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房东小欧 澳大利亚华人实录(非虚构)
作者:胡文红  发布日期:2023-11-03 14:03:55  浏览次数:368
分享到:

小欧是澳大利亚永久居民,也就是绿卡持有者。之所以叫她小欧,不是因为她姓欧,而是因为她的名字就叫小欧,她姓刘。2017年10月份我在悉尼住过两周,租的是她的房子。

小欧是个全职妈妈,不到30岁的样子。她有两个孩子,一个只有一岁多,刚刚会走路,女孩;一个三岁多,在悉尼读幼儿园,男孩。由于学费太贵,每天需要85元,故大的这个每周只读周三周四周五这三天。

两个孩子长得很皮实。10月份是澳洲的初夏时节,经常十几二十摄氏度的气温,两个小孩子白天就穿个单衣单裤。那个一岁多的小女孩即使睡着了,也只盖一条小毛巾被,而此时我身上穿着好几层衣服,中午休息时都要盖厚毛毯。如果放在国内,这小孩子身上盖的只能比我厚。然而盖那么薄,她也不感冒,可见国内的小孩子特别爱感冒流鼻涕,都是被捂出来的。

小欧是广东人,她的家庭只是个普通农户。2003年她高中毕业以后,跟表妹相伴直接来澳洲读语言学校——表妹有拐弯抹角的亲戚在澳洲,然后又读预科班,然后进了大学直到毕业。除了开始的一点费用由父母资助外,后面的求学费用基本靠她自己勤工俭学完成的。在这期间跟她的老公小杨一直异地恋。表妹大学毕业后,就回国去深圳工作了。

小杨是她的高中同学,也是农民的儿子,高中毕业后在湛江当兵,复原后跟小欧谈到了婚事。小欧的妈妈开始不满意这桩婚姻,希望女儿在悉尼找一个当地华人青年,至少可以免去从零开始的艰难。但是,从中学就开始的恋爱,使小欧舍得不这段感情。后来她妈妈说如果小杨答应到澳洲来,就同意他们的婚事。小杨复原后暂时还没有找到接收单位,如果能到澳洲去找一份工作当然求之不得,所以很痛快地答应了准岳母的要求。但是并不是小杨想来澳洲就可以来的,即使跟小欧结了婚,也并没有合法的理由,因为当时小欧还没有拿到绿卡,只是拿到了临时居住的证明,这个证明是没有办法给小杨办担保的。于是,已经大学毕业的小欧又去考了一个不用脱产读书的大学,给老公办了一个陪读,这样老公就名正言顺地来到了悉尼。这是2010年的事情。

当时小欧租的房子很小很小,大概也就七八平米。她的房东是搞装修的,也是华人,正好小杨也要找工作,就让他跟着房东去搞装修。不知为什么房东承揽的装修活都离悉尼那么远,每周一早晨要开车五六个钟到很远的地方做装修,然后住在那边,星期六才能回来。而小欧,则每周七天都工作。

那时他们的日子很艰苦。为了省钱,小欧每次要给小杨做一周的鱼和肉类的菜带到那边,放到冰箱里每天吃一点补充一点营养。因为房东老板提供的饭菜,也刚刚能果腹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营养的。

由于居住和工作条件太艰苦,他们连孩子都不敢要,尽管澳洲政府对生育者有很多很多的补贴政策。这样干了一年,觉得一直做下去也太麻烦,小杨就跟房东提出来想辞掉这份工作,在悉尼找一份近一点的工作。

当然小杨的真实想法也是为了通过跳槽找一个工资高一些的工作。因为小杨这一年在建筑方面已经基本出徒了,而房东却一直没加工资。跳槽嘛,通常工资也是会越跳越高的。房东听了很不高兴,因为小杨不光是做小工、做建筑工,而且还给他们当司机,他在部队上就是开车的。每周一都是他开着面包车把工人们拉到工地上去,周六再拉回来,平时小来小去的运输工作也由小杨来完成。他如果辞工的话,等于少了一个司机兼工人,老板当然不愿意。所以小杨提出来辞工以后,老板娘接着就把他们租住的房子收回,把他们赶了出来。

看来在利益面前,什么同胞啊,同乡啊,对那些唯利是图的人来讲,只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很快他们又重新找了住处,小杨又重新找了工作,收入也提高了不少。而且非常幸运的是,他们遇到了一个好房东。这个新房东也是华人,特别热心肠,没过多久就陪着他们找房子看房子,给他们出主意想办法,帮助他们按揭买到了现在的这座房子。

