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翡翠湖恩仇记第一章05. 美女九红
作者:张子君  发布日期:2023-11-22 11:51:13  浏览次数:245
分享到:

小保安本来不肯,敌不过李明川巧舌如簧说得天花乱坠。想想也是,若是犯的事大,手铐早就锁上了,而且警察审问时也没有疾言厉色,恍如小事一桩。小保安半信半疑地打了电话找到李明川的老领导三哥,三哥又找到二哥,二哥就直接找上门来。二哥听了李明川的哭诉,骂了几句憨狗日的,就去疏通关系。汇票虽是假的,银行却没有形成实际损失,看起来李明川还是个受害人,这事也就做个顺水人情过掉了。

李明川赶紧打点红包给小保安和二哥三哥,加上被杨卫东骗,直弄得家里山穷水尽。三哥也把李明川劈头盖脸地臭骂了一通:“你狗日的李明川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子,居然玩这么拙劣的骗局!赶紧把公司关掉,到翡翠湖度假村给我弟弟打工去!”

林永浩完全赞成三哥的安排,此时此刻拉李明川一把,等于把李明川这辈子都锁定了。李明川感恩戴德还来不及,以后就成了忠实的走狗,这样的人可是不好找哩,这笔生意相当划算。

度假村管行政的副总叫关树宏,是林永浩的高中同学。关树宏很鄙夷李明川的所作所为,他叫秘书给弄了个半文不白的民间故事,一方面自娱自乐,一方面又含沙射影地念给别人听。“故事曰:古时有一村,村中有貌美女子名唤甄姬。甄父善编织,自其手出,凡簸箕、箩筐、凉席等,乡邻皆交口称赞,曰善。是日,一外乡商贾进村问曰:吾需簸箕若干,何人可为之?众乡邻异口同声曰:甄姬爸会编!”

七转八转传到李明川耳朵里,李明川当然明白关树宏是在讽刺谁“甄姬爸会编”。他刚来,明白惹不起关树宏,先忍下来,以后再说。小不忍则乱大谋,我就不信你关树宏没有出糗的一天!

李明川出任度假村人事部经理,古力特有点意外,问他怎么好好的生意不做了?李明川道:“没办法啊,三哥是老上级了,他说度假村找不到合适的人,我只好放弃生意来帮忙。赚钱是小事,朋友才是珍贵的财富哦。有你在这里,特别增强了我来的信心。”

古力特觉得李明川人真不错,现在讲心不讲金的人真的不多了。只是李明川好像不经常洗澡,身上有些许怪味道,这边的人好像没有每天洗澡的习惯,虽然不至于发臭,但总归是不够清爽。

李明川别的本事不强,吹捧人恭维人却是顺手拈来,老板林永浩被他踏雪无痕地一吹,才几天就觉得这人是个可造之材。同时李明川也对关树宏和古力特曲意逢迎,让人觉得他就像冬日里的阳光,照到哪里哪里就暖洋洋的。李明川发现,古力特的穿着打扮与众不同,显得颇有品味,就千方百计曲里拐弯地打听古力特的来历,得知古力特是董事长专门从深圳聘请过来的,就认定此人值得好好巴结,说不定哪天就发挥作用了。于是他有事没事就对古力特嘘寒问暖,想摸清古力特的底细,到底是凭什么被董事长巴巴的从老远聘请过来。

还有一条很重要,古力特喜欢些什么?他最需要什么?

但是古力特却是个慎言的人,他自己心里很明白,这次能从深圳过来,有些弯道超车的味道。除了董事长的欣赏,他对这边的人际关系可是两眼一抹黑,要想在这里站稳脚跟并扎下根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天晚上发生了一个小小的不愉快的插曲,古力特正在睡觉,突然门被拍得山响,把他给吵醒了。他睡眼矇眬地爬起来,就一条小裤衩去打开了门,却见一群穿制服的人打着手电筒闯了进来,电光在他身上扫来扫去,好生没有礼貌。那几个保安闯进门来,厉声说要检查。古力特睡眼矇眬的懒得说话,由着他们东翻西看,连床底下和垃圾筐都翻过了。其中有个人还问:“这么大一间宿舍,八张床,怎么就你一个人睡?你是哪个部门的?”古力特困得都不想搭腔,含糊地说了声是财务部。

