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翡翠湖恩仇记 第一章02古力特来自深圳
作者:张子君  发布日期:2023-10-31 13:52:42  浏览次数:342
分享到:

六年前,李明川还没到翡翠湖,自己在省城开公司。而古力特只是深圳郊区一家纸箱厂的主管会计。

古力特大学毕业后去求职,听学长说过不同的老板各有差别,有的对员工好,有的很吝啬,找工作最好选个大方些的老板。他先找了家台企,薪水给得很低,就又换了家港资纸箱厂应聘。厂长很和蔼,称古力特为古生,说目前财务部就数古生文凭最高,除了日常工作,最好能把财务部几个员工都培训出来,试用期满后你就主管财务部的工作。一年有13个月薪水,包吃包住;住的是三室一厅,和香港来的师傅一样每人单独一室,有清洁阿姨每天打扫房间帮忙洗衣服;食堂有员工餐和管理人员餐,古生就吃管理人员餐吧。古力特答应了,先干着再说,骑牛找马,有好机会再跳槽也不迟。

古力特住三楼,每天上下楼都经过下面两层员工宿舍,在靠楼梯的宿舍里有两个个子不高的小伙子,出去进来都黏在一起,像豆子蹦进了麦芽糖,好得不得了。古力特天生的外貌协会,遇见面善的人会主动点头,过两天再打个招呼,就聊成了朋友。这两人一个叫刘超,一个叫朱德龙,从云南来。朱德龙就问:“你住三楼呀,那你是干部哎,怎么就会和我们工人说话呢?”

古力特鼻翼微动,轻吸一口气道:“你笑得好看呀,见到你就像见到了好天气,心情愉快。”

刘超抢过来点着朱德龙的额头揶揄道:“这人外表乖巧文静,看起来普普通通,但当你靠近倾听他的心声,就能听见浪的声音。”

朱德龙给了刘超一拳:“去你的,你才浪,天天在被窝里浪里个浪!”

有天三个人又碰上了,刘超和朱德龙正为该谁洗被套在猜剪刀石头布,古力特说我给你洗吧,我们宿舍有洗衣机,今天清洁阿姨休息,我拿去转几下就好了,还能甩干,省得你晒半天。古力特说干就干,把他们的被套、床单、蚊帐全收去洗了,晒干后还收到他们床上。俩帅哥超感动,说要请古力特吃饭,古力特说吃饭就免了,休息日我们一起到市区里玩吧,开开眼界。

他们又叫上另一个同事金世标,四个朋友在公交车上晃荡了两个小时,到市区一看,果然和郊区大大不同。刘超说我以前比猪还笨,人家说广东,我会问广东是不是在深圳;来了才明白深圳原来在广东,广东是个省,深圳是个市。

朱德龙说这个市有点不得了,是经济特区,级别可能和省差不多,就是物价太陡,和老家比要高到天上去。金世标也说这几年深圳的名气太大,但还比不上香港粤语流行曲的名气大,不管你去到什么地方,只要一唱《射雕英雄传》和《上海滩》,任谁都会跟着唱起来。

大家突然发现古力特没说话,只是盯着某处眼睛也不眨,三个人以为他在看美女,也顺着眼光所到之处盯着瞧,哪里有什么美女?

古力特叫他们别说话,跟着走便是。四个人走到阳光酒店门口,一左一右两个门僮向他们鞠躬,把手势一请,一句“欢迎光临”,把他们让进去。三个人有点发怔,怯生生地跟着古力特,坐在大堂的沙发里。天啊,这么光滑的地板!这么软的沙发!这么明亮炫彩的枝形吊灯!这么气派的大厅!一时间手脚都好像没法摆放自然了。

刘超问古力特干嘛坐在这里,会不会有人来收费。古力特说别慌,大方点,人家会以为你来住店的。我以前经过这里很多次了,这是五星级酒店,粤语里说“好威架”,很威风的意思。我刚才看到一个帅哥,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开着一辆很好看的车,绕进酒店的地下车库去了,保安还给他敬了个礼。我注意到他穿的那件衣服,不知道什么牌子,肯定很高档,那领子上的走线有浮雕般的效果,穿在身上整个人都精气神十足。还有那两个门僮,起码有1米8高,给我们拉门,请我们进来,可见来这里住店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进来么?我要那两个帅哥给我鞠躬,我要坐这舒服的沙发,我要享受这里面的空调!

