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一湖秋色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4-01-16 11:58:42  浏览次数:229
分享到:

真的,一年四季的轮回、切换,是由不得人的。这不,自春到夏……走着走着,便走进秋季了。

翡翠湖的秋色,说普通便普通,说独特还真的就很独特。普通在于天下皆秋,翡翠湖便不能不染上那份深沉与寂静。翡翠湖的秋色是时光的涂抹,却也涂不尽成熟与庄重,更遮不住生命的靓丽与峥嵘。

清晨的湖堤上,没有阳光,没有风雨,说不上潇瑟,也感觉不到温暖。当目光掠过湖面,遥望湖中心,一条白如云霓似的长桥横亘在两岸之间,清晰在于物体的张扬,模糊则因为雾霭的羁绊,让人在“怅寥廓”之际,又有了一份“谁主沉浮”的思考。

远方,那是湖的对面,亦是湖面上的天空。湖堤以及堤外的那一片,高楼耸立,鳞次栉比,无缝无隙,逶迤而去,状如长城,势若龙磐,成为翡翠湖的一道自然屏障。天似穹幕,既圆又方,看不见衔楼的月亮,没有游离的云彩,仿佛是一个与人类无关的独立空间。可是,这天际与水面又是相通的,水天一色,人在其间,似乎是在述说着“天地人”三者不可分割才是一个永恒的道理。

我继续着悠闲的脚步,倒被岸边上的一只大鹅给吸引了。这是一只满身透黑,还掺杂着几根白色羽毛的天鹅。只见它仰卧在一簇草丛上,不时地昂起头来,似是在寻找着什么。不远处的水面上,还有一只小些的天鹅,正在觅食嬉戏呢。

我想起来了,春天的时候就有一对天鹅在翡翠湖游弋,一雄一雌,以及五六只小天鹅,是一家子。每天的清晨或傍晚,都会看到它们在岸边过着幸福的小日子。有人会弄些吃食来喂,有人就围在边上傻看,有人专门跑来跟它们拍照,有人……它们不怕人,更不惧人。几个月过去了,那一窝小的就只留有一只了?还有,那位“爸爸”呢?

有人说,它们飞走了。还听说,被什么人乘月黑风高之际……说法多种,不一而足。我自然不会相信是被人偷去,杀掉,吃了。因为,没有人会做这等缺德之事!

倒是有些不解了,这天鹅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就认定了翡翠湖可以“安居乐业”“传宗接代”了呢?更为不解的是,眼看着就要入冬了,怎么还不“南归”呢?

太阳出来了,我正行走在湖中心的虹桥上。桥西是一座形如提琴的琴岛,桥东则是一片丛林。阳光从云层间喷射了出来,又从枝头上掠过,满满地抛洒在湖面上。我反身看琴岛,一片葱茏,生机勃勃,仿佛是早春的景象。再看湖的东岸,阳光却把一个角落舍弃在水岸之间,让那一带的树呀草呀水呀什么的,成为一处“深深的庭院”。湖的南岸,直至湖中心,阳光斑驳,红霞如线,清波若点。有意思的是,半个湖面,雾气蒸腾,如同一口开了锅的汤,在沸腾,在喷薄……

我好奇于漫道两边的植物。香樟树较为名贵,也已在湖区遍植,且多植于大道两旁,成排成行,高大壮硕,屹立挺拔,青翠若葱,茂盛如城,让公园有了辽阔的景象。柳树普通,倒让人喜爱,沿湖一周,堤岸角落,无处不见。柳树是新春的象征,更是生命启蒙的色彩。而且,深秋时节的柳树,丝绦还是那么飘逸,枝叶也依旧似瓜子般的整齐细密,即便少却了一抹青翠,一样葱茏若烟,让人怜惜,更让人不忍别离。最有意思的是银杏树,一组一棵,枝丫峭立,叶子金黄,金箔似的一尘不染,随风摇曳,仿佛是在和每一位从此经过的人打着招呼:“喂!别说再见,我们一直在一起呢!”

踏步在一派温润氤氲的气氛之中,前胸后背都有些毛毛地发汗了,感觉这秋天……

忽然,我想起翡翠湖的前世今生了。翡翠湖,因为有了一片水域,还因为有了堤岸上的各种绿化、休闲、养生的景观与设施,才成为公园,才成为城市中间的一串翡翠。可是,翡翠湖的前身,却是一座水库。而且,名字还很有历史的底蕴,叫做古埂水库。那么,在叫古埂水库之前,又叫什么呢?似乎是无考的。有考无考都不重要,它为一方人民所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

春夏秋冬,四季往复。翡翠湖,既在秋色中变幻,也在秋色中蔓延,更是在秋色中成长。

翡翠湖老吗?很老,起码比我这60多岁的人老多了。不!翡翠湖还很年轻,就如同深藏在都市一隅的待嫁新娘,那份万紫千红的娇柔,那种鲜艳而又朴素的精彩,让人流连忘返。

2023年11月26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下一篇:若有归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