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另类尊严
作者:安斌  发布日期:2021-06-27 14:41:34  浏览次数:721
分享到:

刘一甩非常注重个人的尊严,生怕别人看不起他,甚至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一 

一天,他在桉树[1]网站上买了一个二手相机,觉得很划算,才两年新,价格又便宜。但有一点却又让他无法释怀:相机的顶部被敲掉了一小块儿漆。他买了一支永不退色的黑笔,费了老半天的劲儿,才刚好涂得看不大出来。于是,他便满怀欣喜地拿着相机,去了好友吴布雨家里,在他面前好好地显摆了一下。

吴布雨接过相机,拿在手上掂量了一下,投下一种暗淡的目光,然后对刘一甩说:“你没捡到什么便宜,不值得买。”

“什么?没捡到便宜?这可是1Ds Mark II,专业相机呀!我只花了一千五百块就拿到手了。” 刘一甩跟他争辩道

吴布雨心平气和地说道:“那个型号早已过时了。你看,我刚买了5D Mark II … …”

 “你那是半专业相机,顶多算个高端 … …” 没等人家说完,刘一甩脸一红,赶紧强力争辩。

对此,吴布雨并未太过在意,继续心平气和地跟他说:“你说的 ‘专业‘ 是指新闻记者等从业人员专用的,并非指艺术方面的专业 … …”

      “那请问:你的相机原价多少钱?我的相机原价多钱?” 他还在继续争辩道

吴布雨知道他什么性格,他太太早就对他做了一个形象概括: 即使手里捧着一把难闻的… … 也是他的最好。

吴布雨继续给他做耐心的解释:“那是两码子事儿,就拿高感性能来说,你的相机ISO一调到800人就满脸是花了,而我的相机调到6400也照样没事儿。”

这时,刘一甩的锐气一下子被打掉了一半儿,他无力抗辩了。

吴布雨问他:“我好像记得你说过,这个相机的原主是个摄影师,对吧?”

“是” 他稍微点了点头

吴布雨继续说道:“我似乎有种感觉,这个相机的快门差不多用到极限了。那先测试一下!”

他当场随便拍了一张照片,放进电脑里,用专门的软件测试了一下,最后告诉刘一甩快门计数器证实,这部相机的快门以经拍了十五万张以上了,而相机快门的寿命平均就在二十万张左右,难怪价格这么便宜!

听吴布雨这么一说,刘一甩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嘴里竟然蹦不出一个字来。可他内心仍存一丝侥幸,幸亏这小子没认出来那块被碰掉的漆。这一次,他颜面尽失了。

从吴布雨家里回来,他心里一直在琢磨如何搞定快门的问题。内心的郁闷之情一直在困扰着他。直到有一天,他突发了一个灵感,扪心自问道,为何不去上海换一个全新的快门?那里有很多相机店做这种生意,而且价格还超便宜。 

刘一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移民澳大利亚并归化为澳洲公民。在那个时期,从澳洲以及其他西方国家回到祖国,是一件相当荣耀门楣的事儿。当时中国还很贫穷落后。在他家乡,特别是上海人非常羡慕持有外国护照的人。每当他回国探亲的时候,总是不忘去那里的繁华地段,譬如南京路,显摆一下他的澳洲护照。 

他走进一家音像点光顾了一下,立刻与店老闆攀谈起来。

他问:“贵店里顶级的音响品牌有哪些?”

老闆回答说:“安桥可能是最受欢迎的一种,而且卖得非常好。”

他突然不屑地瞥了一眼老闆说:“你总是答非所问。 我说的顶级品牌就只是好卖?那还不一定。看来你还没见识过外面的世界,简直就是一井底之蛙。”

老闆点了点头,笑着一连串儿称了好几个“是”。

他气宇轩昂地指点老闆道:“我随便说几个品牌,你都不知道,譬如丹麦的皇冠,英国EOGO,就是英爵音响,听说过吗?再就是B & W, 知道吗?就是Bowers & Wilkins, 嗷… …你不会英文! 翻成中文就叫宝华韦健。至于意大利的品牌,那你就更没听说了。”

他这一席话,把老闆砸吧得更找不着北了,对他投以无比惊羡得目光:“您怎么会有如此丰富得知识?”