刘超和朱德龙面面相觑,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古力特压低声音说我没有发神经,我们厂那办公室就和以前学校里的破烂教室差不多,员工穿着工作服就像一群千篇一律的工蚁,纯属工作加吃饭的活动工具。我不想在那种环境中浪费我的青春,你们也不能甘心永远为了谁洗被套去猜剪刀石头布!

刘超嗫嚅道古哥你说得没错,可你是大学生,我们没文化,不能和你比。再说你的工资也比我们高,你还不满足么?

古力特说这问题早想过了,这几天我一直在理顺工厂财务的脉络,工厂的会计叫工业会计,酒店的会计叫商业会计,原理差不多,只是工业会计更苦更累更啰嗦,因为它有大量的成本核算放在产品和在产品上,财务部一天到晚就算这个账,忙得头昏眼花。酒店也有会计呀,我为什么不能换一个更好的环境让自己更有出息?像阳光酒店这种高档的五星级酒店,才是我应当在的地方!

古力特又说跟着我走,去看看他们大堂内侧的洗手间,就是厕所,不光是不臭,还香喷喷的,连卫生纸都那么白那么软,这才是人呆的地方!他们进去卫生间撒了一泡尿,里面果然是光洁明亮,纤尘不染。

朱德龙道:“我的妈呀,这茅坑都比我家漂亮多了!”

古力特道:“来来来,小便完了要洗手,再把手伸到这里,就会给你烘干。这个玩意叫烘手器,自动感应的。”

刘超和朱德龙烘了好一会儿,又洗一次再烘一次,舍不得离开。四人中金世标年纪最大,他感叹道:“今天和你出来真没白来,我想我也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

回去时古力特买了一大堆《深圳特区报》,关在房间里一张一张翻有关招聘的信息。他并没有酒店工作经验,贸然去酒店应聘肯定不会成功。他一边翻阅一边比较一边盘算,看到一则盘古酒店招聘财务经理的启事,发现它的重点是这家酒店“即将开业”,又只有三星级,而且规模不算大;那它的招聘要求就不会很高,估计水平高超的财务也看不上它。他计算了一下面试的时间,趁着出去办事,先绕去这家盘古酒店试试水。

面试那天古力特提早了一个小时,先绕着酒店看了一圈,就直接进大楼去了。大楼里还在装修,各种材料乱糟糟地到处都是。古力特见一个师傅面善,就凑过去搭讪问什么时候可以装修完,自己是酒店员工,等着装修完了搬进来开业。师傅说最近天天都在加班,忙都忙不赢,最快都要一星期哩,弄不好就要两个星期,急也急不来。古力特心中有数了,把每层楼都巡看了一遍,时间差不多了,用手指整理一下头发就去见总经理。

总经理是个高大胖壮的北方人,从相貌上推测也是比较好说话的那种。他问古力特有没有酒店工作经验,古力特说有,不过以前工作的是个小酒店。紧接着他把话题一岔,说刚才已经把盘古酒店的大楼全看过了,估计有多少客房,餐厅有多少餐位,这种规模的酒店,以自己的经验应该做得好。其实工作经验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和领导合得来,只有深刻领会领导的意图,才能把工作做好啊。

总经理听得顺耳,随口说我是不懂酒店的,具体工作就靠下面的人去做。古力特心中暗喜,你不懂那我就放心了,你若问得太专业我可回答不上来。他顺着话茬子溜,问总经理从哪一行转过来,总经理说原来是北方的机关干部,因为和老板关系很好,就下海来帮忙。古力特说啊呀是老革命老前辈了,以后可得多多指教多多提携我!