天亮起床后古力特才觉得这事奇怪,就打电话问李明川怎么回事。李明川马上责问保安部,把保安主管臭骂了一通,说你们都瞎了狗眼了,那是董事长从深圳请来的财务总监古力特,临时在宿舍住的,马上就要搬到套间去了。保安主管很委屈,说没有人告诉过那是古总,我们以为是一般员工,搞突击检查是关副总布置的,因为最近在员工宿舍的垃圾筐里发现了注射毒品的针管。李明川说总之以后你们不能去骚扰古总,否则我要你们狗日的好看!

李明川又向古力特道歉一番,解释了事情的缘由。古力特反而不好意思了,说不要对保安那么凶,不知者不怪,他们也不是有意的。不过员工里竟然有人吸毒,倒是令古力特大感意外,以前听说某某人吸毒,都是感觉很遥远的事,想不到现在却发生在身边。

李明川对此倒是见多了,若不是那种人的话,你想找到毒品比登天还难;你若是那种人,自然会形成一个小圈子,互相贩毒吸毒,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全国吸毒最多的有两个省,一是广东一是云南,广东吸毒的都是有钱人,云南却都是穷鬼。因为云南这边靠近毒品金三角,就是泰国、缅甸和老挝三国边境地区的一个三角形地带,毒品便宜得很。

古力特叹息李明川懂的真多,社会经验丰富。李明川说以前接触的都是些三教九流的人,懂的也是不入流的事情,不像古总,是社会高层次人士。以后咱哥俩就是好朋友,在这里你有什么事摆不平的,尽管告诉我,我会尽力帮你。

晚饭后古力特去湖边散步,见到一个皮肤白白嫰嫰脸蛋又有几分英气的保安,保安招了招手,问:“你就是财政部那个自己住一间宿舍的吧?你叫啥名字?”

古力特鼻翼微动,轻吸一口气,笑道:“我叫古力特,是财务部,不是财政部,国家级别的才叫财政部。”

保安说自己姓程,不是耳东陈,是禾口程:“财务部财政部,对我来说都一样。昨晚去你那宿舍检查,我看到你穿个小内裤,哇,下面好大一包,还是硬的,牛逼哦!”

古力特有点脸红,他生性斯文,从来不习惯在公众场合谈这类话题。小程也看出来了,打趣道:“你还不好意思呢,我的也很大,大才好,我女朋友最喜欢我了,大的让她舒服。”

古力特岔开话题道:“你女朋友在哪里?你们常常见面么?”

小程道:“她也是财政部的,在前台收银,就是最娇小玲珑的那个。小古我们交个朋友吧,以后我和女朋友要打炮,就借你的宿舍用一下,你那儿全是空床,省得我们跑出去开房路太远,在外面打野战又担惊受怕的。”

古力特答应了。小程很直接,很爽快,也很有趣,古力特以前从来没有认识过这种类型的人,和小程做朋友也许很好玩。

李明川翻到了古力特的档案,发现古力特的薪水竟然是一般员工的十倍,心里是又羡慕又嫉妒。他有事没事就找古力特聊天,努力要做好朋友。他问古力特有没有女朋友,古力特说一直在忙工作,还没有考虑这方面的事。李明川就献计赶紧找一个,一个正常的男人没有性生活是不对头的,对身体健康也没有好处,就古总这样的条件,说声要的话,漂亮的小妞要从成都排队一直排到昆明!我这边给你物色一下,你自己也可以看看《文摘周刊》,先约会一下,不一定要结婚,先打打炮也好啊!