他并不回答,而是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澳洲护照,“啪”地一下甩到了柜台上,自豪地对老闆说:“你看看吧!我可是货真价实的澳大利亚公民。“

这下又惊掉了老闆的下巴,好一会儿没回过味儿来,嗷,原来站在我面前的还是位国际友人吗!

他掏出了自己的名片举双手呈现给刘一甩:“让我们交个朋友吧?敬请经常光临我店!“

这次经历极大地满足了刘一甩的虚荣心。他经常穿梭于上海繁华的商业地段,而且那里的人总是给足了他面子。

偶尔,他也去小摊贩那里显摆一下。他走到一个水果摊前,一个乡下女孩儿在卖苹果。他让她称了两公斤苹果,付完钱后,他又想多绕一个,女孩儿不干。 他正要掏出澳洲护照来,突然一转念,心想:我总不能把护照甩到地上吗! 他口头告诉那个女孩儿,他是澳洲公民。

女孩儿面带讥讽地回呛了他一句:“既然你是那么一个大人物,理应多付我一点儿钱才对呀!然而你却还想占我一个街头小贩的便宜,你自己觉得公平吗?“

这番话说得他脸红到了耳根,尴尬到无地自容。这次让他全然丢了面子,羞愧难当。他非常后悔不该在这种场合甩护照。

他为了搞定相机的快门问题,再次飞回上海。他走进一个相机店,把他的相机拿出来递给老闆,询问能否给他换一个全新的快门。老闆接过来相机,仔细看了一下,很爽快地回答说: “没问题,很容易修。大概一两天后,你来取吧!“

刘一甩长长地抒了一口气,赞叹道: “你真行!”

交了预付款,他正要离开商店,突然一个加拿大老外闯了进来。他直接用英语同老闆讲话,可是老闆不懂英语,连一个单词也不会。局面非常尴尬,于是刘一甩冲上前去,主动自愿地做了他们的翻译。他讲了一口流利的英语让双方都很满意。这下他赢得了老闆格外的敬重。

老闆对他说:“我从前见过很多上海人留学海外,可他们讲的英语比你可差远了。你讲英语和鬼佬没大区别。”

刘一甩听了很得意,不觉把头抬高了一些,而且顺坡就驴,在履历上自添了一笔:“你知道,我出国之前,曾经是上海外国语学院的英语教授。”

这下他获得了无与伦比的敬重。老闆拿出来一张名片送给他说:“从今以后,咱们就是好朋友了。你就是我店的贵宾。下次来,我一定给你一些折扣。”

刘一甩兴高采烈地回家了。几天后,他回到店里取相机。他一步入店门,发现老闆忙得不可开交,和一个客户做着一大笔买卖。刘一甩则被冷落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直到那笔交易完成之前没人搭理他。忙完之后,老闆才发现刘一甩依旧呆在那里,于是便主动上前和他打招呼:“您好,先生!要买什么东西吗?”

“你已经把我给忘了?” 刘一甩有些迷惑

“您是… …”

“你不记得了?… … 前几天… …我送来相机要换快门的。”

“有发票吗?”

“有,在这儿”

“好吧,我去拿给你。”

 “这是你的相机,1Ds Mark II, 对吧?”

 “正是”

 刘一甩还不太死心,又问老闆:“你真的把我给忘了? 那天,我给你和那个大块头的加拿大人做过翻译的。”

“对不起,实在想不起来了,你看我一天接待海量的客人,我哪能记得清谁跟谁呀?” 老闆表现出一副十分无奈的样子

“好吧!” 刘一甩悻悻而归了

过了好长时间,他内心一直愤愤不平。这才过了几天啊? 他居然把我全给忘了!

这人的记性真有毛病!

几天前刘一甩才荣获的自尊竟瞬间化为乌有了。之前,他从未有过这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他越是竭尽全力去获取自尊,反而越是更加丧失了尊严。一天,带着十分抑郁的心情,他再次来到了好友吴布雨家中,恨不能把心中所有焦虑全部向他倾倒出来。

吴布雨对他语重心长地说:“要想获得别人对你的尊重,你首先应该尊重别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不应该有封建等级思想。你自己想想你是怎么做的?