总经理觉得古力特蛮乖巧,会提前做功课来看酒店大楼,比其他应聘者要用心,就问古力特要多少工资。古力特觉得看到了希望,说您给多少我就要多少,等我做出成绩了您再加我工资。总经理大加赞赏,说这么多来应聘的就数古力特最棒,当即拍板录用,马上可以上班。

古力特说给我一星期吧,我得把原单位的工作交接好,不能影响工作,和老东家好聚更要好散。这也是古力特从书上学来的,离开原单位一定把工作交接好,有时说不定哪天你就会和以前的同事或老板碰见,别人不经意的一句话就有可能影响到你的前程。

古力特跑去书店,把能找到的酒店财务管理的书抱回来七八本,用一个星期时间恶补,基本上在心里有了大致的轮廓。离开纸箱厂的那天,厂长还有点不舍,说我们厂子太小,留不住你这样的大学生,你干了没多久就走了哇。古力特说和财务部的同事说好了,以后有事可以联系,能帮上忙的一定会帮忙。

后来古力特偶然看到了吴士宏写的《逆风飞飏》,才知道自己应聘的这一招居然与吴士宏有异曲同工之妙。吴士宏当初只是个中学生,在医院里当护士,她为了改变命运刻苦自学英语,然后去IBM应聘。她的英语交流没有障碍,面试官问她会不会打字,她虽然不会却注意到面试室里并没有打字机,就大着胆子说会,然后回家借钱买来打字机狂练了一星期,顺利进入这家举世闻名的大公司。若干年后,吴士宏成了中国最有名的打工女王,年薪500万元。此为后话。

一般人找工作很在意能拿多少薪水,古力特的目标远大得多。他的目标绝不仅仅是盘古酒店,三星级只不过是一个小台阶小跳板而已,他的目标定位在阳光酒店。那天在阳光酒店看到那个开车的帅哥,刹那间给了古力特很大的刺激和无穷的力量。小车固然很漂亮,衣服固然很考究,但更重要的,是帅哥眼神里透出来的自信、淡定与从容,仿佛这一切天生就是属于他的。

古力特想,若没有真才实学,你又从何而来的自信、淡定与从容?所以他不计较盘古酒店能给他多少薪水,他只需要这么一个机会,一个学习与实践的机会,锻炼出真本领,然后再迈向下一个大目标。

在盘古酒店工作不到一个月,古力特就把整个财务流程摸熟了。他知道仅仅熟悉流程是远远不够的,真正的实操经验要靠在工作中慢慢积累,但他现在最起码不用担心任何人来面试了。面试所能看到的不过是表面知识而已,一个人能不能干,得让他干起来,才能知道水平的高低。敲门砖已经在手,敲开门以后,能不能在这个行当里站得住脚,就要凭自己的努力。

除了工作与学习,古力特仍然每天看《深圳特区报》,报上每天都有大量的招聘启事,他在寻找一个最合适自己的机会。终于有一天,一条招聘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某旅游度假村招聘财务管理一名,要求有沿海开放地区星级酒店工作经验,能统领财务部工作,具会计师资格,待遇面谈。他细细琢磨这条招聘启事所包含的意思,深圳的酒店很多,度假村也多,但招人未必容易。有沿海开放地区工作经验,那就把内地刚来深圳的求职者排除在外了;而现今在职的除非有一些特殊的原因,否则一般不会轻易跳槽。这么算起来,竞争者不会太多,值得去试一试。

反复斟酌了面试要怎样说话,构想着面试者会提些什么样的问题,古力特还对着镜子反复调整自己的笑容,既要有自信与亲和力,又不能显得阿谀逢迎。他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那就是母亲给了他一副优秀的脸蛋。这相貌不是帅和英气勃勃,而是文雅、沉稳、可靠。接触过古力特的人都有这种印象,大家都喜欢和他交朋友,他从小受母亲的熏陶,在礼貌方面做得非常好。他一旦了解了自己的这个优点,就努力让它表现得更好。做好一切准备后,他挑了一身看起来大方得体的职业装,早早睡觉,准备明天精神爽利地去面试。

面试他的是一个很优雅的中年人,谈吐很得体,自我介绍是翡翠湖度假村的董事长。董事长道:“古生,我看了所有的应聘资料,从中遴选出符合我们条件的三个人,两男一女来面试,你是第三个。最终我会从三个人中选定一个,但说实话,同等条件下我们会优先选择男士。我问你几个很简单的问题:在哪里工作过?为什么跳槽?有没有要照顾家庭的特别责任而不能出远门?”