古力特有点困惑,在这里认识的人和他以前的朋友圈完全不一样,从思维方式、做事方法、为人处世上好像都有很大的差异。当然也不能说这里的人不好,只是不一样而已,古力特觉得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在所有新认识的人里,最被古力特欣赏的当属郑子贤,郑子贤可以用睿智来形容,身上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神奇。至于李明川,也是个很聪明的角色,但又让人感觉到不够踏实。比如有一次几个人在聊天,李明川居然说古力特是深圳经济特区十大会计师之一,这种赤祼祼又漫无边际的当面吹捧让古力特很不安,这么明目张胆地拍马屁他也高兴不起来。事后古力特叫李明川不要再说这种不靠谱的话,李明川大大咧咧地道:“这有什么?在我心目中,你就是深圳的十大会计师!就算你现在不是,以后也一定会是的。”

他涎着脸笑笑,又道:“这事你不必放在心上的。就像我们老板林总,有钱没有钱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大家都认为他很有钱,这就足够了!”

这话听起来又好像有几分道理,古力特觉得自己在人情世故上比李明川差远了。李明川下班后是经常回家的,来上班就给古力特带来《文摘周刊》,古力特要付钱,李明川说我买来自己看的,看完就没用了,你只是看我看过不要的报纸,付什么钱!你看你看,征婚启事登在“报为媒”栏目里,可要注意了,凡是写着“体健貌端”的,都是长得丑的,别上当哦!

古力特不明白什么叫做“体健貌端”,李明川说就是身体健康相貌端正的缩写,那是丑女们的惯用词;要选就选那些敢写自己美丽大方、秀丽匀称的,否则还真配不上你。你堂堂财务总监,身高1米77,在我们这边是绝对的高个子,又是大学本科,能衬你的小姑娘还真不多。

古力特觉得自己不够英俊,更缺乏潇洒,只是个一般人。李明川说你真是不识货,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男人的优秀不止于脸蛋,更在于有事业,有实力,人品好,你这人一看就很可靠,收入又高。你知不知道,你一个月的工资就抵得上本地人一年工资了,这是很厉害的杀手锏啊!

这番话让古力特信心大增,就试着找人约会。他把所有的征婚启事都做了比较,发现有几个特点,就是军人、警察、教师和国营单位的最受欢迎,这和深圳那边的差别很大,深圳可是当老板的最受女性青睐。既然自己不在最受欢迎之列,古力特就放下身段,不去关注那些把条件写得太好的人。另外古力特也不想找一心盯着金钱的人,那么开始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他看到一个在职研究生,要找一个不超过30岁的男朋友,其他什么要求都没写。古力特觉得这个女生和别的不一样,没有写过多的条件,按古力特的理解,征婚和招聘有一点相似,就是条件写得越详细越容易中标,条件越简单反而越难找。她写得这么简单,也许才是个有内涵的人。可是和研究生见面以后,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古力特的心情,就是莫明其妙。研究生骑着一辆自行车,叫古力特骑另一辆自行车,两辆车就在大街上转圈。古力特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傻呆呆地跟着她转,和她说话她不回答,问她要不要喝水要不要吃饭她也不回应,转了有半个小时吧,她就说要回家了。

古力特还没见过这种性格的人,问题是你不说话谁能猜到你心里想个啥?他回到财务部把这事一说,大家都说古总你不能找研究生,研究生念书多把脑子都念坏了,性格古板情趣萎缩,过日子像修女一样了无乐趣。她又想交朋友又怕你是坏人,才会领着你在街上转圈圈。古力特说怕我是坏人?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我还能非礼她么?

出纳员丁素贞道:“她能这样想就不会拖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了!要是我啊,坐下来谈谈,吃个饭,行不行以后再说,哪像她这么憨包!”

丁素贞长得蛮漂亮,尤其是两个眼睛很大很明亮,水汪汪的好像会说话,还经常自觉不自觉地抛媚眼。古力特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而且小张说过林永浩对她很关照,是不是有什么背景谁都不知道。古力特对她是不卑不亢,公事公办,省得惹麻烦。再说了,古力特从来都不喜欢风情万种的女人,而喜欢比较端庄的。根据心理学研究,男性找配偶往往会找与自己母亲有某些相像的人,尽管他们没有明确的标准,但潜意识里会隐藏着这种想法。

