泡在一起消磨时间,女人们总是有说不完的闲言碎语,话题总是无比地广阔,如天上的云彩那样变化多端。

苏芳芳的声音在手机上响起来:“九红,我芳芳啊,原定的郊外两日游去不了啦。罗荣发突然要出国,我得看着孩子,这孩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九红问:“出国?你家罗老板的生意做到国外去了?恭喜你呀。”

苏芳芳道:“你真神了,怎么就猜到他去做生意?”

九红道:“我又不是笨蛋,如果是旅游,他怎么可能不叫上你?你会让他一个人去国外游么?”

苏芳芳道:“那倒也是。他们几个猪朋狗友要去法国看酒庄,说想在那边找些事做做。”

九红一听这话就来神了:“乖乖,看来法国真是个好地方,我认识的人都说要去收购酒庄!”

苏芳芳道:“赶潮流呗。其实我家阿发哪有这么多钱,那是他们几个酒肉朋友合伙的,也没跟我细说。这次我不陪你了,下次再约你玩啊。”

九红道:“没事,那等你有空再约时间好了。”

苏芳芳道:“哎哟,说曹操曹操就到,罗荣发进门了,我得侍候他洗澡,改天再聊。再见!”

九红正待按停手机,却听得手机那头有罗荣发的声音,然后是他们夫妻的对话传过来。罗荣发的声音道:“又和谁煲电话粥呢?”苏芳芳的声音就道:“是九红呢,我闺蜜,你也认识的。”

九红就暗笑苏芳芳见了老公魂都丢了,连手机也忘了按停。她正要按停手机的通话键,心里却鬼使神差地转了一下弯,手指就没有按下去,想借机听听他们会不会在背后议论自己。

罗荣发的声音:“快给我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出国去,才订好的飞机票。”

苏芳芳的声音:“要这么急嘛,又不是杀人越货抢银行。”

罗荣发的声音:“抢生意就得急,先找人踩好点,准备好一切,到时才能抢得赢。我这计划估计要弄上好几个月,如果到时那个家伙还在阻头阻势,惹恼了我就找人把他给做了!”

这句杀气腾腾的话不像是开玩笑,九红眉头又一跳,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屏气凝神听手机里的对话。

罗荣发的声音:“我要抢在他前面把酒庄拿到手,实在不行我还有拿手绝招。我们有朋友在法国混黑白两道的,分分钟在他的飞机上做手脚,有他的好看!”

苏芳芳的声音:“不会吧,出来做生意只是求财,又何苦做绝了。”

罗荣发的声音:“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你以为他是好人么?史家嘴的拆迁打死人了你知道不?渺云寺的抗议上了媒体你知道不?惩治恶人是替天行道你晓得吧?前回英尔普的事他坑了我一回,我还没找他算账呢!”

苏芳芳的声音:“老公你先洗澡吧,你们男人的事我不问了。”

话音越来越小,九红终于听不到了,就按停了手机。想想还是不放心,干脆把手机重启了一下,确保安全为上。九红告诫自己,这回涨知识了,以后每次打完电话都要确认是否按停了,不然分分钟就不小心泄露了秘密。

九红从冰箱里拿出她最喜欢的橙汁,倒了一大杯,喝了几口镇定一下心神,想把思路聚拢一下。这一件偶然听来的事里面,一个是罗荣发,另一个可能是林永浩,双方都要去法国收购酒庄。现在罗荣发要对林永浩不利,我应该怎么做?我可以装作不知道这回事,任由他们鬼打鬼去;也可以放放风,有意无意地提醒林永浩注意,博得他的好感向他讨要些好处。……不对不对,这行不通,万一罗荣发知道是我走漏了风声,那等于我无端白事多了个冤家对头,这又何苦来哉。

九红又觉得自己应该从他们的鹬蚌相争中做那个得利的渔翁,自己的思路还是没有充分拓展开来,太过局限在某个点上。如果真是林永浩,那古力特和他有深仇大恨,自己趁机搅搅浑水,甚至混水摸鱼,这才符合整个剧情发展的逻辑。她哑然失笑,女人就是女人,在逻辑推理上要比男人弱一点,如果这事让古力特来构思,肯定会一针见血直达目标。她往浴缸里放满水,倒进一瓶泡泡液,还丢进去一大把玫瑰花瓣。她脱掉衣服,全身泡进浴缸里,闭上了眼睛。

罗荣发也要去收购酒庄?他提到了史家嘴和渺云寺,那十有八九指的就是林永浩。罗荣发要做掉林永浩?原因何在?苏芳芳是个弱女子,罗荣发却是出名的刺头儿,做生意的狠劲人尽皆知,性子又火爆,若有人得罪了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想起来了,当年可是古力特把罗荣发介绍给林永浩的。