古力特答道:“我原来在阳光酒店任财务部副经理,因为顶头上司是老板的亲戚,自己没有了上升空间,所以想换个工作环境。我还没有结婚,父母亲年纪也不算大,身体很好,我没有照顾家庭的特别责任。”

董事长很满意古力特的回答:“你的回答言简意赅,紧扣主题,可见你做事是个干脆利落的人。阳光酒店是深圳的五星级酒店,名气蛮大的。你既然在那里没有发展空间,那就不如到我这儿来吧。我和几个朋友合伙办了个度假村,规模不算小,现在需要一个有经验的会计师来管理财务,最好是在广东这边工作过的,眼界会开阔些。”

古力特点点头:“请问董事长,为什么会优先选择男士?财务部一般都是女士居多,男士做财务似乎不太讨好。”

董事长道:“那是一般人的粗浅看法而已。比如说,家里做饭的一般是女士,可是要做到大厨师,那就非男士莫属。财务也是一样,要真正做到高层,那肯定是男士胜出的。你看看各个女性为主的行业,去到的位置越高,越是男士掌控,我想可能是女性要更多照顾家庭的缘故吧。”

古力特不住地点头:“受教了。”

董事长说中西部的人比较老实,说白了也就是土气,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缺乏大眼光,所以我要到深圳来招人。我们度假村在云贵川三省交界处,气候与风景都非常好,去过的人都会喜欢那里。

古力特心中暗暗高兴,如果在深圳,他怕自己没在阳光酒店工作过,经历容易穿帮,走远一点当然更好。不过他做出有点惊奇的表情,表示原以为是在深圳工作,去那么远有点出乎意料。董事长说不要紧的,你放假可以回来探亲的,公司可以报销来回飞机票。还有,你要求的薪水是多少?古力特在报纸上看过星级酒店的招聘条件,咬咬牙把自己现有的薪水翻了一番。董事长说你放心,我们给的不会低于这个数,而且包吃包住,还有假期和飞机票。你每年需要探亲几次?

古力特想了想说两次吧,一个春节,一个中秋,都是我们家乡的大日子。董事长笑笑说那就定下来了,那边的总经理叫林永浩,你的具体工作由他安排,我让秘书联系一下,你准备好了就随时过去。古力特为了表示矜持,说我先过去试一下,您给我三个月时间,我是怕适应不了那边的环境。董事长说没问题,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具体的情况我不多说了,你过去以后自然会了解到的。你若是工作能让我们满意,我们还有更重的担子给你挑。

最后这句话像火一样燃起了古力特的激情,他就是要找一个这样的平台,能学到更多知识,能够大展拳脚。感谢上天的眷顾,终于有了一个绝好的机会。他对自己说:古力特,加油!

接下来又是交接工作、收拾东西,盘古酒店这边他不敢多说什么,只说是家里有急事要赶紧回去。古力特向刘超、朱德龙、金世标道别,四个人出外吃了一顿饭,刘超说好家伙,你竟然跑到我家那边去了,我们却从老家巴巴地赶到深圳来,一个是孔雀东南飞,一个是……一个是乌鸡往西北。

朱德龙啐了刘超一口,说没文化真可怕,把自己比做孔雀,古哥倒成了乌鸡,你臊不臊!刘超说我只懂孔雀东南飞这一句,下一句是胡乱憋出来的,图个顺口。乌鸡怎么了?乌鸡炖虫草可是大补的!

金世标说这世界真是好奇怪,古力特你可别忘了我们,我们真的是很有缘分的哦。古力特说你放心,我心中要没有你们,大可以悄悄地走掉。我这人很长情的,做了朋友就不会忘记,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哩。

四个好朋友关心的重点完全不一样,刘超一听说工资翻了一倍就嗷地叫了一声,金世标则认为古力特带了个好头,大家要在后面加把劲赶上来。朱德龙问的是坐飞机是啥子感觉,在天上会不会头晕,能不能和小鸟打招呼。而古力特念兹在兹的,是董事长说若是工作能达到满意的话,还有更重的担子给他挑。

古力特没有坐飞机的经验,去机场时一路都很兴奋,看到路上的行人好像每个人都带着笑。过安检时那个安检员对着古力特笑笑,古力特也对着他笑笑,安检员就在古力特身上上上下下摸了几次,再摸到裤裆处,用手捏了几下。这下子猝不及防,古力特惊呆了,却说不出话来;那安检员又笑笑,又捏了两下,古力特觉得自己的脸突然间如火烧一般灼热,张口结舌。过了安检门,古力特不由得回头看看,那个安检员还笑着眨了眨眼睛。古力特想不明白,这个人是认识的么?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他笑一笑什么意思?眨眨眼什么意思?