第二个也很有意思,没见面,只是通了几次电话,问了一下哪里人、今年几岁、工作单位、收入多少等话题。古力特想约她见个面,她说了句“骗子”就把电话挂了。古力特百思不得其解,我究竟骗她什么了?他和小张聊起来,小张听了名字,说和他中学同学同名同姓,不知是不是同一个人,要去问一下。问了以后说果然是同一个人,答案居然是“这个古力特说的每月工资比我一年还多,怎么可能?肯定是骗子!”小张说这同学来自农村,家里穷得叮当响,还总以为全世界都和她一样穷,我们同学每月挣钱稍微多点的都不敢和她说实话。你和她是火星到地球的距离,不可能在一起的。

还有就是各种女生的各种不理解。有问度假村是什么单位的,古力特说是外资企业,对方就说:“外资?给资本家打工啊?好好的大学生不去国营单位,为什么要给资本家卖命?”也有问什么叫做总监的,古力特说大概相当于财务经理吧,对方就说:“财务经理?哦,就是财务科长吧,是科级干部么?不是?连个科长都不是,有什么干头啊。”弄得古力特啼笑皆非。

何止征婚,工作中这种事也常常碰到,丁素贞有次去某银行开个新账户,银行不让开,古力特亲自去沟通,银行说必须要有主管单位的证明。古力特说我们没有主管单位,银行说不可能,在中国怎么会没有主管单位?古力特说我们是外资企业,在工商局注册登记,在税务局备了案,如果一定要主管单位,工商局和税务局就是。瞧,这就是我们的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我去哪里再找一个主管单位?

事情闹到银行领导那里,古力特很耐心地向领导解释,说我们真的没有主管单位,要不然你告诉我需要哪个单位的证明,我想办法去找他们开,或者说去县政府开个证明?还是市政府某个部门?领导沉吟了半晌,说你这种情况我们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吧,改革开放需要特事特办,既然你有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我就拍板给你办了!古力特把这事向林永浩汇报了,林永浩说这鬼地方就是这样,全是一群傻逼,不过也就是傻逼多我们才好赚钱啊。这样的事还会有很多,你看着办好了,以前全部鸡零狗碎的事都报告到我这里来,烦都烦死了!

李明川叫古力特要先筛选一下,不要见那些杂七杂八的人,要找大学老师、医院里的医生、政府部门的干部、电台电视台这一类的,才有档次。古总你要注意,这里的人用词很混乱的,大学毕业的他们叫层次高,其实是文凭高,和层次、档次完全是两码事!

古力特已经注意到了,当地的语言是很有特点的。比如他们说肚子疼,那决不是要吃药或是上医院,而是要上厕所大便。如果说脖子疼,那也不是扭伤了脖子,而是喉咙发炎。唯有想睡觉是最传神的,他们叫做眼睛涩,这个形容蛮到位。一开始古力特被这种古怪的语言差异弄得不知所以,慢慢听多了才分辨得清楚。

经历了几次小小的波折,古力特终于认识了一个不错的女孩,叫九红。九红给自己定的标签是美丽大方,身高1米63,工作单位是电视台,要找一个有上进心,年龄相仿的男朋友。古力特看了征婚启事,觉得甚合心意,有上进心这一点,就比其他征婚启事水平高。通电话时九红问古力特什么叫财务总监,说自己学识浅,不太懂。这种谦逊的态度让古力特大有好感,就大致解释了一下,九红说那不错吔,也是个领导了,说明你还是很有上进心的,应该是股票中的潜力股吧。做财务的人都有职业病,一说到财经方面的话题就来劲,古力特到度假村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圈外人说潜力股这个词,看来在电视台工作的人就是不一样,眼界要开阔些。九红说你是男孩子,你要主动些,找一天休息日你来找我,我们去逛逛街好不好?当面谈谈才能互相了解更多。

两个人一见面,就知道九红所言不虚,果然配得上美丽大方这个词。古力特称赞九红长得好看,问她是不是经常要拍戏。九红说不是演员,是电视台里的文员。她老家在云南澜沧,父亲的战友在这边当领导,就走关系把她弄到这边的电视台来了,图国营单位比较安稳。本来九红也想当演员,可父亲说演员不好,抛头露面的又在镜头前搂搂抱抱,不是正经人家的行当,还是老老实实当个文员好。