想起古力特,九红开心地笑起来。有些事情就是冥冥之中天注定,自从和古力特认识以后,两人分分合合,颇为曲折。古力特是个内心异常强大的人,不张扬,表面上也没慑人的气场,却能够潜移默化地影响身边的人。九红自己的行事方式,还是受古力特影响最大。古力特碰到这件事,肯定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九红把今天与邝老板、林永浩、苏芳芳的交会重新理了一下,觉得自己确是美貌与智慧兼有,方法和手段并重,轻而易举地运筹帷幄,就把几件事组合成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她一动脑筋就会感到消化加速,就想吃点什么,速食沙拉来一份?却又寻思睡觉前吃东西容易发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她泡好澡,轻轻柔柔地洗了两遍脸。又开始擦乳液、精华液、精华油、眼霜,再敷上一层玻尿酸,然后在眉毛涂上睫毛生长液。她觉得自己的眉毛不够浓,不好看,打算让眉毛茂密些,不过在镜子里左看右看也好像看不出什么变化。她又涂上抗衰老的美黑霜,换上充分放松的小睡袍,然后打开加湿器、空气净化器,选好电视机的频道,才掀开保姆早就铺好的被单。程序还没完,还要涂舒缓膏,涂在脚上、胸口上、涂在鼻子下面和鼻窦。舒缓膏的味道香香的,腻腻的,适宜促进睡眠。最后她套上隐适美牙套,以保证牙齿的生长决不会错位。多年来她一直保持着这一套习惯,所以每当她走出家门,总是美轮美奂地光彩照人。

电视机的声音在响着,不看,只用于催眠。她想,拿着刀子或手枪去杀人是最笨的,一则容易留下把柄或痕迹,万一被抓就连自己也赔了进去,那可真叫做得不偿失。二则既然想那人死,就必然有深仇大恨,就不能让他速死,速死太便宜他了。谋杀的至高境界,应该是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设下陷阱,让那人自投罗网;或者说让他身败名裂,让他倾家荡产,活着却痛不欲生。这样才是一出猫捉老鼠的好戏,又能够同时娱乐自己的身心,还可以益寿延年。就像那个鬼故事里的老头,利用别人心中有鬼,乘虚而入。

九红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在睡着之前盘旋在脑海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自己移花接木,妙手空空,顺利进入了谋杀的至高境界。而古力特,也很快就要回来了。

第二天九红前脚才进办公室,古力特后脚就端着一杯咖啡跟了进来。九红道:“哦哟,我们的男神回来了,怎么样,在清华的学习不错吧?”

古力特道:“还好吧,没想到我居然出风头了,原来以为那儿高手如云,谁知大部分人还都是凡人。我的能力并不比他们强,但我肯下苦功,多花了时间,所以还是我高出一头。”

九红调侃道:“听你这么说我很开心,老实交代,你又勾引了几个女朋友?”

古力特道:“你可别冤枉我,只有一个女同学看上我,可是我看不上她,还是没成。”

九红道:“花若盛开,蜂蝶自来,你天生就是女人追逐的目标,我早就看透你了。”

古力特拉开椅子坐下道:“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肉麻话,我还是先回答你的问题吧。怎样才是谋杀的至高境界,如果只是用刀用枪,那只是很低档次的谋杀。虽然能让对手痛苦或死亡,但未免太便宜他了。至高境界,是让对手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九红一听,喜上眉梢:“非常好!一级棒!你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古力特问:“你的计划正式开始了?”

九红道:“就等你回来,我们要开始收网了,合力对付林永浩。”

九红和古力特一起分析林永浩的优点和缺点。古力特认为,林永浩的优点是眼光远大,不但会利用手下人的长处,也会利用外部的力量。特别在整个宏观大势上,林永浩比一般人更能看得远看得准,所以他很早就开始圈地,冒着大风险圈了大大小小很多地块,几年后终于搭上了房地产发展的快车。时至今日,房地产已经成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照这种势头看,林永浩的财富还会继续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九红认同这看法,但古力特有所不知,林永浩的眼光远大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就是他背后有个智囊,也就是他的父亲林老爷子。传说林老爷子以前是个黑白两道通吃的角色,把四个儿子都作了精心的安排,在重要的行业里形成了四角连环关系,互相支撑,互相呼应,这才是林永浩能做大的基础。还有,林老爷子的人脉关系相当广泛,能及时得到许多内幕消息,所以林永浩的冒险其实已经把危险尽量降到了最低。而像古力特这种出身寒门的人,虽然天资聪颖,百般努力,也只能奋斗到比普通人好一点点而已。

古力特有点黯然:“你的意思是寒门再难出贵子,蓬山此去无多路了?”