飞到目的地,古力特按照原先的安排,住在机场酒店,董事长秘书说过她会打电话叫度假村来机场接人。古力特这段时间精神高度紧张,忙着工作、学习、应聘,天天像陀螺一样转,现在一下子放松了,只觉得累意如潮水般涌上来。他吃了睡,睡了吃,不经意就过了两天。然后突然惊觉有点不对头,度假村怎么就没有人来接?他查不到度假村的电话,只好打回深圳去找那董事长秘书,秘书也很吃惊,马上与度假村联系,度假村这才来了辆小车,把古力特拉到了目的地。

古力特想:这个开头有点不吉利,董事长招聘的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居然会丢在机场酒店两天没人管?度假村的总经理自我介绍叫林永浩,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办公室接电话的人把这事忘记了。他和古力特略略谈了一下,问古力特要当财务部经理还是当财务部总监,古力特说由林总安排吧,林永浩就说那当总监吧,听起来好听点。古力特觉得这个林总可能真的不懂行,经理和总监的区别并不是哪个名称好听的问题,但新来乍到没必要去计较纠缠。林永浩说你暂时先住在宿舍里,很快套房就装修好了,你再搬进去。办公室也是,要调整一下,你先休息两天,随处看看。

林永浩把财务部的几个人叫过来,说介绍大家认识一下,古力特从深圳来,从现在起就是财务部总监,以后你们都归他管。有什么事情直接找古总监,古总监再向我汇报,不要像以前那样什么事都找我,所有票据签字也是古总监先签了再交给我。财务部的副经理小张很热情,帮古力特把行李搬到宿舍,把床铺好,又带到财务部去大概介绍了一下基本情况,还特别领去员工餐厅吃了饭,讲了一些生活上的指南。

两天后办公室调整好了,林永浩搬进了一间硕大的有客厅带卧室的办公室,原来用过的办公室给古力特用。林永浩一脸不好意思地叫古力特暂时先用着,等过些时候再买新的家具回来换。古力特说为什么要换呀,好好的家具看起来还蛮新的,度假村才开业没多久,没什么收入,要节省成本,不要乱花钱。

林永浩被古力特的话感动了,说真没想到古力特的思想境界这么高,把财务交到你手中大可以放心。看得出来,林永浩的话是真心实意的,他对古力特确实很满意。

古力特说的并不是客气话,他从来没用过这么豪华的办公室,只是看别的老板用过。大班桌大得伸开双手都量不过来,大班椅可以高低升降还有滚轮能随意拖动,桌子前是一圈会客用的沙发,手一摸就感觉是真皮的。还有专门的茶具,看起来很精致。这是真的么?如梦如幻哦,一个多月前他还在一家小工厂的简陋办公室里当会计,现在竟然是一家大型度假村的财务总监了!

他甩了甩头,确认这不是梦境。拉起窗帘,能够看到翡翠湖的一角,湖水映照着蓝天白云,水天一色,如诗如画。古力特心情大好,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古力特,好好干,新的一页从此翻开!

他打了个电话给金世标,向他问好,也叫他代向刘超和朱德龙问好,然后把这个办公室里的摆设细细描述了一番。金世标听得兴奋,为古力特走出的这一步恭贺了好几回。金世标又说,翡翠湖度假村还在深圳招人,他一个老乡叫郑子贤,正在应聘负责经营的副总经理,古力特最好能把度假村的情况给郑子贤聊聊,那应聘时心中有数会顺利很多。古力特说没问题,标哥交代的事情一定办好。

据说命运的预警往往会表现在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上,古力特被丢在机场酒店两天没人管,到底是不是命运对他的一个小小警告呢?古力特很快就把此事抛诸脑后,刚上任,要操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