古力特说你爸说得对,看着自己的配偶在屏幕上和别人亲嘴,再open的人也受不了。九红问什么叫“呕喷”,古力特笑了,说不好意思,一不留神英语就冒出来了,open在这里是开放的意思。九红说你这名字有点奇怪,像外国人的名字,叫古力多好,和鼓励差不多,听起来很有上进心。古力特说我妈是英语教师,这名字她起的,就是为了与众不同。你要图方便的话,也可以叫我古力,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你的名字也很特别,就叫九红?

九红说就是叫九红,百家姓里也有九这个姓,但实在太少了,我听老人说我家的祖籍是山东,战乱的时候逃到西南来了。没想到你是从深圳来的,一看就与众不同。你看你,衬衣是鳄鱼恤,皮鞋是皮尔卡丹,挎个包也是沙驰的,你不要这么张扬好不好,弄得我们穷人都不敢和你站在一起了。

古力特解释自己并非张扬,而是在星级酒店工作不能穿得太寒酸,在这个位置上经常要见各种各样的人,好衣服等于一个人的脸面,尊重别人也就是尊重了自己。其实这些衣服不算太好,来度假村以后已经尽量低调,争取和大家打成一片了。比如有一套花花公子的运动套装,纯白色,配上白色的运动鞋,一穿出来就耀眼得很,现在都不敢穿了。

九红想象得到那种情景,翡翠湖蓝蓝的湖水,湖边碧绿的草地,有个一身纯白的年轻人站在那儿,真是一幅赏心悦目的图画。听了九红的描述,古力特心念一动,说九红的审美与想象力都很强,在电视台工作就是不一样。看看九红的衣服,虽然不是什么名牌,但还是很得体的。

古力特说你有北方人的基因,个子高,肩膀还比一般人略宽,不像南方人的骨骼。所以你穿比较宽松的连衣裙,才显得比较苗条。被古力特说穿了心中的小秘密,九红有点怅然,她总觉得自己不够苗条,看起来不够淑女。九红还有一个对自己不满意的地方,就是牙齿长得不好,有些蛀牙,一直打算找个好点的牙医弄一弄。平时九红笑不露齿,既是矜持,也是掩饰,她不想让古力特太早发现这一点,这可是个减分项,不好玩。

两人在街上逛着,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古力特喜欢九红的开朗,九红也喜欢古力特的健谈。古力特看看时间,建议一起去吃饭,地点由九红定,因为是九红请客,尽地主之谊。但古力特是男士,今天做东。九红噗嗤笑了,“你请客,我做东”,这话真幽默。她问古力特想吃些什么,古力特说不挑嘴,最好是有地方特色的,随你定吧。九红就招了一辆出租车,七拐八拐地拐到一家店,才告诉古力特这是一家地道的傣味店,菜品相当板扎,板扎就是很棒的意思。

九红点了撇撒、酸笋鱼、帕浪翁、牛皮胶条、炒干巴、牛肝菌和菠萝紫米饭。九红说其他的都没什么,就是撇撒的做法比较特别,你不一定喜欢吃,但不妨一试。它本来是逢年过节或办喜事时吃的,凸显对客人的尊重,是把黄牛的里脊肉用火烤黄,切成细丝,加上煮熟的牛肚杂,再把姜、蒜、辣子、花生香碎面等香料和佐料放进去,用熬好的牛粉肠水或胆汁拌匀,就可以吃了。不习惯的人可能会觉得味道有点怪,但很有地方特色。

古力特说他这辈子就爱吃,凡是听说哪里有好吃的,一定要想办法去试一试。衣服穿得好没什么用,那是给别人看的;吃到肚子里,却是自己的享受,尤其是味蕾的享受。这次九红带来这里绝对是带对了地方,这些菜都很好吃。如果一定要评定高下,那最喜欢的就是酸笋鱼和牛肝菌。酸笋鱼怎么能这么好吃?真想连盛菜的盆子也一起吃下去。牛肝菌也是,看起来其貌不扬,吃起来竟然如许美味!