你总是觉得自己比别人优越,总是试图占别人的上风。尊严并非虚荣。个人的自尊与其财富的多寡和社会地位全然无关。与其直接相关的乃是做人的基本准则:平等相待。你在澳洲呆了这么多年,应该明白这个做人的基本准则。”

本世纪初以来,中国经济迅猛的发展,弭平了与西方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国人的生活水准也日益高涨,他们也愈加富有,凡此种种让刘一甩内心的那种独有的优越感一落千丈。但他并未服输。有一回,在回国的机舱里,遇到了一位位女乘客,她衣着靓丽,谈吐非凡,跟他寒暄了几句后,随口问了他一句:“你喜欢悉尼吗?”

这下不知触犯了他的哪根神经,刘一甩面带愠色,在女士面前又不好发作。他摸了一把上衣口袋,顺手把那本澳洲护照一下子甩到了旁边这位女士的小餐桌板上。

他昂起头,目光斜视了一下身旁的女士,站起来,又坐下,轻蔑地回答说: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吗?我是回国探亲的。”

那位女士愣了一下,感到十分迷惑。刘一甩以为把人家给震住了,就势把内心带有灵光圈儿的 “吉祥三宝” 也抖搂了出来:“你来旅游,大概已经见识过了澳洲美丽的阳光,晶莹透剔的水和新鲜洁净的空气了吧?我虽然不如你们有钱有派头,但澳洲这三样东西,你们在国内花钱也买不来的。你看,这蓝天,白云和绿地,简直就是一幅地上天堂的图景!你再看看中国,到处是雾霾,天空一片灰暗,再加上有毒食品… …”

就在这刹那间,刘一甩仿佛赢回了些许尊严,但他的话音还没落下,女士旁边的一位同伴向他发话了:“请问您是什么时候来澳洲的?”

他高高地昂起头来说:“八十年代就来了。”

对方又反问他: “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来的吗?我们爷爷辈儿就定居澳洲了,这儿是我们的出生地!”

这下惊得他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直到播音室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各位旅客,你们好!本次航班的目的地-广州已经到了… …” 

大部分乘客已经出站了,刘一甩和少数几个乘客还需要在这里中转。他为了图便宜,没敢乘坐直达上海的东航,而是买了南航的机票,心想倒腾几个小时,省了几百块钱也值。

他在候机室呆了一会儿,眼睛眯上,正要打个盹儿,忽然听见身着一身黑,大块头的中年女人冲着服务员大声喊叫起来。她那彪悍的大嗓门,能将整个屋子里的空气都颤抖起来。

她怒吼道:“你们凭什么让我呆在这么个破地方?我买的可是商务舱,为什么不让我进贵宾室?我多花了钱了我… …”

服务员和风细雨地跟她解释:“不是我们不让你进,你随身携带的行李太大,不符合我们贵宾室的规定;你要进去也可以,但你要先把那件超大行李临时寄存一个地方。”

她不服气:“我买的可是商务舱,凭什么给我经济舱待遇?我刚从悉尼转了一圈儿回来,人家那的服务态度比你们这强一万倍! 就凭你们这样,怎么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

她的胡搅蛮缠让刘一甩也看不下去了,他心里痛骂:“侬啊,乡哈您! 有了点儿臭钱就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了?人家服务员凭什么挨你的臭骂?起码应该尊重人家。你有钱,怎么自己拿着大包抗来抗去?”

此刻,也许他回想起了吴布雨的教诲,他能否从这面活生生的镜子里照见了自己的身影了呢?______

[1] Gumtree, 澳洲最流行的二手货交易网站


上一篇:不死鸟的蛋


评论专区

Rima2021-07-02发表
虚荣害死人,更害死中国人
helen chen2021-06-28发表
此文写出当前社会的普遍现象,误把虚荣当尊严,作者很乐观的表示刘一甩顿悟了,但是其他人呢?能破茧而出吗?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