其实真正论起来,世上还是好人多,如果都是人渣当道,这个世界就乱套了。

房子售价70万澳元,按揭30年,小欧他们当时只交了首付,后续每个月连房屋保险等要交供楼费3000澳元左右。不过这3000澳元对现在的他们来讲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因为在后面这个房东的参考帮助下,他们买的这栋房屋实现了既能居住又能以房养房的计划。

此时他们的生活比较稳定了,才生了老大。

小欧生了老大以后就不上班了,两年后又生了老二。虽然几乎没有了供楼的压力,但靠小杨一个人打工是根本养不了一家四口的,澳洲政府发放的奶粉钱等养育费,帮了他们的大忙。不过奶粉钱也必须是夫妻双方一个有正式工作才能拿到的——这是澳洲政府最近几年为了遏制中东那些难民不想工作只依靠生孩子来混日子的无赖做法而采取的一种措施。光奶粉钱,两个孩子一个月差不多就有1000澳元,小欧由于不工作,可以享受孩子读幼儿园的补贴。但不够支付一周五天的费用,所以小欧选择了一周只送三天幼儿园。等老二上幼儿园的时候,每天的费用还会降低,那时候她可以选择一周送四天幼儿园……反正各种各样的补贴,让小欧感觉自己没有工资而养育两个孩子一点都没有压力。如果全家的收入达不到一定的水平,还有政府医院医疗卡,也就是看病几乎都不用花钱。

但是办理这样那样的补贴,也要提供很多有说服力的税收的证明、银行工资往来的证明等等。不过,在政府医院里看病,特别是看专科,有时候要排很久的队,甚至要排半年的队。所以很多有钱人,就办私立医院的医疗卡,属于月供的,每个月都要交钱,看病也比较贵。当然这都是小欧告诉我的喽。

对于他们这种既能自己住的宽敞舒适,又能出租出去,以房租来支付月供的居住方式,我有点想不明白。

我知道国内很多炒房人买好几套房子,用租出去的房租收入来支付月供,但没有人能够做到只买一套房子,既享受了新房子的舒适,又能把月供完成的。看到我对他们这种居住和月供的方式很好奇,小欧干脆竹筒倒豆子,跟我说了个清清楚楚。

他们买的这种类型的房屋在澳洲叫做独栋house(独栋房屋。请注意:这种房屋虽然是独栋的,但并不是别墅。当然在咱们国内的话,开发商就把这种类型的房子称之为别墅了,以便迎合那些买房者的炫耀心理)。这栋house建筑面积有150多平米,有一前一后大小两个院子,主屋北面隔着大院子对面是姻亲屋,主屋的南面有一个临街的小院子,还有车库等等,所有的加起来占地面积有400平米左右。

这座房子当时只有一个老太太住着,她的女儿住在马路对面。她想把这个房子卖了去澳洲的农村买一片农场,到天地山水间去养老。由于急需用钱,就挂牌78万托朋友找买主,而没有委托房地产机构拍卖。

很多房主为了得到更高的卖价,都是采取拍卖的方式,谁出钱多卖给谁。小欧他们参加过几次拍卖,都是因为最后成交价太高(全都是中国人出的价位最高),超过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而没有买成。看来中国人真有钱啊!当然可以肯定地说,这些人的钱绝对不是在澳洲自己挣出来的。

小欧的新房东得到了这个出售的消息,就带小欧过来看房子。经过新房东从中斡旋,70万澳币成交。老太太拿到首付后,跟女儿商量把马路对面的房子租出去,一起到农村去买了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养老去了。