古力特招来厨师,问这牛肝菌是怎么做的,厨师说简单极了,把油锅烧红,放油,放大蒜爆一下,把洗干净的牛肝菌倒进去,加盐巴,炒熟,就行了。这牛肝菌是天生的美味佳肴,不必再配其他佐料,当然,你若喜欢吃辣加点辣子也行,反正不能加其他东西了,加了反而破坏它的鲜味。

这一顿吃得古力特肚子都鼓起来了,仍然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九红想幸好他吃得满意,要不这么贵的一顿饭要他花钱可不好意思,也不知会不会让他心疼。结账时九红正想说让你破费了,谁知古力特一看账单,瞪大了眼睛道:“啊?这个价钱?”

九红想果然太贵了,正要道歉,却听古力特道:“有没有算错啊?吃了这么多东西才这么一点钱?”

九红笑了,是哦,听说深圳那边物价很陡,古力特居然嫌这顿太便宜了。唉,有钱人真是好!

两人又坐出租车折回头,古力特顺口问九红平时吃什么早餐,九红说豆浆油条呀,家门口就有卖早点的小摊,刚出炉的豆浆加油条,好吃又划算。离家不远有一家面包店,据说师傅是广东来的,做的蛋糕面包非常好吃,但是太贵了,一大个面包轻飘飘的,若在手里一捏就成了乒乓球,吃下去就和没吃一样。蛋糕更不用说,又好吃又贵。

下了车九红说要回家了,古力特说且慢,叫九红带他去那面包店,要看看师傅是不是冒牌的广东人。进了香味四溢的面包店,他和师傅叽叽喳喳说了几句鸟语,就随手挑了一盒蛋糕。九红说你们度假村不是包吃包住么?你买这么多蛋糕干嘛?古力特说听你说话的口气好像很喜欢这家店的蛋糕,这是买给你吃的;天天吃豆浆油条,换换口味也好。

古力特走后,九红感动了好半天。这个古力特,还真是会关心人,自己不过随口说说这家的蛋糕好吃,他就买了这么一大盒!平时九红都是到店里看半天,才挑选看起来很精致的买一块,现在一下子有了这么大一盒,数一数,足足有十二块!联想起刚才吃完饭结账时古力特满不在乎的样子和他那鼓鼓的钱包,九红不禁怦然心动。她记起表妹桃红在百货大楼的进口商品专柜工作,就打电话问她价格,桃红说鳄鱼恤的衬衣她这里没有,皮尔卡丹的男皮鞋要卖四位数,沙驰的男包也不便宜。

洗完澡九红打开电视机,然后从冰箱里捧出那盒蛋糕,端端正正地放到小茶几上,细嚼慢咽地吃了一块;想想觉得不过瘾,又吃了一块。本来还想再吃一块,又想起今天吃饭已经太饱了,这样吃下去香味会大打折扣,那还是留着明天早上再吃吧。

她盯着蛋糕出神,广东师傅和本地师傅就是不一样哦,本地的蛋糕不好吃自不必说,就连样子都丑得像嫁不出去的村姑;眼前的蛋糕颜色俏丽,造型各异,看着就心花怒放。她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贱,一盒蛋糕就会有充盈的幸福感,至于么?

九红想:古力特这人真不错,自己得好好把握,不要错过了大好的机会。明天就给他打电话,说要向他学习粤语。……咦,还是不要太急,缓几天再说,不要显得自己迫不及待。今天自己的表现还是蛮好的,却不知道他会怎么看,也许他会主动打电话过来呢。

她又想:婚姻绝对不是儿戏,儿戏那可是真正的单纯快乐啊。晚上她做了个美妙的梦,梦中她拥有了一所宽敞的大房子,房子的前后都有花园,阳台上还可以看到清亮的湖水。这房子是古力特买给她的,她和古力特相拥着翩翩起舞,跳着浪漫的华尔兹。跳着跳着,古力特的脸突然掉了下来,变成了一个胖胖的老头……

九红从梦中惊醒。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