“也不能说没有,总有一些运气很好的人吧。”九红道:“你也可以选择搭便车,或者同流合污。”

古力特听得大为佩服,九红所说确是实情,一个底层的人想要出人头地不是没有可能,但却要比常人付出更大的努力,而且失败的机率更大。接下来他们讨论林永浩的缺点,古力特认为林永浩的知识基础不够扎实,只有敏锐的头脑,却对经济学和财务账不怎么懂,因此在一些细节上容易出漏洞。

九红也很认同,同时提醒古力特注意,林老爷子年事已高,他的影响力正逐年式微,已经到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近年来争权夺利愈演愈烈,各行各业也面临大幅度的洗牌,林永浩便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绊脚石。这才是林永浩面临的最大危机,也是他的最大弱点。我们把这些因素集中在一起,才能形成手中最有力的武器。让他从高高的山顶上摔下来,摔个狗吃屎,摔个鼻青脸肿,让他局部破产,那才叫挖心剜肺。古力特在这方面比他高明,跟了他那么多年也深知他的脾气与爱好,是那个能给他致命一击的人。我们合作做这件事,目标一致、利益也一致,再加上行动一致,就能打他个措手不及。

古力特有点担心,林永浩现在的体量这么大,我们咬得动他么?九红说不必过多担心,你还记得以前你刚到翡翠湖度假村时的情形么?他那时才三四个公司,就已经左支右绌应对不睱了,全靠你为他理清财务的一大盘账。他现在百亿身家,旗下公司无数,已经患上了大公司的臃肿病,下面的人都在勾心斗角使劲捞好处哩。他还有个人类的通病,就是喜欢听好话,容不得反对意见,下面的人便整天吹牛拍马,对他阿谀奉承。这几年的巨大成功让他飘飘然,没明白只是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大潮,并有效地利用了常人所没有的内幕消息,还以为纯粹是靠自己的聪明才智获得的成功。这个,才是他最致命的弱点。

九红感叹古力特对股市的精妙研究与准确分析,其实做任何事都像做股票,要看清形势跟随潮流。牛市没有来,你就要潜心学习,等待机会,一来了就要快速进入。房地产也是这样,不是你去推动它,而是你在最合适的机会跟进去。现在林永浩以为是他的聪明能干造就了他,好,那就让他有这种感觉,我们还要在旁边给他加油添柴,让他的欲望迅速膨胀,那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古力特觉得越来越看不清九红了,这还是当年那个一心一意指望男朋友给她买房子的小女生么?她现在不光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还能洞穿人心。幸好当年没有和九红在一起,不然到了今天,很可能就成了她手中的一枚棋子,任随她摆布。

古力特突然又觉得自己早就是九红手中的一枚棋子了,这个棋手不但精于下棋,还能看透每一枚棋子在想些什么。但是他心甘情愿做九红的棋子,做棋子既能报恩,也能报仇,又何乐而不为?

唯一的疑问是:九红为什么也讨厌林永浩?

九红把几张大大的A3纸摊在桌子上,道:“你看,这是以前你教会我的方法,把对手的优点和缺点全部列出来,一项项排列、对比。我用财务的口取纸,红色代表缺点,绿色代表优点,上面标记重点,还可以分别组合。这种方法最直观,最有效,然后找出他最薄弱的环节,发动进攻。”

古力特暗暗称奇,原来九红也学会了这种直观的对比法。九红道:“我们不要正面碰撞林永浩,先从他的两翼下手,把他最倚重的得力干将消灭掉。你最恨的人肯定不是林永浩,而是李明川,对吧?”

提起李明川,古力特就心头火起刮辣辣,不过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的,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九红道:“除了李明川,你也一定记得关树宏,他们现在都是鲜衣怒马的老总了。特别是李明川,狂得很,他现在是个IBM。”

古力特奇道:“IBM?他居然进了国际商业机器公司?”

“哈哈哈哈,古力特也有不如我的啦!”九红得意地道:“我说的IBM不是你知道的那个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我说的IBM是International Big Mouth,意思是国际大嘴巴!”

九红告诉古力特,就在他坐牢的这几年里,她一直在林永浩和云若柳身上布网,过程仔细而漫长。现在是时候开始收网了,由古力特来做技术性的工作,以弥补九红在这方面的先天不足。九红坚信自己没有看错,古力特在财务方面绝对是个天才,最擅长在别人的架构中找出漏洞。而九红擅长的是洞穿人性的弱点,找出某人的爱好与欲望,只要把这些结合在一起,就成了战胜对手的有力武器。

九红去对付林永浩和云若柳,古力特去对付李明川和关树宏,一明一暗,两件事同时进行,多线性平行推进。古力特不必出面,在后台设计好每个环节,确保属于财务的那一块不会出问题就行,出头露面的事会有人去跑腿。嘿嘿,此事最好玩之处,就是那些人一直以为古力特还呆在监狱里面。

九红道:“我昨天又意外地听到了另一些消息,一些不一定准确但是却很有意思的消息,这消息对我们预定的计划应该会有很大的帮助。等我筹划好了再告诉你。”

古力特忍不住还是开口问了:“林永浩和李明川害我坐了几年牢,我找他们报仇理所当然。可是你为什么也恨他们?”

九红道:“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你现在只须记着,六年前你是怎么样来到翡翠湖度假村的,你是怎么样帮林永浩打下这一片江山的,他又是怎么样忘恩负义,把你送进监狱的!”

这句话就像按下了回放键,六年前的情景,瞬间如电影一样清晰地呈现在古力特的眼前。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