70万澳元,才相当于不到400万人民币,这个钱在深圳只能买一个几十平米的公寓房,而在这里就能买一套带前后院儿有汽车位的独栋房。

这栋房子当时已经有70年的建筑时间了,但人家的建筑质量那是没得说,再来上三四个70年,估计这房子都会坚固如初。

小欧他们在买到这个房子的同时,是连这个房子所属的地皮也一起买下的。由于地皮也属于他们,所以房子买来以后,他们可以随意改变房子的结构,甚至可以拆掉了重新盖。

不少通过各种手段跑到澳洲去的国内的官二代富二代,利用这种政策去买一套已经年久失修的老房子,然后拆掉以后重新盖,其实就是为了买一块地皮。

当然小欧他们既不是富二代又不是官二代,没有能力把房子拆掉再重新建,所以只能修修补补增加一些建筑面积。

小杨利用他日渐精湛的建筑手艺,将那栋楼下原来是凉亭的“姻亲屋”—— 欧美人的习惯叫法,也有把它叫做“祖母屋”(Granny flat)的独立房屋——进行了一番改造。把本来下面是几根柱子支撑的四下透风,只有上面有一大间类似客厅的房屋的建筑,改造成上下两层都能住人的功能齐备的出租屋,具备了完整的起居功能和全套的家用电器,可以租给两户人口不多的租户,每个月租金可得近两千澳元;正房是两室一厅的格局,两间卧室背阴,面向马路,而客厅、餐厅都朝阳面向院子,与姻亲房相对,也很宽敞。小杨巧妙地把大客厅改成了两间卧室,他们夫妻俩带孩子住;把洗衣房增加了淋浴和马桶设备,他们自己用,把原来的洗手间作为租户公用;两间背阴的卧室——顺便提一句,这个背阴可不是朝北,而是朝南!因为南半球太阳的光线跟北半球正好相反,这是我挨了几天冻以后琢磨出来的。因为感觉从太阳东升西落这个规律来推算,我租住的这间屋的窗子是向南的,但为什么这么阴冷呢?想了好几天才琢磨过来:原来南半球太阳光线的方向是相反的——这两间背阴的卧室又租给两个租户住,每个月租金可得一千五六百元。由此一来,四个租户每月交的房租拿来供楼还有剩余。这些剩余,用在热水、煤气和用电上就差不多了。

澳洲的热水、煤气和用电收费很有意思。热水和煤气由市政统一提供,那种公寓式的房屋,热水费和煤气费已经包含在了房租里面;而独栋house,是自己担负煤气和热水费用,每个月大概需要300多澳元;市政的电表计费分为自己发电和市政供电,独栋house一般房顶上都装有太阳能电板,自己发电差不多能省四分之一的花费,可以节省一部分电费,这样一个月的电费大概就在200多不到300澳元的样子。

小欧的儿子读的是正式小班,幼儿园有专门的华语老师教小小班,等进入正式小班时便开始全部是英语讲课。很多孩子在幼儿园讲了一整天的英语,讲顺了嘴,回到家也习惯用英语跟父母对话。而一些年轻的父母以为这样可以巩固孩子的英语能力,也用英语跟孩子对话,这样孩子渐渐地就会忘掉自己的母语。其实,孩子的语言学习能力是很强的,白天英语,晚上华语,并不会扰乱孩子的思维,反而还可能两套语言齐头并进,强化孩子的记忆。深谙其味的小欧,只要在家里就坚持用母语跟孩子对话,就为的是让母语在孩子的头脑里扎根。她跟我说,看中国现在的发展速度,真的有在全世界遍地开花的趋势,随着以大妈大爷为主的旅游大军深入到世界各个角落,华语也有变成世界流行语言的趋势。掌握熟练流利的华语,对孩子将来立足社会绝对大有好处!

我深深地为小欧的深思远虑所折服。

有车(一人一辆)、有房、有一男一女俩孩子,他们的小日子过得还挺滋润。小欧一个人带俩孩子,每天也紧紧张张的,没有时间去像很多华人一样,把房前屋后的空地都开辟出来种菜,所以房前屋后的两片草地就幸存了下来,原先老太太种的花花草草,长得翠绿茂盛,开得姹紫嫣红。

小杨现在每小时的工资是40澳元,他干得很轻松,每天工作4-6个钟即可,再也不用起早贪黑一周工作6天了。小欧还顺手做做代购。利用每周三次送孩子去幼儿园的机会,顺便就到超市根据朋友们的要求或代购点的要求,选购一些商品,然后找快递公司快递到广州代购收集点,赚一点商品的差价补贴家用。从悉尼发快递到广州只需要两三天,但是一些入关的手续很繁琐,要经过一两个月才能到消费者手里,所以只能做一些保质期比较长的商品。当然我也成了她的固定客户。

至于他们全家的生活费和孩子的教育费,由澳洲政府支付的两个孩子抚养费(包括奶粉费、托儿费、全职妈妈的补贴等等)基本够用。每月结余出来的钱,就慢慢偿还当初买房子交首付时借亲戚朋友的钱。

机遇、机会和勤奋,是华人在澳洲立足不可缺少的条件,小欧的生存状态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点。

(写于2018年5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